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版《與惡》殺人犯兒愛上被害者!「惡」的形式從來不只有一種

WONDERLAB 艾利斯

艾利斯,生活多由戲劇、音樂和文字三要素組成的女子。越忙越要看劇,聽歌,..

文/艾利斯

有人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韓劇《過來抱抱我》則是把加害者家屬與被害者家屬那道堅固的牆所隔出的距離,化簡為零。

▲韓劇《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你是怕反社會人格會傳染,所以才不敢看我的嗎?別擔心,反社會人格也不會像感冒一樣傳染給別人,所以不要對我這個加害者太殘忍。雖然我對被害者家屬來說,能做的只有贖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家常說「留下來的人要好好的活下去」,但同時也在對聽者貼上了標籤,標註著他曾經歷過的悲劇,然後有時再跳出來對他人的生活指指點點。尹羅武和吉樂園都是在這樣的環境當中長大,在一個作為加害者的兒子、與被害者的女兒的身分活著。但在這個身分之前,他們作為彼此的初戀,並且成為對方活下去的勇氣。

▲韓劇《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尹羅武(張基龍 飾演)為了贖罪,所以成為了警察,用自己的生命與罪犯搏鬥,保護弱小。而他的善良總是因為一句「殺人犯的兒子」所掩蓋。但是,尹羅武在面對受害者家屬的時候,不卑不亢地鞠躬道歉;面對記者與他人的提問及訕笑的時候,以平靜的態度解釋說明,是他能做的全部。

我依舊記得尹羅武在接受訪問的時候,主持人有好心的跟他說,要將他的臉打上馬賽克,藉此保護,但他直接地拒絕並且將自己暴露在公眾之下,因為這些年來的視線告訴他,他人異樣的眼光與議論,不會因為馬賽克而減少,甚至是會招致更深的怨恨。

▲《過來抱抱我》新演員卻收視狂飆:說出被害與加害者家屬心情。(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為了成為平凡的情侶,我們用了更大的力氣去包容與愛。

吉樂園(秦基周 飾演)因為目擊了父母受害而患上了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放棄名字、放棄學業與放棄朋友活著,最後只為了想要遵守與羅武的約定而活在銀光幕前。而在成為演員的這條路上,面臨到的就是他人憐憫的眼光與議論。可是她一點也不柔弱,她堅定的心意沒有因為外在的眼光而改變過,還記得在媒體披露她與羅武的新聞時,她對正在進行戲劇面試的製作商以及廣告商用堅定的態度來回應。

在劇中對於記者媒體的描述,也用兩種截然不同類型的記者來呈現,有著嗜血、為創造話題,可是最後被反噬的朴希英(金瑞亨 飾演);還有與羅武多次接觸之後,進而改變採訪的角度,更甚至成為最後解開被害者家屬心結的重要推手的韓智昊(尹智慧 飾演)。透過他們倆截然不同角度,其實也呈現了目前媒體現象。

▲《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不要期待加害者會有什麼戲劇性的轉變,因為他而讓自己原有的生活天崩地裂,懷著沒能守護自己心愛的人的愧疚感而自殺、一生就像被撕裂成碎片的人,請不要對他們做這個噁心的包裝。

還記得,韓智昊第一次採訪羅武的時候,她用著最煽情的話語詢問著羅武:「就算是犯下滔天大罪的犯人,他也是有人權的。如果沒有任何人給予理解的話,那這個社會以後還會產生其他的怪物。」而這段讓我聯想到《我們與惡的距離》當中王赦(吳慷仁 飾演)的立場。想要理解的本意不差,可是當她是個精神患者並且殺人了之後,他就失去被理解的權利了!

▲韓劇《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因為加害者他一個人,世界上產生了無數的被害者與他們的家屬,就算被害者們活在比他還要好環境當中,但也沒有一個人付出的努力比他少。那些人都是擁有能夠享有平凡幸福日常生活的權利的人,就因為加害者他在不幸的環境中生長,因為他可能是我們社會環境下所產出的怪物,所以應該要對他抱持著同情心與理解。那換個假設,因為有著殺人犯的父親,所以我直到現在都被當作是殺人犯的孩子而被他人指指點點。就環境來看,我也是充分地不幸了,這樣的話,如果我在這裡傷害了兩位,那我也可以得到諒解嗎?如果把自己想成是被害人後,想法有沒有立刻改變呢?」

羅武平靜地說出這番話的同時,令人感受到的不僅是他在這些年來獨自成長後所養成的強大心理之外,還有作為當事人最深刻的感受。話說的再漂亮,也不及一次的親身體驗。

▲韓劇《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這部戲的故事背景與人物設定可以說是悲傷的極致,但是在看的過程當中卻會不斷地被療癒。因為,在導演的畫面設定之下,除了殺人犯情節之外的每個畫面都用暖黃調色,明亮的設定讓人可以在觀看的過程當中,能夠清楚地看見每段劇情的背景。

編劇則是將羅武、羅武的媽媽、妹妹及哥哥,還有樂園跟哥哥,用著最積極生活的態度來讓他們面對悲傷。尤其在最後,羅武的哥哥成為樂園的哥哥告解的人這點,是最令人意外卻覺得最好的鋪排,因為他們不過是在不同環境之下的同路人,而促成唯一一次能對外人說出口的機會。

▲韓劇《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雖然外在的視線與言語不斷的刺激,但是羅武與樂園對彼此的心意都是不變的。還記得認識羅武的人都知道,販賣機前面是他最常停留的地方,更甚至在後來警局的茶水間當中放了樂園的人形看板,再再地呈現羅武沒有忘記樂園,更甚至只望向她;樂園更是在自己的家中就種了一株樹,代表著她的心中都有著羅武的位置,並且還是自己唯一能夠停留的港灣。

▲韓劇《過來抱抱我》劇照。(圖/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惡是培養來的,惡是選擇來的。

故事的結尾,最後讓羅武再次地將父親繩之以法,也將「惡」做了結束。《過來抱抱我》當中有許多「惡」的呈現,有殺人不眨眼的惡、有為了填補內心空虛而欺負弱小的惡、有媒體嗜血報導的惡、還有在良心譴責範圍內出賣同事的惡,有人說人性本善、也有人說人性本惡,而「惡」的形式其實也有千百萬種,不該作為定義人的唯一價值,因為它的生成是人在經過許多的抉擇後所形成的。

《過來抱抱我》它沒有教條,有的只是想要傳遞當人面對傷痛的方法。世界上的人對他們的印象是犯人的兒子、被害人的女兒,但是最終對他們來說不是惡緣,而是救贖。傷心難過的時候不是只有怪罪他人才能夠讓自己獲得解放,有時候就是只有等,等時間這帖藥發揮功效,而在過程中哭泣、躲藏或逃避都好,但要找到能支撐自己的勇氣。而一次次的擁抱,這傳遞溫暖最直接的方法,希望可以對受傷的人有所安慰。

(以上圖片皆翻攝自過來抱抱我官網)


本文由Wonderlab,艾利斯的追劇外一章授權提供

想成為韓星爆爆特約寫手嗎?歡迎投稿報名【韓粉圈圈】►看更多艾利斯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熱門新聞更多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