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韓國出戰奧斯卡外語片!《燃燒烈愛》關於信任與迷失

yeonhee 看電影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

文/yeonhee

버닝 // 燃燒烈愛 (2018)

主演:劉亞仁、史蒂芬元、金鍾淑

入選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並創下場刊評分的歷史新高紀錄3.8分(滿分4分),現在也被選為代表韓國參選第91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 — 由李滄東執導的《燃燒烈愛》,是部關於信任與迷失的電影。

《燃燒烈愛》。(圖/《燃燒烈愛》劇照)

老實說,這部電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析,虛擬與現實可以在你分析這部電影時不停地交錯穿梭,而在這裡我想分享我自己對這部既深奧又淺白的電影解析。

下文有雷!

電影裡女主角海美(金鍾淑 飾演)主張的「Little Hunger」和「Great Hunger」,可以說是貫穿全片的兩個宗旨。前者是生理的飢餓,日常生活裡的三頓溫飽;而後者則是人類的飢渴,懷抱著對未來未知的憧憬。而他們三人最執著的是「Great Hunger」。

鍾秀(劉亞仁 飾演)和海美像籠中之鳥,渴望自由,前者想擺脫因父親的關係,而回到故鄉幫忙打理畜牧場,並渴望成為真正的小說家;後者則想要擺脫卡奴的宿命,渴望能實實在在地去看世界之大;而Ben(史蒂芬元 飾演)則像翱翔飛鳥,反而渴望束縛,他想在過於自由自在的生活裡被囚起,並渴望藉由「焚燒溫室」來尋找歸宿感。

《燃燒烈愛》。(圖/《燃燒烈愛》劇照)

「只要忘記橘子不存在就行了。」

海美表演啞劇時的「忘記不存在」理論,紮實了前半段電影的真,也促進了後半段的虛。不過更重要的是身為觀眾的我們,想相信哪一個版本的故事,要相信「真實」還是「虛假」,抑或是兩者都不信?

貓咪真的存在嗎?它可能是真的存在,因為鍾秀在海美出國之後,天天反覆地到她家去添加飼料到已經空蕩的小碗。它也可能不曾存在,這只是鍾秀想要相信的偽事實。而第三種可能就是我相信的可能—Ben家裡出現的貓咪,就是海美的貓咪Boil。

海美嘴裡說的那口井存在嗎?可能存在,只不過現年的鍾秀記不起7歲時的記憶;可能不存在,就像海美媽媽和姊姊都否認海美跌落進井底的事件。

《燃燒烈愛》。(圖/《燃燒烈愛》劇照)

那Ben真的焚燒過溫室嗎?抑或是他口中的焚燒快感,只是他藉口殺人的幌子?他家裡的浴室櫃子所出現的女性飾物及配件,在我看來是Ben用來紀念每一名「焚燒祭典」女性的方法,而出現的化妝盒,則是送她們上路之前的最後儀式...

不過,看到最後,我的腦海則浮現了另一種想法。猶記得電影裡有隱約提到「隱喻」的這個說法,所以不禁有了那麼一個論點 — 這整部電影會不會是擁有作家抱負的鍾秀所寫出的一本小說?說真的,我不否定它成立。

《燃燒烈愛》。(圖/《燃燒烈愛》劇照)

貧富懸殊,明明相差就那麼6、7歲,卻過著一個天、一個地的生活。有錢人家(Ben)就算犯錯了也能以金錢來掩蓋自身的錯誤(在敘說焚燒溫室的事情時,Ben對鍾秀說「永遠都不會被抓的」),反觀鍾秀的父親則要為暴力行為付出代價。

聚會時,Ben的一個呵欠,宛如對世上所有事物都失去了興趣,唯一能滿足他的是以烈火焚燒溫室時的快感(抑或是另一個角度,殺人的快感),反觀身為低階人物的鍾秀和海美,每天都要勤奮打工,才能勉強過活,不過卻要付出放棄夢想和背負卡債的後果。

《燃燒烈愛》。(圖/《燃燒烈愛》劇照)

我很喜歡電影裡的一幕,也就是當海美吸了大麻後,在夕陽之下除去上衣翩翩起舞的模樣。有那麼一瞬間,她從生活解脫了,無憂無慮,以肉體接受彷彿一線生機及希望的晚霞。可最後,她哭了,現實把她從夢裡拉了回來。

劉亞仁給了我一個全新的感覺,讓我切切實實感覺到角色的孤獨與慾望,可以說是目前為止我看到最好的他。史蒂芬元和金鍾淑也毫不遜色,把其餘兩個角色掌握得很好,帶出了神秘與個性。

總得來說,所有事物取決於你相信的那一層面。只要你相信,所有的虛假都會變成真實;而如果你不相信,則一切皆空。這是難得一見的佳作,請一定要看。

(以上皆為《燃燒烈愛》劇照)


yeonhee
不是韓國人。只想把好電影介紹給大家。請鎖定粉絲團【Yeonhee's Film Diary】

想成為韓星爆爆特約寫手嗎?歡迎投稿報名【韓粉圈圈】►看更多yeonhee專欄文章

不要菜梗!天竺鼠直接「呸掉」 露出鄙視跩臉...網笑瘋:好機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