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當南韓淚送雪莉、具荷拉 幸好我們還來得及對蔡依林說一聲「對不起」

文/蕭采薇

在上月28日,在南韓SBS電視台一年一度的「2019 SBS演藝大賞」,有「國民MC」之稱的劉在錫拿下大賞。他在台上致詞時,語氣一沉說道:「很遺憾的在今年離開前往天國的具荷拉與雪莉,在天國裡安息,舒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幾天過後,我在台北小巨蛋看著現在已經可以很「舒心」的蔡依林,內心突然想起,過去20年來,似乎欠她一句抱歉。

▲▼蔡依林Ugly Beauty 世界巡迴演唱會 台北站。(圖/記者周宸亘攝)

▲蔡依林《Ugly Beauty》演唱會,其實也是一部挖出自己內心的小說。(圖/記者周宸亘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若是時間倒轉回,不用太多,15年前好了,可能很難想像,看蔡依林的演唱會變成全民運動,甚至她會在台上對五月天開「你們有看過我的胯下嗎?」的玩笑,然後隔天不管是觀眾、網友,甚至媒體都一致還給予好評稱讚。

如果你是六、七年級生,你可能會記得,那是一段她在「Yahoo!奇摩家族」有個黑粉聚齊的「反菜遺靈家族」,在批踢踢被叫做「菜腸」、走上金曲獎紅毯會被形容穿「花枝裝」、脫口而出:「我就是笨嘛!」會在隔天被放上媒體頭題狠狠被酸的一段日子。

▲▼蔡依林演唱會最終場 慶功記者會。(圖/記者張一中攝)

▲蔡依林出道20年,走過「不被看好」的時代,終究美麗的盛開。(圖/記者張一中攝)

就像看到臉書上一位朋友說的,「小時候每天跟喜歡蔡依林同學吵架,在網路留言版黑她,沒想到今天,我在她的演唱會跟著又唱又跳。」在那個偶像被當做花瓶、唱跳歌手等於沒實力,拿過「十大爛歌手」、她名字後面出現的關鍵字是「整型」、「緋聞」的年代。

▲▼蔡依林演唱會最終場。(圖/記者張一中攝)

▲蔡依林也曾經活在外界標籤下,但她真的悟出了「愛自己」的真諦。(圖/記者張一中攝)

那時候,蔡依林別無選擇的被迫貼上這些標籤。

在演唱會進行到「DISCLOSURE自我揭露」的一段落時,蔡依林用一段VCR,把這些不愉快、曾經痛苦,如今卻已經放下的回憶剪了進去,而她用以《玫瑰少年》拿下金曲獎年度歌曲時的感言總結:「獻給所有曾經認為自己沒有選擇的你。」

▲▼雪莉具荷拉。(圖/翻攝自Instagram/koohara__)

▲南韓女星具荷拉、雪莉去年離世。(圖/翻攝自Instagram/koohara__)

那一刻,我想起了雪莉和具荷拉,一樣的如花年紀、一樣的偶像出身,卻也一樣,沒有選擇的被貼了一身的標籤。我記得具荷拉離開的那天,我在桃園國際棒球場的《火球祭》現場,台上是Leo王演出,台下觀眾卻開始因為各家新聞推播而躁動。

「她一定是被公司叫去陪酒吧!」、「一定是因為她之前XX影片流出來的關係啦!」一海之隔的台灣,都有人對一個生命的逝去,這樣輕鬆地說出不需要負責的話,果然,在她人生最後一篇的「道晚安」的IG貼文下,是南韓網民狂酸:「看到她的臉就想到ET」、「噁心」、「躺著賺錢就是指這個吧!」

▲具荷拉最後PO文。(圖/翻攝自具荷拉Instagram)

▲具荷拉被發現在家中身亡,最後PO文「道晚安」下方卻仍是滿滿惡評。(圖/翻攝自具荷拉Instagram)

