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我做主」竟很困難!雪莉喚起韓女意識:要活得像她一樣

伍麒匡 Cyrus Ng 伍麒匡 Cyrus Ng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熱愛韓國的一名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從小就喜愛接..

文/伍麒匡 Cyrus Ng

南韓藝人雪莉(本名崔真理)離世已有一年,死時只有25歲。雪莉在南韓社會的存在,與其他同齡的女性偶像稍有不同,她被認為是「惹是非精」,或者被批評在舞台上沒有盡全力。在她公開戀愛或在節目中罵人,甚至支持「No Bra(不穿胸罩)」運動被留下數萬個惡評,但在女性團體而言,雪莉是她們學習的對象,她們正面對著她留下的「裂隙」。

▲雪莉。(圖/CFP)

▲雪莉逝世已經一周年。(圖/CFP)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人生就該像雪莉」,這是雪莉在世時,20多歲的女性中流行的口號,也是一年前她突然離世時,不少年輕女性感到絕望和憤怒的原因。10月14日是她去世一周年的日子,10月13日接受《韓民族日報》採訪的20多歲女性皆異口同聲地表示:「她讓人超越『我』,而想到了『我們』。」

基本收入黨發言人申敏珠(音譯)表示,雪莉讓她發起了一場「No Bra」運動,因為雪莉是第一個將胸罩說成「裝飾品」的女藝人。後來申敏珠因相關運動接受​​媒體採訪後,網上開始出現數以萬計攻擊她的惡性留言,不僅品評其外貌及身材,甚至威脅說殺掉她。

▲雪莉引發女性團體團結。(圖/翻攝自韓民族日報)

▲雪莉之死讓南韓女性團體更加團結。(圖/翻攝自韓民族日報)

申敏珠表示,沒想到「我的身體、我的人生由我做主」這種理所當然的宣言,會帶來這樣的痛苦。她也恍然大悟不只她一個人生活在這個光「雪莉沒穿胸罩」的關鍵字,就能連續48小時佔據實時熱搜榜冠軍的國家生活,雪莉也曾經在這樣的社會下度過,所以感到特別抱歉。

去年4月,南韓憲法法院裁定墮胎罪違反憲法時,雪莉曾支持說是「光榮的一天」。25歲大學生元某表示,一直感謝在女性話題上公開發聲的雪莉,比起把雪莉看成一個藝人,她則視雪莉為一位對圍繞在女性身上的壓迫和歧視反應特別敏感這一點的同代人,從而對她產生認同。

「韓國年輕女性是『二等公民』」,元某透過雪莉意識到了這一點。她表示,雪莉因為稱呼演員李星民為「星民」,遭到網民辱罵說不禮貌,而且在節目中也看到過其他人對雪莉的行為挑三撿四,令她感到很孤獨的感覺。元某直斥媒體將雪莉描寫成「有問題的人物」,並指問題不是雪莉,而是這個社會。

元某也說,雪莉離開後,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旁觀者」。即使沒有作為女權主義者而鬥爭,而是試圖以雪莉的和平方式改變世界,如今已經成為熱門話題,她也下定決心之後會與其他人團結起來。

▲雪莉身材走樣。(圖/CFP)

▲雪莉曾為女性發聲。(圖/CFP)

而30歲的上班族李某嘆息指,過去一年,南韓社會絲毫沒有改變,雪莉離開後,搜尋網站娛樂新聞不再開放留言功能。但今年8月,一名女偶像因為穿了寫有「女權主義者」字樣的衣服而被辱罵。她指留言消失後,雖然可以不必一一確認主動去回應,但譴責的氣氛似乎沒有消失。她直指,社會的不變令人厭煩。

24歲的女性團體「大家的女權主義」代表金藝恩表示,「我們必須反思我們加諸在雪莉身上既定的慾望」。她指雪莉個性很立體所以特別讓人喜歡,因為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她坦然地生活的樣子給了她們很大的力量。她引述雪莉離開前的兩個多月,曾在Instagram上傳了一封親筆信,內容為:「我覺得人生之路不是我一個人在走」。

1年過去,金藝恩也有類似的想法,「現在知道了團結真的很重要,現在看到那些走在跟雪莉一樣路上的女性,一定要給她們加油,即使不會成為很大的力量,也要告訴她們:她不是一個人在走。」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伍麒匡 Cyrus Ng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熱愛韓國的一名研究者,同時也是一名作家,從小就喜愛接觸文字,還有不同的語言文化。韓流文化令韓國成為我第一個深入研究的國家,不止韓流,還有政治、社會風氣、經濟、文化等都是研究領域。「做自己」是我一直以來的格言,無論社會變得有多壞,我都會堅持做自己,並為自己的研究及興趣驕傲。請鎖定粉絲團【伍麒匡 Cyrus Ng】►看更多伍麒匡 Cyrus Ng專欄文章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店貓趴透明板攤開整片肥美肚皮 2樓「死亡凝視」監視奴才催放飯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