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A登頂不久就跌落神壇…網諷:已經毀了! 2019年拾信心「重啟奪佳績」打臉酸民

記者劉宛欣/綜合報導

南韓女團AOA於2012年出道,歷經了不少爭議以及成員變動,在演藝圈一片不看好能再重回大勢女團位置的情況下,2019年重新出發,並且在音源榜上拿下了好成績,成員們各自的人氣都有所成長,實力也得到認證,也成為二代女團中,少數還未解散且依然以團體活動活躍的一組。

▲AOA。(圖/翻攝臉書/AOA)

▲AOA。(圖/翻攝臉書/AOA)

AOA一出道並未受到受到太大關注,一直熬到2013年底推出了《動搖》一曲,性感的風格開始受到注意,接著2014一整年順勢推出《短裙》、《短髮》、《貓步輕悄》等歌曲,人氣直線上升,站穩了性感代表女團的位置。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年6月,AOA推出了《怦然心動》一曲,清新曲風又帶著團體特有的性感風格,馬上就成了當年的夏日夯曲,即便同期還有夏日代表女團SISTAR的《Shake It》、Apink《Remember》還有頂尖女團少女時代的《Party》,AOA在這之中也完全不遜色,2015年的夏天可說是「二代女團盛世」。

▲AOA。(圖/翻攝臉書/AOA)

▲AOA靠《怦然心動》登頂。(圖/翻攝臉書/AOA)

靠著《怦然心動》一曲登頂後,AOA在2016年5月,迎來了大危機。雪炫以及智珉在節目上因為沒有認出南韓的愛國英雄安重根(曾刺殺日本首任首相伊滕博文),智珉更半開玩笑地將他誤認為組織暴力團(即黑社會)成員金鬥漢,結果引來起南韓民眾的抨擊,怒轟她們身為韓國人,卻沒有歷史基本常識,導致國民好感度跌到谷底,以新曲回歸卻被負面新聞覆蓋了過去。

▲AOA。(圖/翻攝臉書/AOA)

▲智珉、雪炫。(圖/翻攝IG)

接著團體在休息半年後,2017年1月推出雙主打《Excuse Me》、《Bing Bing》,成績依舊不差,然而在不久後草娥就因為出道以後深受失眠及憂鬱症困擾,即使持續接受治療、服用藥物,情況卻不見改善,加上休養期間被不像話的惡評纏身造成狀況惡化(曾傳出草娥懷孕、墮胎等謠言),最後和成員與公司商議後正式退團。

▲AOA。(圖/翻攝臉書/AOA)

▲草娥。(圖/翻攝自AOA臉書)

在草娥退團1年後,團體才重新以6人形式出發,推出了《Bingle Bangle》,歌曲雖有獲得關注,在音源榜上成績也不俗,然而卻因為強碰許多大勢團,最後沒有拿到任何一座音樂節目獎盃,因此網路上也開始有人留下酸言,諷刺她們「已經毀了」、「還不如解散」。

▲AOA。(圖/翻攝臉書/AOA)

▲AOA《Bingle Bangle》。(圖/翻攝AOA臉書)

而出乎意料地,在二代女團已經有不少組合決定解散、成員各自簽訂不同的公司宣布「單飛不解散」的情況下,AOA罕見地除了成員珉娥決定往演員發展外,其他5位成員都與公司續了約。這時剛好電視台推出了女團競賽節目《Queendom》,AOA就在抱著背水一戰的決心下,出演了該節目。

沒想到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狀況下,AOA透過節目展現出了未曾被大眾發現的一面,不論是作為性感女團的經典,還是將MAMAMOO的大熱歌曲《Egotistic》完美詮釋出另一種味道,甚至是成員惠晶的綜藝感、酉奈以及雪炫的歌唱實力、燦美的舞蹈底子還有智珉的饒舌功力、氣場,都完整地展現在粉絲以及觀眾面前。

▲AOA。(圖/翻攝臉書/AOA)

▲AOA出演《Queendom》。(圖/翻攝YouTube/Mnet K-POP)

在《Queendom》結束以後,AOA趁熱推出了《Come See Me》,首次以5人體制回歸,雖未能拿下一位,但仍帶起了很大的話題性,上遍各大綜藝節目《認識的哥哥》、《Running Man》等,成功讓大眾看到她們「重新站了起來」,噴發出身為7年老練女團的氣勢,打臉那些不看好她們的人們。

▲AOA。(圖/翻攝臉書/AOA)

▲AOA《Come See Me》。(圖/翻攝AOA臉書)

日高中妹「驚人發育」勾魂老司機 海邊受訪照求神人...本尊被神出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