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灼人秘密》預告首播!夏于喬詭異「趴地學狗叫」導演解密

記者林映妤/專訪

《灼人秘密》預告10日獨家在《ETtoday》大首播!《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與御用女主角吳可熙9度合作,共同編劇驚悚新片《灼人秘密》,電影更入選第72屆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趙德胤接受獨家專訪,分享幕後秘辛,包含預告中昆蟲代表的符號?夏于喬「趴地學狗叫」的獵奇畫面又從何而來?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獨家釋出,畫面相當獵奇。(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以下同)

請繼續往下閱讀...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題材靈感取自好萊塢「MeToo」運動,除了吳可熙主演,更找來夏于喬、宋芸樺助陣,3女相互飆戲,演技堪稱瘋魔。因題材觸及演藝圈性騷處境,《灼人秘密》也獲得歐美媒體關注,變得十分搶手,詢問版權的電子郵件就高達200封。

電影1分鐘預告充滿詭譎色彩,吳可熙飾演的「妮娜」從鄉下到城市追逐電影夢,卻因試鏡使自己捲入懸疑之中;夏于喬飾演的「3號」不時帶著詭笑,下一秒又轉為憤怒:「你這個賤人!」宋芸樺飾演的「Kiki」則陷入極度壓抑情緒,表面上乖巧順服,內心卻波濤洶湧。

▲▼《灼人秘密》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趙德胤的5個「秘密」

【其一】「狗」在《灼人秘密》是關鍵符號

記者(以下簡稱記):預告裡有兩幕演員像狗一樣狂吠,包含夏于喬趴地學狗的姿勢,看起來超級詭異!這些代表什麼?燈罩裡的蜥蜴、妮娜手上爬了蟑螂,令人想起《再見瓦城》那隻巨型蜥蜴,隱喻罪惡與錯誤,這些昆蟲也各自有含意?

趙導(以下簡稱趙):「狗」在這部電影裡是個非常關鍵的符號,包含年曆上是狗年、人學狗叫等畫面,裡面講了很多關於狗的東西,等大家看到電影就知道了,而這些都是可熙初期寫劇本時就有的。

電影有很多「虛實交錯」的部分,像是有人自殺、有人殺人;夏于喬罵她是賤人,或是山裡的那棟建築。每個角色也都會有她的黑暗面、善良面,昆蟲和環境就會對應出她的內心狀態,有的部分是幻覺,蟑螂、壁虎、蜥蜴每樣符號可能是她的陰暗面,代表她擔心害怕;有的部分是真實,但有些我不希望觀眾明確看出哪邊是虛、哪邊是實,所以拍起來非常複雜。

記:拍攝現場難道不會有人混淆嗎(笑)?

趙:有呀!我記得有一次4場景拍了10天,其中一場3個女生對戲就拍了2天2夜。我是導演當然很清楚自己在拍什麼,但因為虛實交錯、戲中戲太複雜了,會有工作人員問,所以現在到底是在拍哪場啊?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其二】比起男性,女性真的厲害多了

記:電影談了很多女性的面向,趙導在女性意識、形象等方面有做什麼功課或準備嗎?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3個角色各有哪些不同?

趙:其實我算是非常理解女性,對女性蠻熟的,因為我從小就在女生為主的家庭中長大嘛!我母親、大姊養家、養我們,我覺得世界上女性比起男性是更厲害的。像我拍《再見瓦城》,比起阿國,蓮青也有更大的野心和行動力去執行自己的目標。

《灼人秘密》講了很多女人的世界,我覺得女性很可愛啊,但又十分強韌。像我母親生了7個小孩,還能一邊維持家裡,有時她們處理事情的態度也比較親切、柔軟,能面對殘酷;男人就愛面子嘛,做錯也不講。雖然女生有的時候可能會想很多,一句話會有很多種解讀,比較敏感;像男生就不會多想,一句話就是表面上的意思。

不過女性真的非常厲害,男性可以做的事她們都能做,有時甚至做的比男性好多了。對我來說女性的3個形容詞就是,敏感、堅強、可愛。

在選角的時候每個角色我都面試了不下10個人,包括吳可熙的角色也是喔,當初她就說過這角色不一定要由她演出,但最後試了一輪還是決定是她。這3個女生非常不同,夏于喬可能演過《粽邪》吧,有把那種陰暗、陰冷帶到這部電影裡,但她不只有這樣,片中還有美艷的部分。宋芸樺一直都給人鄰家女孩的感覺,但在這裡完全沒有,她是一個成熟、深刻、飽含痛苦卻不能宣洩的人,有著刻骨銘心的感受,非常壓抑。

記:「他們不只摧毀我的身體,他們也要摧毀我的心」、「帶我走,到哪裡都可以」這些話在暗示演藝圈潛規則嗎?

