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上課不專心」被抓包 吳宗憲張葳葳「揪出真相」老師誤會了

記者潘慧中/綜合報導

Sandy(吳姍儒)憑藉機智反應,逐漸在主持界站穩腳步,跨年前特別排開工作邀約,和友人飛往倫敦度假,提起2019年希望達成的夢想,她6日透露小時候讀書時,一度因為太愛看課外讀物,上課都不太專心,老師以為她在偷看露骨的言情小說、打電話通知家長,「回家被質問了一番。」

▲▼Sandy「上課不專心」被抓包(圖/翻攝自Instagram/sandywis)

▲▼Sandy最近到倫敦散心。(圖/翻攝自Instagram/sandywis)

請繼續往下閱讀...

▲▼Sandy「上課不專心」被抓包(圖/翻攝自Instagram/sandywis)

Sandy在社群網站表示,自從國小畢業收到一本席慕容的書,就此開始大量閱讀各種散文、詩詞、長篇和短篇故事,上課偷偷把課外讀物壓在抽屜下方翻看,快速記完筆記後,眼光再度聚焦在課外書上,老師終於看不下去聯絡家長。

回家不免被質問一番,課外讀物一本本被攤開檢查,Sandy透露爸媽這才發現是老師誤會了,得以繼續看書後,她越來越沉浸在文字世界,上下課、午睡、晚自習不停地看,最快一天內看完一本書,「要是一樣的毅力用於學業,我現在可能真的就學霸了咧。」

▲▼Sandy「上課不專心」被抓包(圖/翻攝自Instagram/sandywis)

▲Sandy分享讀書往事。(圖/翻攝自Instagram/sandywis)

國中的文學賞析老師教導Sandy記錄優美字句,就此開啟她吸收文字的另一種途徑,在書上劃重點、和作者單方面筆談,精華的3年國中時光不斷地閱讀、累積了不少作品,國文老師突然問她是否考慮出書,「我的夢想就這麼重新被點燃。」

▲Sandy和家人感情相當緊密。(圖/記者張一中攝)

可惜的是,Sandy透露當時的自己什麼都不懂,重心只好先放在升學考試上,寫作變成偶爾的休閒娛樂,隨後出國唸書,「我的國文程度就只到國中畢業」,但她發現實在無法放棄心愛的寫作,希望在即將迎來29歲生日的這一年,完成升格作家的小小夢想。

Sandy IG全文:

國小畢業莫名其妙收到一本書,
書名叫什麼「席慕容⋯二分之一」
忘了名字現在也找不到了,
記得封面是青青綠綠抽象的圖片,
我以為這是閱讀的更高境界,
認真看書幾天就唸完了。
然後呢?
好像是愛情故事?還是散文集?
我只記得故事突然就結束了,
沒頭沒尾的,讓我心裡怪不是滋味,
大概那就是創意吧我猜。
但自此我開始大量閱讀浪漫的文字,
各種散文、詩詞、長篇短篇故事⋯
上課根本不專心,
偷偷把課外讀物壓在抽屜底翻看,
做筆記也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速速抄寫再丟筆翻頁,
動作越來越熟練,
老師到最後還是打了電話給家長,
上課不認真怕是在看露骨的言情小說,
回家被質問了一番,
手裡的書一本本攤開給檢查,
咦原來老師誤會了,
那就繼續看吧!
後來我延續閱讀習慣,
最瘋狂時期一天可以看完一本書,
上課看、下課看、午睡看、晚自習也看,
要是一樣的毅力用於學業,
我現在可能真的就學霸了咧。
直至國中,
文學賞析老師教我紀錄優美字句,
又開啟了我吸收文字的另一個篇章,
我的書會劃重點,
甚至跟作者單方面筆談,
書頁因此變成活的、有氣息的。
紀錄漂亮的字眼、生動的詞彙,
除了筆記,我也會在腦裡造句,
(造句向來是加速記憶的方法之一)
國中三年,我累積了大量閱讀和寫作,
常常把作品拿給當時的國文老師看,
她有次問我:寫得很好要不要出書?
心裡,哇,怦然心動原來是這個感覺!
我的夢想就這麼重新被點燃,
(對,我從小的夢想就是一輩子當作家)
但畢竟只是個什麼都不懂還得面對基測的九年級生,
打消念頭後只剩下考試、念書、還有偶爾的寫作。
後來出國繼續學業,
因此我的國文程度就只到國中畢業,
但喜歡美麗文藻實在無罪啊!
所以我繼續寫,拼命寫,
把學生時期的孤單與寂寞都綁成馬尾,
匯聚成髮絲,有些光亮,有些凌亂,
但總是湊到一起了。
講到這,第一次覺得自己文太長,
其實是細節太多描述不完啊⋯
總而言之,
2019年希望可以完成我的小小夢想,
感覺好難,到底要寫什麼模式呢?
到底要讓大家看到什麼呢?
唉,好困擾,先來努力一下,
有出版社要幫我圓夢的嗎?
真的有潛水的閱聽大眾還願意買書的嗎?
我驚驚啊!
後記:
大學畢業後有一次在書店逛,
意外看到「席慕容⋯二分之二」
才知道,當時送我書的人⋯只買了上冊啊!

今天要聽:黃子韜的分手不分離

只是勸她「對人好一點」 74歲翁被惡女冷血推下公車身亡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