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前8、後8像兩季!申河均笑容不同了:原來東植已重新出發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韓劇《怪物》的前八集像一季的故事,也是一種鋪成;而後八集則像新一季的故事,是攤白的交代。所以我喜歡把這部劇分之為二,因為前與後,兩部的故事有相之呼應的奧妙。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第一集的東植(上圖)與第九集的東植(下圖)。(圖/翻攝自JTBC)

第一集和第九集的東植(申河均飾演),雖然都做了一樣的事—把聚賭中的阿姨們逮捕回警局,並在警局內見到(和再次見到)洙元(呂珍九 飾演),但與第一集的瘋子面具相比,後段故事的東植少了裝模作樣的笑容,少了虛張聲勢的瀟灑,反而變得有點厭世,甚至連面具、盔甲也懶得披上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所以如果說前段的東植是披荊斬棘,就算成為「怪物」也在所不惜的人物;後段的東植則是風雨之後,以為抓到真正「怪物」,卻只抓到了嘍嘍,身心俱疲,失去左膀右臂的小孩。

在我們認識東植之前,他已經是個內心十分堅強的人,但是那顆心越強大,可能就得囊括更多的傷痛,甚至無數次把他逼向懸崖峭壁,石頭滑落的那一邊緣。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失去妹妹宥妍(文珠姸 飾演)卻在姜振墨自白的「我已經把宥妍還給你了,東植啊」中無數次兜轉,看了姜振墨的錄影帶、砸了姜振墨家的牆、挖了姜振墨埋葬受害者的地...最後竟然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那面自己貼了多少失蹤傳單的牆內發現了宥妍的屍體。與自己妹妹身處同一空間卻沒有發現的自責感,劃開了東植勉強黏貼起來的那顆心。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政濟(崔代勳 飾演)在宥妍出事後消失了一段時間,還謊稱到了美國進修。明明知道這一切的東植,卻一句話都沒說、沒問,就算所有證據都指向政濟是殺了宥妍的兇手,東植也默默地等待著由當事人親口說出的真相。政濟最後在東植假裝的威迫下自白了,但東植扇的那一下耳光卻沒有讓自己的傷口癒合。無條件相信政濟,卻被欺瞞給背叛所帶來對妹妹的愧疚感,撕開了東植已經被劃開的那顆心。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南尚培所長(千虎珍 飾演)想要揭開真相,卻被幕後黑手中的其中一人襲擊、殺害。南所長是繼父親之後,他最尊敬的長輩,因為對方即使曾經因為想破案而折磨了自己,卻用盡一生、盡全力為東植赴湯蹈火。東植並不想得到南所長的贖罪,因為他要的只是真相。無法救活南所長,甚至感受到眼睜睜的無能為力所帶來的負罪感,敲碎了東植已經撕成一塊塊的那顆心。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但是,讓東植那顆心徹底支離破碎的,是當宥妍屍檢結果出爐的那一刻—宥妍的雙腿骨折高度一致,說明宥妍被撞死的時候,是站著、停下腳步看著加害者撞向自己的,但根據政濟的話,他撞到的是已經躺在地上的宥妍,所以說真兇另有其人。

明明腳下踩著的石頭已經一個接一個跌落山谷,東植卻還得用自身的平衡感,努力地向地面爬去,不讓自己墜落懸崖。或許東植這一生已經被過分磨煉,所以這一次,不像妹妹失蹤時無人伸手、不像搭檔遇害時無力反擊、不像抓捕振墨時的無疾而終,因為洙元的及時出現拉了他一把。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這一次,洙元成了他可以完全相信的「怪物分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依靠。

前段故事中的東植是主導事件的瘋子,但到了後段故事,東植成了完美洙元計畫的強力推手。在孤單的21年裡,東植都在看不見的黑暗中,與妹妹案件的黑手們奮戰著,但就像這部劇海報中申河均手銬是向下,在椅子下象徵的寓意一樣,他需要一個契機,把暗地裡的搜查搬上檯面。這一契機便是越不順眼、越形影不離的韓洙元。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東植疲乏了,但洙元卻充滿幹勁,甚至有了全盤計畫要如何慢慢釣出處在暗處的幕後使者。

東植總是一人行動,但洙元打破了這規矩,甚至兩人還默契完美地在洙元父親韓基煥次長的聽證會上,上演了自導自演的逮捕戲碼。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東植本來又要被陷害背黑鍋,但洙元卻自願代替他承受,甚至在那雙有潔癖的雙手上,沾上難以抹去的血液也可以。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假如說前段故事裡,東植的笑容有9分假象,在後段故事中,至少東植看著洙元時的笑容,是百分百真實的。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如果不是韓警衛動手的話,我是不會自首的。逮捕我吧。」

洙元一直執著著要逮捕挪動證據的東植,甚至自己被逮捕時不忘調侃東植是如此地不守信用。所以最後一集時,當洙元讓東植完成了心願,抓到了殺害宥妍的兇手後,東植便親自自首了。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可能東植想要回報洙元大義滅親的舉動,也可能被洙元的原則主義給撼動了,但是這個自首是屬於兩人間的了結,因為開頭想逮捕的是洙元,最終被逮捕的也是東植。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洙元向東植跪下,說會帶著犯罪的父親一起下地獄的時候,我覺得東植已經真正地放下了。他知道了真相,但是那份憤怒也同時被一個無罪之人—洙元的虧欠感瓦解。而那刻之後的每一動作,只是配合讓罪有應得的人接受懲罰,僅此而已。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經歷了那麼多的東植知道憤怒無濟於事,所以就算他想殺死所有害死宥妍的人,他也只會點到就收,就像對政濟那樣只扇了耳光,就像對李昌鎮(許成泰 飾演)那樣只作勢掐頸嚇唬而已,就像對韓基煥那樣只舉槍阻止。

其實,東植很善良,因為他總是選擇相信,即使被熟悉的信任背叛了無數次。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看著東植最後剪去了長捲髮,以新髮型在一年後出現時,我才赫然驚覺東植早已重新出發了。因為那縷微笑的純真、那新髮型的清爽、那白色外套的樸實,已與過去擁有「怪物」般的詭異微笑、長捲髮、暗色系著裝的李東植判若兩人。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주원아, 밥 잘 먹고, 잠 잘 자고, 똥 잘 싸고.
洙元啊,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屎也要好好拉。」

李東植向韓洙元發放的最後那個微笑,也許也是發放給觀眾的吧。因為東植正透過那微笑說:「我很好。」 

▲怪物,呂珍九,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前8集的東植分析►「抓到怪物前,必須先成為怪物!」申河均層次演技完全值得拿視帝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不准停!貓咪對梳子愛不釋手 兩面夾擊成三明治網笑:好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