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與惡》導演林君陽解密「結局背影」含義讓人跪了

記者林奕如/專訪

《我們與惡的距離》引爆熱潮,觀眾看好看滿,尤其大結局最後一幕,法扶律師王赦(吳慷仁 飾)和精神科醫生林一駿(施名帥 飾)一起並肩走入法庭的背影,讓人印象深刻,甚至歪樓討論,林君陽導演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解析,這樣設計背後的含義:「象徵意義很強大。」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赦(吳慷仁 飾)替殺人犯辯護,第一集走出法院就被潑糞,就算社會大多數人,包括連老婆都不理解,他依舊堅持自己的理念,在最後大結局中,和精神科醫生林一駿(施名帥 飾)背影感動無數人。林君陽導演解析:「本來劇本上就有,對我來說那兩件制服是非常有象徵意義,法律跟精神站在一起。法律上可以處理是法治,但是在精神上,是法做不到的,必須攜手共進,這樣讓《與惡》點到這些題目,能有一點機會再往前走。」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林君陽執導《與惡》,故事從一起無差別殺人案件審判開始。(圖/記者湯興漢攝)

不只最後一幕讓人歪樓,王赦和林一駿在酒吧的Man’s Talk,明明是陽剛味十足對戲,但搭配音樂也讓人狂討論,林君陽導演對於網友歪樓,僅微微一笑:「大家...可能期待看到某些畫面吧。」他也說,其實原本呂蒔媛編劇設定是互毆,她用另一種角度理解男生,但他本身是男生,所以不太懂為何,笑說:「誰現在酒吧打架,我們還是會計較東西,但不會用拳頭,所以當初找場景,我說要找有投飛鏢等遊戲酒吧,就變成他們一起玩遊戲比拼。」

▲《與惡》大結局  。(圖/翻攝catchplay)

▲《與惡》大結局最後一幕引人討論 。(圖/翻攝catchplay)

林君陽導演過去執導《愛的麵包魂》、《我愛陳金鋒》、《愛情算不算》、《愛情白皮書》等,充滿愛的導演,這次接演《與惡》,名字就瞬間反差大,他笑說:「我也不覺得我多懂愛,當然戲劇都在講愛。那時候昱伶姐(製作人)找我合作,應該有想過這件事,為何要用過去拍軟調性題材導演,來處理這麼硬的題材,他們有所期待吧,可能一開始找我來,就沒有想要拍硬的東西,我們共識就是療癒。」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之前都是拍「與愛」戲劇,這次林君陽導演拍《與惡》。(圖/記者湯興漢攝)

「我想拍一部療癒的戲。」林君陽導演在一開始定調《與惡》就是如此,他說:「療癒是從愛轉化來的東西,我們一路談愛情、談人的感情,處理這些議題當中,能不能用談感情方式,談人跟人之間關係,互相關心互相關懷角度,去進入《與惡》的世界。」

▲▼《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林君陽導演坦言一開始做好被罵準備。(圖/記者湯興漢攝)

但一方面,他面對《與惡》劇本,又是以無差別殺人為題材,心裡其實做好被罵的準備,還跟老婆說:「我要做一部一定會被罵的片子。」他分析,劇本本來就很有爭議,有一點需要好好處理,也許當初預期是這樣,但中間可能會受到多因素影響,也許剪輯、音樂或是攝影等,「我們盡量保持中立,讓不同議題、不同面向被看到。」

▲▼我們與惡的距離。(圖/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發人深省。(圖/公視提供)

在特映的時候,有一位觀眾反應:「台灣觀眾準備好面對了嗎?」這句話讓他忐忑不安,「我最擔心就是這個。」但戲播出至今,一個月以來收到許多迴響,讓他很有感:「大家很敞開心房聊這件事情,不管是用不同面向去分析,還是去討論,台灣觀眾不是只有7歲智商。」

女神色誘三度!最後直接抓姦在床 Crazy Man 瘋男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