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做錯事就被毒打! 劉薰愛童年「怕到憂鬱流鼻血」淚崩:我害怕死亡

記者林彥君/專訪

劉薰愛過去以模特兒出道,近4年透過閨蜜介紹到上海做設計師,偶爾會接活動,在演藝圈幾乎消失4年的她依然亮麗,不同的是她不再壓抑自己的情緒,劉薰愛笑說:「我要放飛自我!」劉薰愛的童年並不快樂,有些憂鬱甚至被阿姨懷疑有自閉症,她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回想過去不禁淚崩,哭花了臉連假睫毛都掉了,模樣令人心疼。

▲▼劉薰愛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劉薰愛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劉薰愛說父母實行打罵教育,被打是家常便飯,爸爸以前做裝潢,家中擺放的木條成了爸爸打她的工具,「有次我的註冊單放在口袋忘了拿出來,在洗衣機被攪爛,其實再拿一張就好,但爸爸就把我毒打一頓,我爸要我自己選一根木條,就像學務處的主任一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劉薰愛透露自己的數學不好和家人有關,「我媽教數學時若不耐煩會反手拍,她問我『1加1等於多少?』我一直想,她手上戴著婚戒一個反手拍,我就流鼻血,小時候在家聽到爸爸的汽車聲,知道爸爸要回家了,會感到憂鬱。」

▲▼劉薰愛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劉薰愛近期將重心轉往上海。(圖/記者湯興漢攝)

晚上9點電視的報時廣告是劉薰愛最害怕的一幕,她說著說著突然掉淚,「爸媽規定我晚上9點上床睡覺,當時很怕爸媽看到9點的廣告叫我去睡覺,我好希望爸媽可以陪我上樓一直到我鑽進被窩,其實我每天晚上9點到12點都在哭,有時候會和自己講床邊故事『從前從前...』,從小就非常憂鬱且害怕死亡,我會哭著祈求外公不要死掉。」

▲▼ 劉薰愛專訪。(圖/經紀人提供)

▲ 劉薰愛談到外公落淚。(圖/經紀人提供)

▲▼ 劉薰愛專訪。(圖/經紀人提供)外公在劉薰愛當櫃姐時離世,在這之前外公是最疼愛她的人,沒辦法讓外公外婆看到事業有成,是她至今的遺憾,「幼稚園以來都是外公接我回家,外公陪我睡午覺,我很黏外公,會一起外出買叭噗冰,去書店逛時外公會買紙娃娃給我玩,我在衣蝶當櫃姐時外公離世。」

▲▼劉薰愛專訪。(圖/記者湯興漢攝)

▲劉薰愛過去以模特兒出道。(圖/記者湯興漢攝)

她有個相差8歲的弟弟,原以為弟弟出生後會多了陪伴,不過爸媽特別疼愛弟弟,讓她很不是滋味,「他們很寵我弟,讓我覺得自己是撿來的。」她想到以前弟弟很淘氣,會趁她不在時拿筆畫亂塗鴉,她向家人告狀,家人反而覺得弟弟的行為很可愛,劉薰愛笑說:「我小時候都會偷偷詛咒他們!」

▲▼ 劉薰愛專訪。(圖/經紀人提供)

▲劉薰愛近期鮮少在螢光幕前露面。(圖/經紀人提供)

▲▼ 劉薰愛專訪。(圖/經紀人提供)劉薰愛說小時候在家很自閉,阿姨還曾懷疑她有自閉症,不過劉薰愛在學校反而很活潑,自在地做自己,上學反而是她釋放壓力的時候,她會大方和老師對答,表演欲也漸漸被激發,成為日後助理主持人的基礎。劉薰愛沒忘記自己的演藝夢,現在平時擔任設計師,有空會接活動模特兒,近期也籌劃要拍戲,她甜笑說:「台灣的工作歡迎找我唷!」

▲▼劉薰愛。(圖/劉薰愛提供)

▲▼劉薰愛出道後媽媽以她為榮,將她的藝術照掛在家中。(圖/劉薰愛提供)

▲▼劉薰愛。(圖/劉薰愛提供)

迪麗熱巴講「維吾爾語」 影片曝光秒融化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