趙:這些台詞也是一個秘密,看到電影才知道(笑)。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其三】36歲本命年,我頭髮都白了

記:這是趙導第一部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有任何驚喜、不能適應或感到新鮮的地方?電影既然虛實交錯,取景、拍攝方面有沒有碰到跟過去不同的困難?

趙:我只能說這次拍得很爽快!主要是成本6000萬,比起《再見瓦城》的3000萬已經是2倍,雖然拍攝天數也拉長到70天,但整體來說精緻很多、水準也拉高。以前要不是偷拍就是低成本,在泰國、緬甸還會拉肚子,工作人員也只有我,在台灣拍,衣食住行真的很舒服了!台灣拍攝最大的好處就是飲食很多元,便當可以挑5、6種!製片也打理得很好,我們組別的工作人員幾乎都是女生,女生在工作、生活上又很細心。

反倒是創作上不太順利,突破改變是很痛苦的。技術面的搭景、攝影運鏡不能很無聊,很多場景都是在實景裡再搭景,像我們是真的找一間Spa館再內部重新裝潢,因為有的畫面得「超現實」,所以很難施工,成本幾乎都花在這。

電影風格是驚悚懸疑,演員表演我又不要她們太寫實,拍攝現場我不會說這顆鏡頭好不好,會說「再拍一個看看」,她們聽了可能心裡壓力也跟著變大,每個人自我要求都很高。開拍前3個月我要她們做很多功課,包含看書、看電影、包水餃、學按摩,每一樣她們都要真的會。

試拍的那一個禮拜都很痛苦,像Spa館5分鐘一鏡到底的畫面,我不要有一秒讓觀眾覺得無聊,要充滿驚悚元素,所以和美術、攝影、燈光、演員都溝通很久,試拍畫面也完全沒用。第一次嘗試類型片壓力很大,去年我36歲,是狗年也是我的本命年嘛,我頭髮都白了!我也是最近才發現的,才要邁入37歲而已怎麼現在頭髮都白了呀?

▲▼《灼人秘密》導演趙德胤。(圖/國家電影中心)

▲《灼人秘密》導演、編劇趙德胤。(圖/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其四】我不要複製過去的驚悚片

記:可熙提到一開始你連她的劇本都沒看,後來轉變為想要合作的契機是什麼?在共同編劇上2位有沒有意見不合的時候呢?

趙:她寫的時候是2016年初,當時我沒想太多,因為很多人都說要寫劇本,但很少人能真正寫出來。後來她加入「MeToo」元素,我覺得是很原創的東西,它很類型,一點都不寫實,是很神奇、戲劇化又超現實的驚悚片,所以就很想拍出來給大家看。我們也有意見不同的時候,頂多是我提出意見她回去修,不過基本上更動的地方不多,劇本有大概6、70%是原本的樣子。

我也是第一次拍驚悚片嘛,開拍前看了很多希區考克的作品,或是義大利早期女性驚悚電影,《追殺比爾》、《鬼店》那樣的類型片也看,大部分都是我看過又重看的,藉此獲取靈感、旁敲側擊一下,總共看了5、60部吧!

記:電影有很多隱喻,觀眾會不會難以入口呢?

趙:其實不會,我過去的作品比較寫實,《灼人秘密》第一是它更戲劇性、更好懂、更類型,它會讓觀眾每一分鐘都想知道秘密;第二是我不想複製過去的驚悚片,我要讓觀眾重新體會驚悚、推理和懸疑。觀眾第一次會看懂99%,它一層一層、不落俗套地抽絲剝繭,劇情跑得很快,最後有個大秘密。但整個故事線還是有小秘密的,不是符號引喻,而是小細節有前因後果,看第二次會發現10個彩蛋那樣的概念。

▲▼《灼人秘密》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其五】讓我睡覺吧

記:這次去坎城最期待的是什麼?你會如何介紹《灼人秘密》這部電影給還未接觸到的觀眾與網路讀者?

趙:入圍「一種注目」單元受到大家肯定是很開心,但我去坎城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每天睡覺就好,什麼活動都不想參加啊(笑)!殺青到現在都還在弄後製,12號要交給影展,我每天都睡5個小時而已。林強幫我做音樂,他做了58首最後只用了13首,我都怕他以後不想跟我合作了!(打槍林強老師的原因?)有些東西我不要刻板的驚悚,他自己也希望有原創的台灣元素,來回討論就從去年11月27日弄到今年5月2日了。

我想告訴所有觀眾,預告只是冰山一角,95%都還沒出現,最大的秘密在電影裡!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