【X戰警20年】變種人「逼吞解藥矯正」!隱喻同志5大困境 辛酸歷程「走得好前面」

記者林映妤/綜合報導

《X戰警》20周年,將在《X戰警:黑鳳凰》畫下全系列句點。這部橫跨20年的系列作品主軸在於變種人與人類之間到底如何自處、對立或包容,表面上談的是「變種人」,但漫畫、電影題材卻包藏著種族與性向的隱喻。《ETtoday》整理了《X戰警》電影呈現出現實社會面貌的5大困境,才發現這部作品走得這麼前面!

►►看更多【X戰警20年】相關新聞

《X戰警》系列裡最讓人津津樂道的,無非是X教授與萬磁王「相愛相殺」的情誼,但除了角色有曖昧「基情」,其實《X戰警》系列的片場也有著相較其他電影來說「高密度」的同志演員。

請繼續往下閱讀...

▲▼《X戰警》系列同志演員。(圖/達志影像/資料照/劇照)

▲《X戰警》系列導演布萊恩辛格(左起)、伊恩麥克連、艾倫佩姬、特洛伊希文。(圖/達志影像/資料照/劇照)

如《X戰警》1、2集導演布萊恩辛格(Bryan Singer)是名公開的雙性戀者;老年萬磁王伊恩麥克連(Ian McKellen)早在1988年就出櫃,也是倫敦同志驕傲大遊行的旗手;「幻影貓」艾倫佩姬(Ellen Page)2014年出櫃;「少年金鋼狼」特洛伊希文(Troye Sivan)2015年也在YouTube上大方宣布「I'm GAY!」

《X戰警》戲裡戲外都大力支持同志,其實該系列在美國學者的文化研究中,也是部「隱喻同性戀群體」的漫畫讀物,而在暗喻同志之前,「變種人」議題也曾被認為是影射種族議題。

►►看更多【X戰警:黑鳳凰】相關新聞

在《X戰警》誕生的60年代,正是黑人運動進行最激烈的時候,同樣為了變種人著想卻有著不同理念的X教授與萬磁王,被指是影射理想主義的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和暴力主張的黑人領袖麥爾坎X(Malcolm X)。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X戰警》北極星和同性戀人凱爾同婚。(圖/翻攝自網路)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隨著時代潮流演變,同志權益興起,「變種人」也越來越被認為是影射同志族群。2009年漫威漫畫直接讓變種人北極星(Northstar)出櫃,2012年更讓他和同性戀人凱爾(Kyle)結婚,2人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同志婚禮,所有英雄都參加了!2015年漫畫裡變種人冰人(Iceman)也被琴葛雷的讀心術發現他是同志的事實,讓在《X戰警》中飾演冰人,暗喻同志身分的肖恩阿什莫(Shawn Ashmore)也超開心!

以下整理了《X戰警》系列電影中,暗喻同志情節的5大困境。

一、人類打壓歧視變種人

《X戰警》第一集裡,對大部分人類而言,變種人只是一群不懷好意的「異類」,兩方數量相比之下,有著天賦的變種人反而成為遭人類歧視、產生爭議的一方,他們所引發的權利鬥爭也持續數十年。

片中2002年美國參議員勞勃凱利提出了《變種人註冊法案》,此法案強迫所有變種人公開身份和能力,使這群活在黑暗中的族群不得不面臨人類的歧視與欺凌。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變種人註冊法案》充滿歧視。(圖/翻攝自網路)

歷史上不乏「剿滅」同性戀者的殘忍態度,如希特勒在第三帝國時期大肆捕捉同性戀者,將他們關押在集中營進行名為研究實為折磨的酷刑。《X戰警》中,金鋼狼被抓住進行「變種人實驗」,萬磁王童年時期父母被納粹殺害,他自己也遭遇納粹虐待,這些變種人的遭遇就宛如歷史上這些「性少數派」所受到的待遇與歧視。

二、變種人的家庭悲劇、親情危機

變種人面對的不只是社會壓力和政府鉗制下的邊緣感、無安全感,最難過的是,連家人都對他們抱持著「否定」的態度。《X戰警2》中,冰人的父母發現兒子是變種人的秘密,然而卻對他無法包容與理解,冰人的母親甚至問:「你難道不能把自己當成正常人嗎?」哥哥後來更直接上樓打電話報警。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冰人吐出秘密,暗喻同志出櫃。(圖/翻攝自網路)

這段冰人與父母之間的衝突,普遍被認為是同性戀者向家人出櫃的隱喻,然而早期大部分的家長對同性戀兒女抱持恐懼、反對的心態,也透過《X戰警》表露無遺。

三、變種人的自我認知

《X戰警:最後戰役》中,變種人天使躲到浴室,驚慌地用剪刀剪掉背上的翅膀時,被他的父親發現。天使的父親認為兒子的變種基因是疾病,後來便研究出「解藥」勸他:「用了這些藥是對你好。」但天使拒絕:「不,這是對你好。」就離開了對方。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天使曾想剪斷翅膀,否定自己的存在。(圖/翻攝自網路)

類似這樣的場景,幾乎與同志對家庭成員出櫃時的部分遭遇高度重合。變種人從對自己身分的抗拒,到接納自己,知道自己是「基因進化」而非疾病,進而因此與家人產生歧見、衝突,對自我的認知有過混淆、痛苦、磨合,都和同志的心境不謀而合。

四、被迫或是自願「矯正」

《X戰警:最後戰役》小淘氣因為會吸收對方的能量,所以無法親吻、觸碰愛人,她自願注射「解藥」,只為了成為能夠回到愛人懷抱的一般人;《X戰警:第一戰》中,野獸從小渴望「普通」,想要變成「正常人」,所以自製解藥,結果反而激發變種人血清,導致皮膚變成藍色。

這樣強迫改變自己的方式,也令人聯想到歷史上不少「性向矯正」的殘酷行徑,然而更悲傷的是,連自己也無法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人們,為了被家人、朋友、社會接納,不得不抹煞自己的存在。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野獸曾想透過解藥讓自己變「正常」。(圖/翻攝自網路)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五、坦蕩「做自己」

《X戰警:第一戰》中,魔形女青少年時期常因外貌與他人不同而陷入迷惘,她曾對X教授抱怨:「為什麼總有些漂亮的,或者像你這樣看不出來的變種人。如果你是個怪物,最好躲起來。」她渴望坦蕩做自己,X教授卻希望她維持低調,公開自己的身份或是以藍皮膚示人會嚇壞大眾。

然而萬磁王卻對魔形女說「你原來的面貌很漂亮」、「你想要社會接受你,但你卻不能接受你自己」,這也隱喻了同志常自慚形穢,藏在深櫃裡的痛苦心情渴望被理解、包容。

▲▼《X戰警》暗喻同志情境。(圖/翻攝自網路/劇照)

▲萬磁王接納魔形女,鼓勵對方以真面目示人。(圖/翻攝自網路)

《X戰警:未來昔日》中,魔形女和野獸以真實面目出現在巴黎廣場時,周圍的人幾乎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魔形女選擇變幻成普通人,野獸則驚慌地逃離現場。

最終,魔形女終於勇敢追求自我,對野獸說,「Mutant and proud」(變種且自豪),這正如同性戀的口號,「Gay and proud」(同志且自豪)。《X戰警:未來昔日》的片尾,萬磁王的一番話,「人們常常恐懼自己不了解的東西。不要隱藏,不要控制,掌握自己。」更像是對著全世界的出櫃宣言!

坤達《玩很大》關鍵時刻「摸出敵隊球」 Energy、4 in love粉色緊身衣化身「屁桃」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