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外媒爆《我們》逆轉結局藏驚人含意!7大揭秘超恐怖

記者林映妤/綜合報導

《逃出絕命鎮》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e)新作《我們》(Us)埋下伏筆與彩蛋,讓許多觀眾看完滿臉問號、引起討論,電影在國外同樣掀起一股「解析」熱潮,到底喬登皮爾想表達什麼?外媒《Screen Rant》透露出或許觀眾沒有看出來的驚人結局的含意。

《我們》在美上映3天衝破了7020萬美金票房,約新台幣21.6億元,創下原創恐怖片有始以來最佳首周票房,數字僅次於10年前《阿凡達》的7700萬美金,遠遠超越了預計的4000萬美金,可見其熱潮!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以下同)

─────以下嚴重爆雷──────

一、首先,《我們》指的究竟是什麼?英文片名Us,指的是「我們」也指的是「United States」也就是「美國」,「我們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美國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電影用高明手法直戳美國政治、宗教、移民、人權等問題,驚悚背後的含意更令人發毛。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我們》片名就藏哏。

二、先講結局,女主角雅德蕾德殺了地底人「紅」,最後卻恢復記憶,向觀眾揭露了其實她才是複製人的大逆轉,小時候她早就和本體互換,如今終於滅口死守秘密。《Screen Rant》發現,海灘上的「鏡子迷宮」本以美國原住民為主題,30年後卻改成英國神話人物「梅林」,而這群複製人就代表著原本深根於此,後來慘被殖民的少數族群。

「你們到底是誰?」「我們是美國人」片中小兒子傑森也說,「他們是我們」。

這些地底人暗指的是美國原住民、貧富差距下的底層族群,也有可能是飄洋過海而來的黑奴。然而我們明明都是美國人,上層族群卻能享用光鮮亮麗的生活品質、地位、名聲,而底層人,卻過著暗無天日、食兔肉、複製上層人的日子。

《我們》批判著「同一種人過著兩種不同生活」,地底人注定是上層人的影子,這個意象也諷刺了現今的美國,含意深遠才令人發毛又佩服。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小兒子傑森是第一個看到地底人的人。

三、1986年的「手牽手護美國」,是幼時女主角對地表上最後也最具印象的活動,她帶領複製人反攻,除了重現她印象最深的畫面,同時也要手牽手向世界宣示「我們的存在」,我們到了地表上,不再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

事實上,「手牽手護美國」當年主要是宣傳對抗飢餓、慈善募款,然而最後扣除成本僅募得和這壯觀聲勢完全不成正比的1500萬美金,且持續被美國人讚頌著。喬登皮爾曾說過,這個活動讓當年才7歲的他印象深刻,或許拿此來打臉美國人的自我感覺良好、優越意識也相當適合。

雅德蕾德曾說「我們逃去墨西哥」,乍聽好笑,但事實上會不會是雅德蕾德(真正的複製人)知道,地底人只存在於「美國無用的下水道」裡,所以到了墨西哥就能逃脫?而「手牽手護美國」的意象,可能也包含了移民與美墨邊界的關係。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手牽手也是地底人宣示的活動。

四、1111在《我們》當中不斷出現,除了《耶利米書》的宗教含意,1111也如鏡射關係;是主角一家4人站著的模樣;也是1人分裂成2人(11)的樣子,象徵片中說的2人共用一個靈魂;甚至和「手牽手護美國」的排排站一樣。

《耶利米書11:11》的內容是「所以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地底人或許是實驗失敗的天降災禍,所以這些被人背棄的實驗品,便跑到地面上懲罰那些本體,而全部的美國人都無法逃脫。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1111也如他們一家4口。

五、《我們》當中有數分鐘兔子的鏡頭,一是指「復活節」兔子,而復活節可能對應的就是地底人口中的「解放日」。經常被當作動物實驗首選的兔子,就如同樣是「實驗品」的地底人的卑微地位,而牠們也是毫無食糧來源的地底人的主食。

有人認為女主角手持剪刀的樣子像拿著十字架,含有宗教隱喻;喬登皮爾也曾說,兔子和剪刀都讓他相當恐懼,「剪刀有著不同的使用功能,有二元性的特色,而《我們》就是一部在闡述人類二元性的電影。」剪刀能拿來剪裁也能殺人,就如人類的善、惡二元性。他也表示,兔子的耳朵其實長得就很像剪刀!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兔子與剪刀的微妙關聯。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六、雅德蕾德事實上就是真正的地底複製人,所以所有的地底人出於本能都沒有真正傷害過她,而她看到複製人兒、女死亡都極其悲痛、滿臉複雜,這也是出於本能的母愛。小時候的雅德蕾德從「鏡子迷宮」回家後,不會說話、跳舞,不是因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是她根本不是本體,後來透過學習才「模仿」成人類,因此她和好友說「我不是很會說話」。

至於複製人當中,唯一能說話的「紅」,是因為她原本就是人類,但長年生活在地下,導致語言能力退化;當她見到雅德蕾德,馬上要她戴上手銬,就是因為當初自己被對方用手銬關在地下,於是先行報復。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女主角互換身分,失語、後天學習都有了答案。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七、小兒子傑森最後用存疑的眼神看著媽媽雅德蕾德,他懷中抱著兔子,似乎是象徵著自己被「紅」抓走後在地下發現了事件真相。但2人相望之後,傑森卻把面具戴起,一說是他就像美國人一樣蒙蔽自己、逃避事實;也有一說是,早在去年傑森就已經和本體交換過,所以參透全貌。

《我們》當初曾釋出刻意模仿「羅夏墨跡測驗」的海報,這個心理測驗就是利用墨跡圖片來測出一個人的個性特質,「每個人看到的都不一樣」!或許這就是喬登皮爾拍攝《我們》最大的目的,一部電影、各自解讀,沒有什麼正確答案,才會激盪出更多討論與思考。

▲▼喬登皮爾《我們》解析。(圖/UIP提供)

▲《我們》海報運用羅夏墨跡測驗。

分享給朋友:

王力宏慶45歲生日...長髮「綁成辮子」 新造型狂野指數爆表!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