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女射手奪奧運三金也被罵!一頭短髮開始燃燒安山的「厭男主義」

伍麒匡 Cyrus Ng 伍麒匡 Cyrus Ng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熱愛韓國的一名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從小就喜愛接..

文/伍麒匡 Cyrus Ng

東京奧運正如火如荼進行,最近卻因一名為韓國奪得三面金牌的選手而引起極大爭論。本應被國家表彰的她,卻因為一頭短髮而受到不少網民攻擊,現今爭議擴大至總統及政府部門也發聲。由此,如何反思韓國的性別問題?該怎樣理解此已變得相當複雜的問題?

▲韓國射箭安山。(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南韓射箭女選手安山奪下三面奧運金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該位女選手為20歲的射箭選手「安山」,她代表南韓出戰東京奧運,於混合團體、女子團體及女子個人中分別奪得三面金牌,破了奧運會多年來的紀錄。但她的佳績令部份網民翻查她過去於社交網站發表的貼文,認為她使用「厭男用語」,接著指控她為「厭男主義者」,在她的Instagram轟炸式留言及傳訊息要求她道歉,甚至要求取消她的金牌資格。

事件爭議擴大下,令安山本人在比賽期間都不禁說「好像不能再看私訊了」,連射箭協會都出面為她聲援:「請救救安山選手」。

►網民指控安山「厭男」的依據

最先遭受男性網民質疑的,並不是她在網路上發文所使用的用語,而是她的一頭短髮。此次代表國家出賽的安山以短髮形象示人及參與比賽,在奪得金牌後就引來網民留言,指控她剪掉長頭髮,有「主張自己是女權主義者」之嫌,甚至有仇男的色彩。

▲▼剪短髮錯了?20歲安山為南韓拿2面金牌 韓網怒轟「仇男」。(圖/翻攝自安山IG)

▲安山一頭短髮竟被轟「仇男」。(圖/翻攝自安山IG)

另外,有網民翻出她過去曾使用被激進女權主義者延伸意思的用語。例如她過去曾在Instagram發表限時貼文時,使用「五兆五億」(오조오억)、「Oong Ang Oong」(웅앵웅)等字眼。其實兩個用語均是網路流行語,後來才被衍伸為厭惡或諷刺男性的字詞。

前者「五兆五億」源自於《PRODUCE》系列選秀節目,本意為「很多」,後來被女性主義團體延伸使用,諷刺男性精子數量過少;後者「웅앵웅」則是一開始網友用來諷刺很吵、不喜歡的電影音效詞彙,意指「不想聽的聲音」,但後來也頻繁地被女權團體使用,變成代表不想聽男性說話的意思。

而面對上述指控,即使安山曾解釋自己剪短髮「只是因為方便」,仍難以平息過度激進的網民情緒。隨著謾罵及人身攻擊越發嚴重,許多網友紛紛湧入安山Instagram要求本人解釋及道歉,甚至有網民更要求取消她奧運得獎的資格。

►「短髮=厭男?」韓國極端男性主義激進女性主義的「相輔相成」

現在女性剪短髮已不是罕見的事,以往「女性必須留長頭髮」的價值觀,都已經被評不合時宜。不過在韓國,不少人都會認為此國家是「繁華背後的保守守舊國度」,因性別議題一直成為極度敏感的問題,在提倡性別平權的背後,「女性主義」一直被大多數韓國人定性為「貶義詞」。

▲▼剪短髮錯了?20歲安山為南韓拿2面金牌 韓網怒轟「仇男」。(圖/翻攝自安山IG)

▲即使安山解釋剪短髮只是方便,依舊被攻擊。(圖/翻攝自安山IG)

韓國社會上對於性別的討論仍困於「二元對立(binarism)」的框架,例如不少人對「女權」或「女性主義」感到反感的原因,就是認為「支持女性,就是反對或憎恨男性」。這論述變成了意識形態後,不少人就會相信女性主義並未帶來真正的性別平權,從而形成「仇女」、「厭女」文化,把所有無論支不支持女性主義的女性,都視為可任意嬉弄及恥笑的對象。

但韓國確實有激進女權主義者的團體,他們會於網上發表嘲笑男性的言論,或以不同用語諷刺男性 (包括上述兩個) ,與極端男性主義者的行為如出一轍。當然,談論誰先有此文化,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但在韓國,兩者之間起了「相輔相成」作用,將男女之間的分歧擴大。

在他們人標籤女性主義者為「厭男」下,極端男性主義者有多敏感?只要看他們對於「厭男女」的定義,就能略知一二,大至參與平權的社會運動,小至女子大學出身及留短髮等都可以被定義為「厭男女」。而安山正好中了這兩點,因而成為了他們針對的中心。

►從「手指辱男」事件到安山,極端男性主義者之玻璃心?

