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俊英監獄→法院作證「勝利性交易」:看過他拍的3張女生裸體照

記者吳睿慈/綜合報導

南韓團體BIGBANG前成員勝利自2019年爆出性交易、海外洗錢、賄賂等罪名後,近期又被指控2015年教唆打人,隨著他入伍服兵役後,案件全數交由軍事法庭審理。該案件26日進行第11次軍事審判,軍警要求正在蹲牢飯的鄭俊英以證人身份出庭,在經過1個小時多的開庭,鄭俊英認罪性交易,並表示是透過勝利熟識的某位媽媽桑進行性交易。另外,他也承認看過勝利在群組裡面上傳3張女生裸體照,且照片角度像是勝利親自拍下。

▲▼鄭俊英監獄→法院作證「勝利性交易」:看過他拍的3張女生裸體照。(圖/中國視覺CFP)

▲鄭俊英26日以證人身份出庭,他認了自己性交易是透過與勝利熟識的媽媽桑介紹,也在群組裡看過疑似是勝利拍下的3張女生裸體照。(圖/中國視覺CFP)

鄭俊英26日以證人身份出庭,他是在香港某個頒獎典禮認識勝利,再透過勝利結識被指為牽線性買賣的人柳仁碩,不僅如此,他與曾在Club Arena任職MD(類似接待客戶的職位)的金某(Burning Sun事件核心人物)是好朋友也曾是室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檢方先從2015年勝利、柳仁碩牽扯的性交易案件,以及近來又被指控教唆打人的案件問起,鄭俊英多數含糊帶過表示「太久以前的事不記得了」,但他自首認罪是透過勝利熟識的某位媽媽桑進行性交易,以及提到勝利在某次聚會結束後,勝利說要送「禮物」給柳仁碩,勝利的律師便反問「勝利說要送禮物給柳仁碩,然後那個禮物代表是性交易的女生,這點你怎麼知道?」鄭俊英小心翼翼地回答,是通過在Club Arena任職的金某得知訊息內容「但現在記憶有點模糊了」。

審判中,檢方又再度向鄭俊英提問「2016年6月包含鄭俊英在內的聊天室裡,勝利上傳了3張女生的裸體照片,你說你有看過,而且好像還是勝利親自拍的,你還記得嗎?」鄭俊英簡短地坦言「好像是那樣」。

▲▼鄭俊英監獄→法院作證「勝利性交易」:看過他拍的3張女生裸體照。(圖/中國視覺CFP)

▲鄭俊英、崔鍾訓認罪性侵服刑中。(圖/中國視覺CFP)

另外,庭上還提及勝利2015年涉嫌教唆打人的嫌疑,檢方同時上繳了CCTV的影片當證據,鄭俊英都是回答「不太記得了」,他僅表示「只記得後來停車場有飆髒話以及高聲叫囂的聲音,但詳細的情況我也不知道。」對於勝利涉嫌打給柳仁碩,透過柳仁碩教唆黑道打人一事,他的辯護律師反駁「那不是黑道,只是保鑣。」而CCTV上還出現了女演員牽涉其中,勝利辯護律師對此回應「那是為了歡送女演員的場合」。

勝利現涉嫌性交易、海外洗錢、慣性賭博、偷拍、私吞公款、教唆打人、違反性暴力處罰法、違反食品衛生法等8宗罪名,隨著他入伍當兵,審判也全數移交給軍方處置,目前仍未有最終結果。

分享給朋友:

接地氣判決!台南美食法院認證 老翁下班吃鹹粥遇車禍「算職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