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男星罹2癌症「割舌保命」 重生7個月摸到腫塊…慌了

▲▼洪朝豐罹患舌癌、淋巴癌,割除舌頭重生又疑似復發了。(圖/翻攝自網路)

▲洪朝豐在《射鵰英雄傳》扮演裘千仞,是港劇熟面孔。(圖/翻攝自網路)

記者陳芊秀/綜合報導

58歲香港男星洪朝豐是港劇熟面孔,曾演過1994版《射鵰英雄傳》的 裘千仞,代表作還有《壹號皇庭》、《九陰真經》等劇,同時也是電台DJ。他2017年10月罹患舌癌,緊急做切脷手術保命,又發現癌細胞擴散到淋巴,人生跌到谷底時,甚至有過輕生念頭,所幸有前妻葉桂好細心照顧,不過11日深夜寫下長文,「我的癌病,是否已經,悄然,復發。」

洪朝豐2個月前發現右頸有腫塊,疑似癌症復發,「是從左邊轉移到右邊了嗎?我的心開始慌亂起來。是我嗎?是我嗎?」他目前和前妻同居,受到女方照顧飲食起居,如今陷入癌症復發的恐懼中,儘管害怕也要面對,檢查報告出來前,帶著家人到歐洲旅行。他寫下此刻心情,「如果醫生說,可以做手術。我會去做手術。如果說,已經擴散,不能做手術,我會尋找另類療法。倘若沒有療效,我會等待死亡,靜靜的。死亡,並不恐怖。死亡前的疼痛,才恐佈。我希望自己臨死前,免於這個折磨。那是一個,美好的願望。」

▲▼洪朝豐罹患舌癌、淋巴癌,割除舌頭重生又疑似復發了。(圖/翻攝自臉書/洪朝豐)

▲洪朝豐罹患舌癌、淋巴癌,割除舌頭重生又疑似復發了。(圖/翻攝自網路)

除了舌頭手術,洪朝豐9個月前左頸也動過手術,醫生曾說復發會在手術後1年或2年後,沒想到才過7個月又有疑似症狀。他發文後,臉書湧入上百位網友的祝福,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他透露左邊淋巴已經做了檢查,下星期才會知道報告結果,和前妻、孩子到歐洲玩得很開心,現在心情OK。

【洪朝豐臉書全文】

《是癌病復發了麼?》

我很快,便會知道,我的癌病,是否已經,悄然,復發。
如果醫生說,可以做手術。我會去做手術。如果說,已經擴散,不能做手術,我會尋找另類療法。倘若沒有療效,我會等待死亡,靜靜的。死亡,並不恐怖。死亡前的疼痛,才恐佈。我希望自己臨死前,免於這個折磨。那是一個,美好的願望。
做事,我喜歡期待最好,同時為最壞的狀況,作好準備。這樣,我便立於不敗之地。
害怕麼?也會害怕。只是,害怕,也要面對。雖然殘酷。
較早前,我是和前妻去了倫敦,探望兒子,然後,兒子帶我們去巴黎,玩幾天。今次旅行,前後兩週。昨兒才回來。
臨行前,我清楚記得,醫生的語氣,很嚴肅。他一共問了我三次,意思是說,是否更改出門日子,或者取消出門。這樣,就可以早點用粗一點的抽針,再次抽我右頸腫起的淋巴核的活組織,拿去化驗。因為上一次的抽針,只能抽到血液,沒有抽到活組織。然後,還要再多照一次超聲波。我問醫生:「如果是癌症復發,便可以早點做手術麼?」他嗯了一聲,點了一下頭。最後,我決定如期出門。就任由命運帶我去到那裏,便算那裏吧。
於是,我學習忘記危險。去到歐洲,就真的忘了這回事。挺微妙。每天活着,每天都過得很快。而我前妻玩得很開心。這很好。天氣也很不錯。逛了好些博物館。花開得很美,青草很綠。白鴿在飛。鴨子在池上游着。我們坐在石級上曬太陽,陽光明媚,後面是蒙馬特的聖心教堂,前面是巴黎全景,居高臨下,挺美。然後,去一家餐廳午餐,點了鴨肝醬,煎三文魚,還有意大利寬條麵。於是又閒逛,累了,找間咖啡店,喝個下午茶,坐在街邊,悠閒的,吃法式薄餅,喝咖啡,看着面前的行人,走來走去,百無聊賴,很寫意,很奢侈。
大約兩個月前,我突然發現右頸某處,腫了一塊。我心裏很害怕。怕的是癌症復發。記得醫生説過,一般復發,會在手術後頭一年,或者第二年。我是九個月前做的手術。會是我麼?會是我麼?除了舌頭的手術外,我左邊的頸項也做了手術。醫生取出二十四粒淋巴核,其中四粒,發現有癌細胞。今次,是從左邊轉移到右邊了麼?我的心開始慌亂起來。是我麼?是我麼?
終於,我去了政府診所,看普通科醫生。醫生確診是淋巴核的問題。她問我:「痛麼?」「痛。」「一般而言,如果裏面有癌細胞,是不會痛的。」她開了七天抗生素給我。一邊吃,疼痛減少了,但淋巴核愈來愈腫,由原來的一釐米,已經腫脹到一元硬幣那麼寛。我的心是愈來愈沉重了。
好容易,等到回醫院覆診那一天。耳鼻喉專科醫生,立即為我照超聲波,確診是淋巴核出問題之後,然後是抽針,九天後回來覆診,看報告。
抽針之後,腫塊奇異地縮小,不知為什麼。
我也沒有如坐針氈。日子過得挺快的。快要出門了,如果真的復發,我該怎麼辦?要取消行程麼?要麼?
覆診那一天,臨要出去,我輕輕跟前妻說:「我有點緊張。」她點了一下頭,表示明白。
去到醫院,醫生就說,上一次抽針,只抽到血。所以要再抽一次。他着我去私家醫院,自費做Pet Scan,那叫正電子素描,比起電腦素描和磁力共振,都要精確。是迄今以來,最精確的素描。於是,我在出門前兩天,去了私家醫院做素描。
Pet Scan除了昂貴,還是很隆重的素描。護士先是帶來一枝針,針筒很粗壯,很嚇人,然後,將帶有輻射的葡萄糖水,注入我體內。我以為劑量很大,原來劑量很小。一下子,整個注射過程便告結朿。我問:「為什麼針筒這麼粗壯?」「這是因為裏面的葡萄糖水有輻射,所以有特別的防輻射裝置。」「為什麼是葡萄糖水?」「因為不好的細胞會吸收葡萄糖水。」她說得比較含蓄。我猛然想起,聼人家說,癌細胞嗜甜,如此,她說的不好的細胞,就是指癌細胞了。然後,她又說,素描後六小時之內,不要接觸孕婦和兒童,因為我體內的輻射,對胎兒和兒童會有所影響。然後是,用完洗手間後,要將馬桶蓋蓋上,然後冲水兩次。護士知道我有點緊張,忙説:「別緊張,你體內的輻射,會隨着你的排泄,排出體外的。」之後,我在等候室大概等了一句鐘,相信是譲葡萄糖水有充分的時間,流通整個身體吧。然後,走進素描室。素描過程很快,大約二十分鐘。
如今,走到這一步,吉凶未卜,就看上天的意思了。我是將今天這一刻活好,就是了。便想,人世間,能夠健健康康,無病無痛,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已經很幸福。
此刻,我的心挺平靜的。

白沙灘、藍海洋...還有女神! 南韓正妹玩起長板像在「跳舞」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