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強「坐下寫歌起身竟天亮」 自認易分心..僅音樂堅持12年

▲▼歌手廖文強專訪。(圖/記者季相儒攝)

▲廖文強做音樂12年。(圖/記者季相儒攝)

記者盧薇淩/專訪

歌手廖文強推出新專輯《活著是對命運最好的反抗》,他在樂壇載浮載沉10年,獨立製作音樂,最終等到簽進何樂音樂,和田馥甄、信成為同門,音樂成績逐漸被看見。說到對音樂的熱愛,他說:「我曾經覺得這輩子就做這件事了。」從來都不是能專心的人,他回憶大三時開始創作,從坐下來寫歌到起身,一剎那已經天亮,他才突然驚覺,只有音樂能讓他不論花多少時間,都累此不疲。

▲▼歌手廖文強專訪。(圖/記者季相儒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廖文強推出新專輯。(圖/記者季相儒攝)

廖文強說,「我很容易分心,無法專注做一件事太久,從唸書時候就是。但大三某天晚上寫歌,午夜坐下來開始寫,弄完歌起身居然就天亮了,中間沒有休息,這過程中我不覺得久,我可以一直做、一直做,沒覺得累跟痛苦。」雖然在獨立音樂時期苦撐12年,但廖文強說,「我其實沒有覺得自己熬很久、很難熬,這麼多年我很務實,只會看作品有沒有比上一個更好,我知道自己在進步,但一直慢慢更好。」

不過廖文強也坦言,剛開始創作時得失心很高,推出首張創作專輯那年,他苦等金曲獎入圍名單上出現自己,「公布當天我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去附近的土地公廟看直播,一直沒聽到自己的名字,到最後直播結束都在上字幕了,才發現真的沒有入圍。」當天非常沮喪,廖文強拒絕旁人跟他說話,「我是會檢討自己哪邊做錯的人,原來挑戰某些東西,自己還差得遠,以前會很想從別人的嘴裡認同自己。」

▲▼歌手廖文強專訪。(圖/記者季相儒攝)

▲廖文強坦言剛開始得失心重。(圖/記者季相儒攝)

直到後來,廖文強逐漸知道自己的定位,每當想要放棄音樂,總會出現轉機及曙光,「我知道自己有什麼、人家要什麼,把事情做好最重要。」在做音樂第8年時,為了專輯推動「盲籌」計畫,亦即歌迷要在完全沒聽過音樂時,就要付費支持,原以為高難度門檻難達成,沒想到集資順利破40萬,是令人振奮的轉機;後來陸續接到跟樂團合作、創立手寫字體,在每一個覺得快撐不下去時刻,總有希望突然出現,支持他一路走到現在。

簽進何樂音樂以前,廖文強獨立製作12年,他收過情緒低落的網友反饋,「他說他遺書都寫好、自殺很多次了,聽到我的歌救了他,這些一直都對我來說很重要。」就算寫歌無法讓他買房、轉大錢,「但有救到人,救了一條命,就覺得可以繼續做。」

▲▼歌手廖文強專訪。(圖/記者季相儒攝)

▲廖文強收到網友反饋,支持自己繼續創作。(圖/記者季相儒攝)

廖文強新專輯《活著是對命運最好的反抗》,主打歌曲是《我敢活著(又怎麼會害怕死亡) 》,不管專輯概念抑或歌曲名稱,緊繞著「活著」主題,聊起刻意強調的原因,廖文強說:「前陣子突然覺得,好好活著蠻有意義的,感覺社會上狀況很動盪,心很害怕不安穩。」也透過歌曲,傳遞再絕望的低潮,只要繼續活著,都會有反抗的機會。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