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就代表正義嗎?31歲金汎《Law School》演大學生無違和

WONDERLAB 艾利斯

艾利斯,生活多由戲劇、音樂和文字三要素組成的女子。越忙越要看劇,聽歌,..

文/艾利斯

「當拼圖完成的瞬間,將會合理地排除疑心,並顯示出真相。從劍與天秤開始了法律的審判,究竟法律是否代表正義呢?只以法律來斷定真相與正義」。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其實每句都是代表著問號,而這也是看了韓劇《Law School》兩集之後的感想。

▲Law School,金汎,李姃垠,柳惠英,金明民。(圖/Netflix提供)

▲金明民(被銬上手銬者)飾演教授。(圖/Netflix提供)

劇中因為跟法律系有關,演員不僅要熟讀律法,還要大量閱讀判例,並且要熟知所說的每句話都會成為證據,而如果熟悉使用的話,就知道「緘默權」的用處與用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部分的人其實都不是「知法犯法」,而是知道殺人放火與詐欺這些違反善良風俗的民情,而違反上述就會成為犯罪者。

▲Law School,金汎,李姃垠,柳惠英,金明民。(圖/Netflix提供)

▲《寄生上流》李姃垠飾演前法官。(圖/Netflix提供)

律師、檢察官和審判長,這當中無一不是法律系出身,在熟悉運用法律之後,避開任何會成為證據的程序,然後獲取透過勞動力之外的所得,這是「知法犯法」嗎?

流暢的答辯與能夠正反立場的換位思考,是法律系畢業後,就職時最大的敵人。很多話想說、但是很多話不能說,這就是在法庭上會面對到的事情。

▲Law School,金汎,李姃垠,柳惠英,金明民。(圖/Netflix提供)

▲柳惠英飾演沒有後臺的平凡學生。(圖/Netflix提供)

再對照女主角所說,「法律對我做了很多需要向我道歉的事情。我幫助發生意外的人,卻反被告使用暴力。我覺得冤枉,所以想要聘請律師,可是律師費需要300萬,我想要自己一個人去鬥,可是如果敗訴的話,需要罰200萬元,因此我選擇了和解,因為和解金100萬元是我所需要支付最低的成本。」這成為貧困的她想就讀法學院的原因。

她說的案例其實很像是臨時遇到有人突然倒地沒有生命跡象,在沒有AED的情況之下,徒手進行CPR,但是在急救的過程中使倒地的人斷了肋骨,然後開啟一場訴訟。

▲Law School,金汎,李姃垠,柳惠英,金明民。(圖/Netflix提供)

▲金汎飾演警大出身的法學院學生。(圖/Netflix提供)

我最近也遇到要跑法院的問題,需要由檢察官起訴,但是因為偵查不公開,所以我不知道目前的情況,很多時候需要透過警察來獲得訊息。我先是到區公所進行免費法律諮詢,透過律師的專業得到比網路更多的資訊。

可是,當下律師建議,我還是等待檢察官開庭,因為自己跑法院,的確不需要費用,但是光是申請資料就需要繳交金錢給法院,然後自己查證事情之後再額外支付押金等費用支付。就像女主角說的一樣,法律就是絕對的正義嗎?正義真的會到來嗎?還是遲到呢?誰也不知道。

最近有許多電視劇都在探討法律影響人做事的方式,《Law School》從學校的師生觀點出發、《黑道律師文森佐》成為玩法高手的對決、日劇《鴉色刑事組》則是從每天需要處理250件、比上班族還要上班族的角度看待案件。同時間各有特色的法律劇一起上檔,讓最近追劇生活很精彩。

▲Law School,金汎。(圖/Netflix提供)

▲31歲金汎飾演大學生無違和。(圖/Netflix提供)

※備註:
韓國目前的司法考試從報名資格開始,當中要求需要是「從『法律系或相關學系』完成學業」的學生,而目前,韓國全國每年約招募2000名學生。

畢業後可以報考「司法考試」,分三次進行。第一次考試以選擇題,考科有憲法、民法、刑法、文化史等,約10%通過率,通過後2年內有效期;第二次考試為論述題,科目有憲法、民法、刑法、商法、行政法、民訴法和刑訴法等法典,大約刷掉一半以上的考生;第三次考試則是面試,是以有無國家使命感、倫理道德意識與人格素養為判斷依據。所以劇中大家才會說,進入第二次考試完全是不同境界。

ps.看《Law School》的金汎,突然想念起成為李棟旭弟弟的他,這部跟前部《九尾狐傳》反差好大!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艾利斯
生活多由戲劇、音樂和文字三要素組成的女子。越忙越要看劇,聽歌,然後與文字相佐;旅行與放空則是無法割捨的養分。然後不斷在這現實與虛擬的世界裡來回兜轉。請鎖定粉絲團【Wonderlab,艾利斯的追劇外一章】►看更多艾利斯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43位名人《手牽手》大合唱! 蕭志瑋神級模仿..網全跪著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