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嘯龍吟》:曹叡怎變成黑寡婦和變裝皇后?

《虎嘯龍吟》。(圖/《虎嘯龍吟》劇照)

▲《虎嘯龍吟》。(圖/《虎嘯龍吟》劇照,以下皆同)

文/陳樂融

帶著高期待看《大軍師司馬懿》下部《虎嘯龍吟》,才看前面幾集,感覺有點弱。除了配音明顯變差,編劇把曹丕長子魏明帝曹叡和宦官辟邪(虛構人物)寫得太反派啦。

喪母懷憤的曹叡,長大成了心理變態、隨便殺人、有變裝癖的的同性戀者;男寵辟邪則在朝堂前後,忽而肆無忌憚煙視媚行像男妓,忽而頤指氣使橫眉豎目像痟婆——主僕二人的角色設計,流露非常老套的「恐同」貶抑氣息。

歷史上的魏明帝諡號「明」,並非一壞皇帝,所謂「照臨四方曰明」、「思慮果遠曰明」、「任賢致遠曰明」、「守靜知常曰明」,在《逸周書·諡法解》屬於上諡。而史書上對他也稱譽有加。

寫《三國志》的陳壽稱他:「沉毅斷識,任心而行,蓋有君人之至概焉。」注解《三國志》的裴松之稱他:「一時明主。」

《虎嘯龍吟》。(圖/《虎嘯龍吟》劇照)

寫《魏氏春秋》的孫盛稱他:「天資秀出,立髮垂地,口吃少言,而沉毅好斷。」《魏書》共同作者王沈稱他:「好學多識,特留意於法理。」

編《資治通鑑》的司馬光稱他:「沈毅明敏,任心而行,料簡功能,屏絕浮偽」,而且過目不忘記憶力超強。連他的敵人東吳大都督陸遜都說:「選用忠良,寬刑罰,布恩惠,薄賦省役,以悅民心。」

綜合看起來,他博聞強記、沉穩內斂、踏實決斷,有口吃但深思,而且施政井井有條。

在屢次出現的「沉毅」之外,我注意到「任心而行」這帶著文青味的四個字,不好的時候也許在說這個人我行我素,但好的時候不也證明他「獨排眾議」、「聖綱獨斷」?

怎麼看,這個青年皇帝,都不像電視劇裡演得那麼歇斯底里,滿心只被戀母情結的仇恨遮蔽。就算是GAY,也斷不是黑寡婦或變裝皇后那一型吧。

以編劇論編劇,當然明白上部有曹操、曹丕,這兩個雄主都對司馬懿形成制壓與恐懼的來源,下部必須再塑造一個高端壓力源,只是連續劇讓壞蛋都由大老闆來當,好像朝廷結構傾軋都受制於一人,也未免過於簡化了。

●陳樂融
知名創作人、媒體人、策劃人。遊走於作詞家、作家、主持人、編劇、文化評論家、品牌及營銷顧問、人文心靈講師等多種角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