在雪莉離開一個月的時候,SBS電視台《想知道真相》製作了一集雪莉特輯,一名女性曾在雪莉的IG留言道:「乳頭很漂亮,所以XX也很漂亮嗎?」但被問到是否記得曾發表過惡意留言,對方卻說:「那又怎樣呢?」甚至一直到那刻,她都認為雪莉「就是故意想露出胸部」,才上傳這樣的照片。

▲劉在錫奪《SBS演藝大賞》最大獎感謝具荷拉與雪莉!網曝《RM》暖舉。(圖/翻攝自YouTube/SBS Entertainment)

▲劉在錫在台上感謝具荷拉與雪莉。(圖/翻攝自YouTube/SBS Entertainment)

但事實上,雪莉早就說過,她之所以不穿內衣,純粹覺得那並非必需品,就像裝飾品一樣,穿或不穿、戴或不戴都是個人自由。就像她只是和朋友玩樂,卻得被指責私生活不檢點。同時也像具荷拉,她以偷拍受害者身份勇敢站出來在法律上捍衛自己權益,最後卻是入口網站上,跟在她名字後面的熱門關鍵字是「影片」的事實。

▲製作單位完成雪莉遺願,將價值5億韓元的10萬份衛生棉贈出。(圖/翻攝自推特、IG)

▲雪莉被網路霸凌多年後,選擇結束生命。(圖/翻攝自雪莉IG)

錯的從來就不是她們,而是這個放上框架、貼上標籤的世界。

演唱會到了尾聲,在演唱《玫瑰少年》之前,蔡依林說,每當唱起這首歌,她就像要釋放出心中五歲的那個自己,最純真、最乾淨無瑕,我想也是最天不怕地不怕,心中沒有創傷、身上沒有標籤的自己。

▲▼ 蔡依林身穿蛋糕裙,萌度破表。(圖/凌時差提供)

▲蔡依林要觀眾「放出內心五歲的自己」。(圖/凌時差提供)

「生而為人無罪 你不需要抱歉」、「哪朵玫瑰 沒有荊棘?」、「別讓誰去 改變了你」

或許《玫瑰少年》某個層面是一首獻給LGBTQ族群的歌曲,但我卻覺得,這是獻給每一個曾經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被世界接納和喜愛,或者是無意有意被貼上標籤,更為此受過傷的人的歌。這個標籤可能是「不穿內衣就是淫蕩」,也可能是「好好一個女生不要這樣」。

看著花了20年,走過血汗淚灌溉後,用最美麗的盛開反擊的蔡依林,終於證明了自己可以也完全值得被這世界喜愛。我想起了在離開過後,突然世界都愛上她們的雪莉和具荷拉,然後輕輕吐了口氣,心想:「還好,我們還有機會,對Jolin說一聲抱歉。」

▲▼金曲頒獎典禮-【年度歌曲獎】蔡依林-玫瑰少年《Ugly Beauty》。(圖/翻攝自Hami Video)

▲蔡依林以《玫瑰少年》拿下金曲獎「年度歌曲」。(圖/翻攝自Hami Video)

或許你會覺得這篇文章穿鑿附會,硬要把不相關的人扯到一起,甚至是嗜血要賺點擊率。但說到底,20年前、20年後,在台灣、在南韓,又或者是世界的任一個角落,這些對「異己」從未減少過,鍵盤輕輕敲下幾個字,輕易且不自覺就噴發出的惡意,又有什麼不同?

「生而為人無罪」,2020年,一個全新的世代,願每個人,此生都能活得更美麗、更快樂和更舒心。

●作者蕭采薇,《ETtoday娛樂星光雲》國際組記者,曾主跑日韓線、華語唱片。以上言論為個人立場,與公司無關。ET論壇歡迎雲友更多參與,也歡迎網友發表高見,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阿兵哥私處「吊滿一顆顆肉球」 醫師看傻眼:他用手拔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