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翔怒批金鐘獎「像召妓」!看好安心亞得獎:下次要等更年期

記者林俐瑄/台北報導

喜翔今年因《阮氏碧花與她的兩個男人》入圍金鐘迷你劇男配,但他對金鐘頗為詬病,他認為,金鐘獎演員的參與度不高,整晚就坐在位置上,等待叫名,他形容那種感覺,讓他想到荷蘭櫥窗女郎,更批:「金鐘獎就是召妓。」

▲▼喜翔批金鐘獎像在召妓。(圖/記者林俐瑄攝)

喜翔批金鐘獎像在召妓。(圖/記者林俐瑄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演員去不去不是重點,每年都是綜藝節目的人在上面,演員去多難玩!」喜翔說,他之前去,都會溜出來,到外面的咖啡店坐坐,等到自己的獎項再回去,「坐在那裡等,不如去外面,喝咖啡、玩松鼠。」

他非常看好同劇安心亞奪下迷你視后,甚至當著角逐同獎項的謝盈萱面前說,「我看好安心亞」,他說,謝盈萱要入圍,明年都有可能,但安心亞的機會就比較少,「因為她的酬勞,大家要用她,都會把她當作花瓶美美的擺著,很少會有讓她發揮的角色。」

喜翔過去的預測都很準,他非常看好安心亞拿獎,因為片酬低,她仍盡所有努力,每天學越南話,讓他看了很感動,喜翔說:「安心亞這次不拿,下次機會要等到更年期。」至於迷你劇男配,他覺得「台灣不重視老演員」,應該是新演員會得獎,被問會是是元介嗎?喜翔心直口快說:「是元介不可能。」說完吐了舌頭,他認為應該是宋柏緯。

喜翔也建議,金鐘應該把單集的迷你劇跟六集、十集的迷你劇分開競爭。提到金馬獎,喜翔也不吐不快,「台灣演員真的拚不上大陸演員嗎?」嘆評審的評斷不太公平,「評審真的看得懂表演嗎?」最遺憾是《老大人》導演,以低成本做出高水準,卻連入圍都沒有。

分享給朋友:

奴才輕甩手想掙脫「無尾熊貓貓」黏人虎斑超萌奶音喊:想去哪!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