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吳可熙《血觀音》洗禮成精!爆料夏于喬片場崩潰痛哭

記者林映妤/專訪

《灼人秘密》預告10日獨家在《ETtoday》大首播!《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與御用女主角吳可熙9度合作,共同編劇驚悚新片《灼人秘密》,電影更入選第72屆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吳可熙自編自演,哭戲多到崩潰,她也爆夏于喬殺青後在片場直接痛哭,大家壓力都大到不行!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吳可熙瘋魔演出相當驚悚。(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以下同)

請繼續往下閱讀...

《灼人秘密》題材靈感取自好萊塢「MeToo」運動,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3女相互飆戲,演技堪稱瘋魔。因題材觸及演藝圈性騷處境,《灼人秘密》也獲得歐美媒體關注,變得十分搶手,詢問版權的電子郵件就高達200封。

電影1分鐘預告充滿詭譎色彩,吳可熙飾演的「妮娜」從鄉下到城市追逐電影夢,卻因試鏡使自己捲入懸疑之中;夏于喬飾演的「3號」不時帶著詭笑,下一秒又轉為憤怒:「你這個賤人!」宋芸樺飾演的「Kiki」則陷入極度壓抑情緒,表面上乖巧順服,內心卻波濤洶湧。

▲▼《灼人秘密》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吳可熙的3個「秘密」

【其一】經過《血觀音》洗禮後,演技成精

記者(以下簡稱記):預告裡你有各種哭戲、驚恐畫面,帶來一種強大的詭異感,好像又更突破之前作品的表演方式了?

可熙(以下簡稱熙):其實劇本在寫的時候就決定要朝驚悚詭異的方向,表演過程也變得更加辛苦。可能因為成本提高到6000萬,一場戲拍4天、50幾次都很正常,哪像以前《冰毒》10天就拍完了,這次要求更精準、專業。這次困難在我有很多哭戲,第1、2、3個take我都能馬上哭,但後面就開始進入恐怖期,我完全沒有眼淚!然後就開始躲去廁所啊、想外公去世之類,運用外界的力量。導演一旦放飯休息我就會自責,但休息過後回來我就又能哭了。

記:趙導有覺得你的表演方式更進步了嗎?和動物對戲應該是特效?

熙:有啊!之前我拍《血觀音》嘛,他覺得楊雅喆導演的訓練非常棒,能感受到戲劇性的起伏,我的表情也越來越多,學會收斂放鬆,程度上的拿捏更游刃有餘,聽到他這樣說覺得很開心。

《灼人秘密》裡蜥蜴、蟑螂想表達的意象不像《再見瓦城》的巨蜥,不過這個等大家看到電影就會知道。這次我和蜥蜴、蟑螂沒對到戲,有些動物是真的,只是要後製合成到我身上,演的時候必須靠自己想像,但導演又不要我反應太大,呈現一種微妙狀態,不要明顯感覺看到的是什麼,不要太多驚恐,但又好像只有我看得到,所以非常困難,光那個take拍了10幾次了!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其二】三女輪流崩潰,殺青忍不住大哭

記:這是第一部和趙導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感覺如何呢?首次和夏于喬、宋芸樺合作,哪幾場令你感到驚豔?看到預告裡夏于喬學狗叫的畫面真的嚇壞了…她們2人演繹的是你的人格?

熙:首先,真的很興奮可以在台灣拍,最大的原因就是收工都可以回家(笑)!

再來,其實學狗叫等等的劇情都在劇本裡面,「狗」在這部電影裡面是很重要的關鍵,所以夏于喬、宋芸樺她們讀完劇本應該壓力都很大。大家拍攝時都戰戰兢兢,事前也做了很多功課,在現場我和夏于喬幾乎沒有交流,雖然我們的角色有對手戲但不熟;宋芸樺類似我的閨蜜,和她互動比較多。

學狗叫那幕是夏于喬的最後一場,拍完殺青後她就崩潰了,直接在片場大哭!應該是壓力終於可以宣洩,她忍不住哭了。宋芸樺也不是照著她原本的表演方式,有很大的突破。我的部分有虛實交錯的劇情,導演要我用沒有痕跡的表演方式,有時又要極度驚悚,兩者有技巧的交換使用,我在電影大概有10幾種不同角色。

有一場戲我要演「我很不會演戲」,必須表現出演技青澀、不知所措的樣子,其實難度很高,因為有的時候我會不小心太熟練,就不是導演要的。另一個辛苦的點是要去學包水餃、學潛水,我拍完《灼人秘密》都不知道吃了幾百顆水餃,殺青後的確不太敢碰了。

然後,她們2個都不是我的人格,她們是真實存在的人。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其三】我希望觀眾感受到追夢的撕心裂肺

記:《灼人秘密》的創作過程?後來和趙導怎麼修改劇本呢?

熙:最原始的劇本是紀錄演員學表演,那時其實不太敢拿給趙導,他有說「先寫出來再說」,根本連看都沒看!我也就沒再提了。後來好萊塢開始「MeToo」運動,讓我很有靈感,在有主架構5、60%的情況下,2、3個禮拜就寫完,馬上寄給趙導。結果他看完後覺得很原創,他很有興趣,我們就約時間針對架構討論。

修改過程他只給大方向,例如說中段妮娜到底有沒有回家,轉變出很多不一樣的版本,但小細節例如台詞等基本上都沒動,劇本保留了原本的6、70%。我們總共修改了10幾版,他每次給我意見,我就回去花1、2個禮拜改,雖然順利但壓力也很大,因為我那2個禮拜都是閉關的。

很多戲都是放進我自己的真實經歷感受,事件、人物在寫的時候我會改掉、捏造,但心境上是真實發生過的。

記:同時擔任編劇和演員有沒有困難的地方呢?

熙:就是趙導自己很想加戲啊(笑)!不是說他要幫自己加啦,是希望可以讓飾演導演的施名帥有更多空間可以表現,因為我寫了很多演員的心情嘛,但導演的部分就比較少,他可能想幫「導演」這個角色多說一點話吧!

記:以編劇身分入選坎城影展,心情應該非常激動吧?

熙:身旁人有提醒我看公布入選直播,聽到評審唸出不太標準的中文「灼…人…秘…密…」我當下直接哭了!眼淚是完全無法控制的,我後來還笑說,這哭得前所未有的快,要是拍戲也這樣就好了!

記:這次去坎城最期待的是什麼?你會如何介紹《灼人秘密》這部電影給還未接觸到的觀眾與網路讀者?

熙:我希望大家可以體會到妮娜追求夢想的過程中,那種撕心裂肺、阻礙和困難,《灼人秘密》就是那個秘密是會燒傷、灼人、非常痛苦的,等電影出來會有很多東西可以讓大家討論。我很期待在坎城首映時觀眾的反應,也相信電影會讓很多女生以及追夢的人很有感!

▲▼《灼人秘密》預告,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灼人秘密》趙德胤、吳可熙、夏于喬、宋芸樺。(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鮪魚「屁股彈泳圈」偷用手 網批作弊揭黑歷史:在娛百也是!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