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到怪物前,必須先成為怪物!」申河均層次演技完全值得拿視帝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此文為分析韓劇《怪物》第1-8集的申河均而已,內有劇透喔!

最近在熱播的韓劇《黑道律師文森佐》和《怪物》,不約而同地建立在同一觀點:要抓到像怪物般的幕後黑手,就必須先成為「怪物」,而這樣的一句說法被李東植(申河均角色名稱)完美地消化了。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怪物》中的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似正常的他,卻總是在你無法預料、也並不適當的時候露出詭異笑容,但在應該真正感受情感的當下,變得沈默寡言、毫無表情。他的「反常」便是所有人,尤其是韓洙元(呂珍九 飾演)眼裡,所謂與「怪物」成為等號的最實證供。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無論是與洙元對峙時,他低下頭所露出的無法理解的微笑;抑或是得知失蹤的敏貞(姜旻兒 飾演)被惡意揣測行為不檢點時的哈哈大笑。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還是默默把敏貞被切下的手指,擺到姜振墨(李圭會 飾演)經營的小超市門前桌子上,然後對著鏡頭的陰森大笑;又或是接下來轉頭笑著,直盯盯看著無人知曉、卻還在運作中的CCTV鏡頭...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他還因為一滴血的嫌疑被緊急逮捕,裹著被單、戴著帽子,被秘密帶進警察局,卻在所有記者面前用手銬銬著的雙手抓著帽子、甩開被單,露出身穿警服的自己時,那個得意的笑容。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甚至他可以在審問姜振墨的當兒,手指著對方,重複嚷著 「你早就知道了吧!」 時的笑容,甚至在對方撲上、自己的脖子被掐著時,也不忘那一縷微笑作為答覆...

他的瘋癲、他的不正常、他的怪異舉動、他的離奇微笑,便是他為了成為「怪物」而摸索出來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是,本來可以拋棄一切,重新開始的他,到底受了怎麼樣的打擊才致使他一步又一步,走向成為「怪物」的魔道呢?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本有他一個和睦的家庭,吉他更是他的所愛,但這些卻在一夜之間全數崩塌。妹妹的手指被殘忍剁下,是生是死也依然無法知曉,而自己更被懷疑是殺害親生妹妹的兇手。他失去了與他大吵大鬧的妹妹,卻依然好好地堅持著,甚至不忘20年來到處掛滿尋找她蹤跡的橫幅。

父親與母親因為失去妹妹的悲痛,無法為被冤枉的自己做任何事,甚至可能有一分一秒懷疑過自己。結果,父親在雪地癡癡等待妹妹重新出現時凍死了,母親也因為打擊而徹底地崩潰了。他失去了「雙親」,卻依舊好好地堅持著,甚至沒忘卻父母恩典,默默照顧崩潰的母親,就算他們有過不相信自己的一刻。

摯友正濟(崔代勳 飾演)是東植被懷疑時,唯一的不在場證明,但他知道正濟和另一名好友智華(金信祿 飾演)卻有那麼一瞬間是不信任自己的。他的「友情」可能崩塌,卻依舊好好地堅持著,甚至用自己的意念,忘卻那片刻的信任潰堤。

成為警察後,在廣搜隊時的拍檔,因為某案件的受害者是自己認識的人,所以勢必捉拿兇手,殊不知證據不足。一心只想抓捕兇手的拍檔,在他下車購買必需品時,執意跟蹤湊巧出門的兇手,卻意外被對方傷害致死。東植按著拍檔的傷口時沾到的血液,在對方嚥下最後一口氣後,塗抹自己的臉,擦拭淚水,他抓到犯人,把犯人的頭猛力敲向地板...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那一剎那,是他明白「怪物」的存在是如此可怕的時刻,但他選擇暫緩,因為他知道他還有牽掛。那一刻,他失去了「同伴」,幾乎崩潰卻依然好好地堅持著。

現屬派出所的所長(千虎珍 飾演)是妹妹失蹤案件的擔當警員。當年他對東植的嚴厲逼供,對才剛20歲出頭的東植,想必也是無可抹去的人生陰影。他在案件裡失去了「尊嚴」,卻好好地堅持著,好好地生活著。

雖然說東植後來被洗清了嫌疑,但萬陽邑的居民依舊帶著有色眼鏡看他,就像他想好好吃一碗雪濃湯,卻被店主狠狠地驅趕、撒鹽。他因此失去了「成為自己的資格」,卻好好地活著,甚至想要破案,找回妹妹,找尋心靈的救贖。

他一直都在堅持,因為他有讓自己信服的牽掛存在—敏貞的胡鬧、妹妹的生死、犯人的逍遙法外...直到他在最信任的哥哥姜振墨的住處,發現了敏貞被切下的十根手指頭。那一刻,他剩下的牽掛,徹底斷線了。他失去了好好堅持下去的理由。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眼裡露出的驚恐、手指頭不安的顫抖、淚水在眼眶打轉,似乎要滴落卻因為複雜不堪的情緒遏止著。他感到憤怒,因為身為父親的姜振墨,竟然親手了結了女兒;他感到錯愕,因為他鼓起勇氣相信的人,用信任背叛了他;他感到無助,因為像自己妹妹也像女兒的敏貞不知所蹤,可能遇害、可能生還,但他只能默默重新感受一次妹妹事件裡,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就在那個場所,在他翻天覆地找尋敏貞的那一刻,就是他決定成為「怪物」的瞬間。

他要以「怪物」的思想出發,並引其上鉤,所以就算悲痛,他冒險把證據移走,一心佈下屬於「李東植這瘋子」的天羅地網。他拿走了手指頭,去了聚餐,期間一直牽強地控制情緒,手背擦拭眼睛欲墜的淚。聚餐後,他回到案發場所,擺好手指後,露出的第一縷微笑,便是象徵「怪物李東植」的起源。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接下來,也就是以上所提及的所有恐怖笑容,便是東植所塑造的怪物外殼,以隱藏那個瀕臨潰解的自己。在他大勢宣告自己的瘋癲時,他卻把最私人的情緒留給一個人的自己。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就像內疚不已的他,留下了創傷後遺症,只要身邊人可能遇險,他的腳就會像當時失去拍檔中槍般的疼痛;也像本來有著幸福快樂氛圍的家,在雙親和妹妹離開後,只留下了悶悶不樂的壓迫感,甚至屋外還保留妹妹案件的原貌,以提醒自己是多麼不值得擁有幸福。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而最能表達他不言的傷痛的,還是當他發覺敏貞不是被勒斃,而是器官衰竭致死的那一刻。明明翻找著屋子的各個角落,卻沒有找到並把她救出,只見東植坐在沙發上看著死因簡訊,一步步跌坐地上,再次感受腳上痛楚,卻無法和心中的痛苦相比,靜音似的哭泣。

▲《怪物》申河均。(圖/翻攝自JTBC)

▲(圖/翻攝自JTBC)

「放手。快放手嘛。」

成為「怪物」需要比真正怪物擁有更大的能耐,所以當東植用撒嬌般的語調要洙元鬆手,說了上面這句話時,或到處放送無法預知的回覆那一刻,我們知道李東植已經成了真正的「怪物」

我決定從今天開始,不稱呼他為「申叔」,而改稱為「河均神」了!

題外話:申叔的「笑」和得知敏貞怎麼死的那一幕,已經值得入圍最優秀男子演技賞了啦!這部真的真的真的(重要的話要說三次!)讓我愛上申河均!哈哈哈哈哈!根本就是「神」河均啊!「신」하균,하균「神」!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手捏求救字條」她全身狂抖匯款 驚見恐怖5個字!警全戒備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