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瑋甯怎麼愛上黃健瑋? 剪接師高鳴晟爆幕後秘辛

記者羅凌筠/台北報導

鄭偉柏、瑪麗《E!Studio藝鏡到底》請到資深剪接師廖慶松(廖桑)、高鳴晟分享工作幕後秘辛,「剪接是電影和觀眾之間的媒人,讓兩個人互相看對眼」,以許瑋甯、黃健瑋《麻醉風暴》為例,高鳴晟說:「如果我是一個女生要怎麼喜歡上黃健瑋,他要對我做什麼事才能感動我?我從諸多剪接細節強調他這一面。」

▲▼ 主持人瑪麗(左起)、剪接指導高鳴晟、剪接指導廖慶松、主持人鄭偉柏/剪接大師廖慶松(左)是主持人鄭偉柏的研究所指導教授。(圖/E!Studio藝鏡到底提供)

▲主持人瑪麗(左起)、剪接指導高鳴晟、剪接指導廖慶松、主持人鄭偉柏。(圖/E!Studio藝鏡到底提供)

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經手電影無數,有「新電影保母」、「新導演保母」等封號,曾把配角剪到最後變成金馬獎男主角,他透露,《悲情城市》陳松勇當初報名沒有報男主角,「他的戲都放在最重要的節點,去收他前面的情緒,所以大家會覺得他演得很好,他有一半以上的戲被我拿掉。」

請繼續往下閱讀...

▲▼ 主持人瑪麗(左起)、剪接指導高鳴晟、剪接指導廖慶松、主持人鄭偉柏/剪接大師廖慶松(左)是主持人鄭偉柏的研究所指導教授。(圖/E!Studio藝鏡到底提供)

▲剪接大師廖慶松(左)是主持人鄭偉柏的研究所指導教授。(圖/E!Studio藝鏡到底提供)

「鏡頭是一個非常大的顯微鏡」,廖慶松光看毛片就能發現導演和女主角談戀愛,他笑說:「女主角都長拍、男主角幾個鏡頭話講完就卡了,光看長度就知道了,或是女主角長篇大論、男主角只有一個反應,這個也怪。」高鳴晟也認同笑說:「就像辦公室在搞曖昧,大家都看得出來。」瑪麗直呼:「好多神秘秘密在電影細節裡,真正要封口的是剪接師。」

▲▼ 許瑋甯、黃健瑋《麻醉風暴2》劇照。(圖/公視提供)

▲ 許瑋甯、黃健瑋《麻醉風暴2》劇照。(圖/公視提供)

談及剪接指導工作的孤獨感,廖慶松回憶,當年公司嫌楊德昌《海灘的一天》長度太長,但楊德昌直喊「我不會剪」就離開,廖慶松說:「就剩下我一個人,重點是我也不會剪, 我就跑到外面,看著月亮流眼淚。」他還曾經有段時間早上剪楊德昌《恐怖份子》、晚上侯孝賢《戀戀風塵》,兩位導演風格迥異讓他超錯亂。

廖慶松與導演侯孝賢合作46年,他透露,《悲情城市》劇本有2、300場,但侯孝賢刪去許多場次只拍了一半,他在剪的時候發現根本像「滿嘴缺牙」東漏西漏,詢問侯導為什麼不拍,侯導僅回「很囉唆,我不拍」,但廖慶松不能不把故事講清楚,於是用「唐詩」觀點來剪,笑說:「剛好侯導拍長鏡頭,我把每個畫面當詩來剪,李白、杜甫可以當我老師。」

▲▼侯孝賢《悲情城市》劇照。(圖/翻攝自2009金馬影展部落格)

▲侯孝賢《悲情城市》劇照。(圖/翻攝自2009金馬影展部落格)

廖慶松形容兩人互補,是理性和感性的完美平衡,他笑說:「過了30年我才突然開始緊張,我們已經30年了,有的夫妻也沒有30年,我們還會繼續做嗎?」也是因為侯孝賢,他後來開始當起電影監製,侯孝賢當時「騙」他:「你來做一下,可以看到張曼玉!」他說:「可以看張曼玉、梁朝偉、劉嘉玲,我就去了。」

《E!Studio藝鏡到底》4月10日下午5點30分於MOMO綜合台播出,並於「E!Studio藝鏡到底」社群平台同步上線。

小女孩化妝教學「粉撲貼額頭」 新潮用法網笑爆:那是護墊啦!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