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少年特攻隊》常客 游蕎軒不當「假面歌手」寧當綜藝咖

記者李欣容/專訪

游蕎軒(童童)剛出道時是以女團「Ai Mini」活動,後來解散單飛,她一連出了幾張專輯,正起步時突然轉戰綜藝節目,成為《少年特攻隊》裡玩遊戲最拚的女藝人。本以為是唱片不景氣,公司決定讓她轉型,問題都還沒拋出,游蕎軒就霸氣說:「是我不想再唱了。」

▲▼       專訪 游蕎軒      。(圖/記者周書羽攝)

▲專訪游蕎軒。(圖/記者周書羽攝)

游蕎軒坦言,「其實我唱片都有賺錢,還可以發我師弟師妹,但我覺得好假,我喜歡唱歌,但他們把我塑造得好假。」她會玩車、釣魚、自由搏擊,一個大剌剌,素顏出門逛街都無所謂,也不穿高跟鞋的人,卻硬生生被包裝成傻白甜歌手,游蕎軒光想起以前就直打冷顫:「我每天都覺得不舒服,為什麼要唱得那麼不開心,每天要扮演一個不是你自己的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剛好就在她想提「離職」的時候,師弟師妹的唱片都賠錢,公司沒打算再做下去,她也就順勢解約,轉型上綜藝節目,「我上《少年特攻隊》,只要體育項目都很強,包吃包住又帶妳出去玩,多好啊。」她眼中閃爍著6歲小女孩看到旋轉木馬時會有的光芒,而當時她確實在少攻闖出名堂,大家都知道,那個有19寸小蠻腰的童童,殺紅了眼在玩遊戲,誰跟她一隊根本就是開外掛。

▲▼       專訪 游蕎軒      。(圖/記者周書羽攝)

只可惜後來遊戲類節目減少,談話性當道,游蕎軒無法適應在節目上跟其他來賓互虧製造效果的環境,才開始接戲,以拍大愛為主,好在過去發片時MV都自己拍,演戲對她而言不是難事,「我還記得那時候導演特別訓練我,要在短時間內做5種不一樣的哭,還有只能掉左邊,或只能掉右邊(眼淚),我還真的做到了。」

雖說笑著憶當年,游蕎軒那時聽到導演對她的要求,除了傻眼外,竟還真的開口跟導演說:「導演你瘋了嗎,我是唱歌的,不是演戲的!」現在想來荒唐,已成為她獨特能力。

有陣子她一邊拍大愛的戲,一邊接旅遊外景節目,坐24小時的船出海釣魚,她自己都覺得荒唐,形容根本是「一邊吃素一邊殺生」,好不容易第2年戲約變多,卻有前輩跟她說:「我覺得妳不適合演戲,要不要放棄,考慮乖乖主持就好?」

▲▼       專訪 游蕎軒      。(圖/記者周書羽攝)

游蕎軒頓時愣住,她只想著:「所以呢?我有必要為了你這句話放棄嗎,我很固執的,我會記著這句話更加努力,總有一天打你的臉,去年我做到了。」游蕎軒去年憑《蘇足》入圍金鐘獎,劇中她飾演一位全身癱瘓,長期臥病在床的人,當時她剪去長髮,每天吃1餐而且只吃生菜,在1個月內暴瘦8公斤,只因為她認為,一個久病在床的人,身體不可能太有肉,甚至有些肌肉萎縮都是正常的。

為了培養角色情緒,她那1個月,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只想著:「我活著幹嘛?」進組根本不用適應期,躺到病床的那一刻,她就已經完完全全忘掉游蕎軒,當起張淑真(角色名)了。

本以為她會走不出角色,甚至得憂鬱症,但游蕎軒樂觀的天性,在戲拍完隔天早上發揮作用:「殺青隔天,我醒來第一件事是告訴自己『天阿,活著真好』哈哈哈哈。」

只是她也明白,人不可能百分之百樂觀,越是習慣維持樂觀,才越恐怖,「像我有甲狀腺亢進,我永遠記得,從發病到我去看醫生,醫生問我說,你是不是壓力很大,我第一個疑惑點是...我有壓力嗎?我不知道我的壓力在哪。」很多朋友建議她去看精神科,挖出內心黑暗面,正視並解決它。

▲▼       專訪 游蕎軒      。(圖/記者周書羽攝)

游蕎軒搖搖頭,「演員當久了,會欺騙,會說服自己沒有,可能連醫生都騙了吧,我遇到不開心的事會把它放一邊,選擇遺忘,可能沒真的忘,只是壓著,但我選擇我不去想。」

以前出唱片的時候,每天戴著面具,導致她現在有點人群恐慌,「我很喜歡一個人,待在家裡或是去海邊、去山上,道人前會習慣把面具戴上去,很難說不,但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需要對誰說不,是最開心的。」

菸嗓選手踩高跟鞋飆《Bad Guy》 華晨宇給高評「舞台表現力很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