有人或許會認為,這件事證明了韓國男性「玻璃心」,只要有一個動作或言行影響到男性的尊嚴,就會大動肝火。另一與「安山事件」相類似的情況,就是今年多次出現的「手指辱男」爭議。

▲JaeJae百想藝術大賞紅毯拿巧克力出來吃,手勢被指厭男。(圖/翻攝自YouTube/문명특급 - MMTG)

▲JaeJae百想藝術大賞紅毯拿巧克力出來吃,手勢被指厭男。(圖/翻攝自YouTube/문명특급 - MMTG)

知名網路綜藝女主持人Jaejae日前出席百想藝術大賞頒獎典禮時,以手指夾住擺出吃巧克力的模樣拍照,然而這個手勢被網友指認與極端女性主義論壇Megalia的Logo非常相似,本身該手勢是食指與拇指分開一點,像是指出3cm左右的長度般,因此被那些偏激團體指控是在諷刺「男性生殖器只有這麼短」,因而在網上引起極大爭議。

看似是「韓國男人玻璃心」的背後,實情是長年以來父權制度下誕生的,父權一方面強調男性的崇高地位,同時也賦予了男性保住該位置的義務及期望,例如社會上則期望男性能夠成為家庭經濟支柱,或者形象上要陽剛及保護女性等,這些同時也對男性造成壓迫。所以對於女性主義提倡的「解放父權」思想,反倒令他們出現逆向思維,認為是在進一步欺壓男性,造成更嚴重的兩性對立。

►事件如何燃燒至政界...連總統文在寅都看不下去要發聲

安山事件的爭議持續擴大,至今仍成為韓國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之一。在「國家射箭協會」遭網民轟炸下,不少支持安山的網民也到該協會留言,希望聲援安山。韓國射箭協會7月30日也發表聲明,稱會盡力支持運動員,希望公眾不要再評論安山髮型,同時發表圖片聲援,盼大眾「救救安山選手」。

▲。(圖/翻攝自安山IG、射箭協會官網)

▲射箭協會官網盼大眾「救救安山選手」。(圖/翻攝自射箭協會官網留言板)

不止是體育界,總統文在寅、政府部門及國會議員也回應。文在寅早前在社群網站上讚揚安山的表現為國家爭光,指她在射箭個人賽決賽中「放飛了金色箭」,創造了奧運會射箭歷史上首位、夏季奧運會韓國選手首次奪得三面金牌的新歷史。

文在寅更指,「一個人的偉大成就背後,有反覆的訓練和極其孤單的孤獨感,有時還要與過度的期待及歧視作鬥爭。」像是回應上述短髮的爭議。他還間接批評部分人提出的女權爭議,「如果大家對彼此的生活充滿感情,絕不會貶低汗水和努力的價值」。

而在政界方面,進步派則表明支持安山及性別平權,並批評在野黨等政客對事件噤聲,更有想擁護「厭女主義」的傾向。執政黨共同民主黨最高委員白惠蓮則就事件一事指出,對於誹謗選手的行為,文化體育觀光部、女性家族部、大韓體育會射箭協會等應該積極出面保護選手,批評網民思想狹隘,更指外國媒體並不是報道韓國選手不屈不撓的鬥志和努力,而是大肆報道安山在網上遭受欺凌,形容令國家丟臉。

▲南韓射箭選手安山。(圖/達志影像)

▲安山奪牌反而出現負面報導。(圖/達志影像)

►韓國「兩性對立」的局面會有改變的一天嗎?

安山事件再一次證明了韓國在性別議題上仍落後於不少國家,對於男女的壓迫只有持續,並沒有緩和的跡象,同時令更多極端及激進主義者將性別平權思想扭曲成反對或憎恨另一方,從而未能重回理性的討論。

在性別議題上防止二元對立,在平權運動上宜多方面考慮實際情況是無比重要。作為權力中心的政府理應撥亂反正,將已引伸至社會地位及權力問題的性別議題訴諸公論,讓大家更理性地進行探討,而且更應從制度上改變父權帶來的欺壓。

目前極端女性及男性主義者試圖「以暴制暴」,結果造成更大的暴力,對雙方均沒有任何裨益。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伍麒匡 Cyrus Ng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熱愛韓國的一名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從小就喜愛接觸文字,還有不同的語言文化。韓流文化令韓國成為我第一個深入研究的國家,不止韓流,還有政治、社會風氣、經濟、文化等都是研究領域。「做自己」是我一直以來的格言,無論社會變得有多壞,我都會堅持做自己,並為自己的研究及興趣驕傲。請鎖定粉絲團【伍麒匡 Cyrus Ng】►看更多伍麒匡 Cyrus Ng專欄文章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分享給朋友:

女囚犯臨盆哭喊5hrs沒人幫忙 獄警、護士冷眼看「嬰兒滑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