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翻版 韓國軍又被打臉!士兵「請假照顧父」遭霸凌輕生亡

伍麒匡 Cyrus Ng 伍麒匡 Cyrus Ng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熱愛韓國的一名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從小就喜愛接..

文/伍麒匡 Cyrus Ng

南韓國防部就影射軍隊內殘酷及欺凌行為的Netflix電視劇《D.P:逃兵追緝令》的劇情曾表示,隨著軍人被允許攜帶手機,軍營環境正在發生變化,但發表立場一天後,就被揭發一名海軍士兵持續遭受舊兵及上級們持續折磨,作出了極端選擇的事件。

►駁斥《D.P:逃兵追緝令》真實上演!韓國防部:軍中文化已有改善

▲《D.P:逃兵追緝令》,丁海寅。(圖/Netflix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D.P:逃兵追緝令》描繪南韓軍中層出不窮的霸凌事件。(圖/Netflix提供) 

軍隊人權中心於9月7日召開「海軍姜邯贊艦一等兵鄭一等兵死亡事件」相關記者會,表示今年6月18日,海軍姜邯贊艦上經歷老兵毆打、謾罵、集體排擠等的鄭姓士兵,在休假期間在家中選擇以極端的方式離開了人世。

根據軍隊人權中心的介紹,鄭姓士兵2020年11月入伍,今年2月被分配到姜邯贊艦,為了照顧遭遇意外事故的父親,他按照規定請假看護,但欺凌及排擠因而開始。

老兵們明知他一直在看護父親,還經常惡言相向地說他「是神的孩子」、「偷懶耍廢」。當鄭姓士兵一進入船員室,內部的士兵們就會刻意躲避及排擠他。

▲▼《D.P:逃兵追緝令》霸凌是真的!20歲新兵「遭灌1.5公升水+學狗叫」4人圍毆打死他。(圖/Netflix提供)

▲弱勢或個性文靜者較容易成為霸凌對象。(圖/Netflix提供)

轉隊後,因請假事實上與新兵無異的鄭姓一等兵在3月16日執勤時出現失誤,2名老兵便推他的頭部和胸部,使其摔倒在甲板上,還辱罵要求他「快翻滾過去」等。

軍隊人權中心主張,鄭姓士兵雖然向艦長舉報受害,但只是將他職務變更,並沒有完全從艦內與加害者分離。鄭姓士兵在被施暴當天透過通訊軟體KakaoTalk向艦長報告了前輩們的殘酷行為,並拜託他們保守祕密,但艦長只是將受害者職務從甲板兵變更為CPO值班兵。

特別是24日,鄭姓士兵向艦內部長和主任院士提出「雖然過去服用抑鬱症藥時已經戒掉,但需要重新開藥方」,並於26日嘗試自殺。之後雖然提出了求救的請求,但包括艦長在內的幹部們卻叫來加害者,勸他接受道歉。對此,軍隊人權中心強調,讓受害者與加害者進行對話是第二次加害,是不恰當的措施。

▲具教煥,趙賢哲,《D.P 逃兵追緝令》。(圖/Netflix提供)

▲有許多士兵受不了被排擠或霸凌而成為逃兵。(圖/Netflix提供)

鄭姓士兵在3月28日出現嘔吐和過度呼吸症狀,並患有恐慌障礙。第二天,艦長把他指定為助兵C等級,沒有採取暫時離隊的措施。30日在打掃時,鄭姓士兵被發現暈倒在甲板上。

軍隊人權中心就當時鄭姓士兵的狀態表示,鄭姓士兵入伍前沒有出現異常症狀,但之後甚至把自己定義為正在瘋掉等心理不安放大的狀態。

艦長在4月6日命令鄭一等兵下船,委託民間醫院進行診療。鄭姓士兵6月8日出院,休假到7月2日,當時家人說他明顯變瘦,而且與別人對視都很困難,並經常與家人和朋友反覆指自己成了落伍者。同月18日,鄭姓士兵於家中自殺離世。

▲▼《D.P:逃兵追緝令》霸凌是真的!20歲新兵「遭灌1.5公升水+學狗叫」4人圍毆打死他。(圖/Netflix提供)

▲更多受霸凌的士兵選擇自盡。(圖/Netflix提供)

鄭姓士兵死後,軍隊3艦隊司令部軍事警察正在調查該事件,但在沒有積極調查的情況下,艦長及部長等主要調查對象於6月27日啓航前往青海部隊執行任務。對此,軍隊人權中心表示,他們爲執行任務出航,至今沒有返回,因此無法進行傳喚調查,並要求確保將鄭姓士兵逼上死亡的加害者的身份,傳喚姜邯贊艦艦長、部長等進行調查。停滯不前的調查也要移交海軍本部檢察團進行。

軍隊人權中心同時批評指,在反覆的死亡面前,國防部不可能進行自我改革。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伍麒匡 Cyrus Ng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熱愛韓國的一名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從小就喜愛接觸文字,還有不同的語言文化。韓流文化令韓國成為我第一個深入研究的國家,不止韓流,還有政治、社會風氣、經濟、文化等都是研究領域。「做自己」是我一直以來的格言,無論社會變得有多壞,我都會堅持做自己,並為自己的研究及興趣驕傲。請鎖定粉絲團【伍麒匡 Cyrus Ng】►看更多伍麒匡 Cyrus Ng專欄文章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分享給朋友:

網揪《玩很大》左下角驚人畫面 「裸女日光浴」無碼全播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