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獲得世界大獎的背後⋯廖人帥「我非常不開心」

記者許逸群/專訪

導演廖人帥(Leo)去年錯失金曲獎一度暴怒開譙,這行為讓許多人無法諒解,但是他真正在乎的,其實不是「一個獎座」,而是沒能得到台灣的認同。在他提出「玩畫」的概念時其實不被多數人看好,沒想到該作品奪下全世界各大獎項,成為許多人口中的台灣之光,不過,這些日子他並不開心。

▲廖人帥專訪▼。(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坦言榮耀過後的日子並不開心。(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從2004年開始拍攝MV,畢竟剛「出道」,當初得到的預算僅有2萬元,只好找朋友來客串,如同學生製片。他苦笑說,當時很克難,只能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拍攝。他透露,還有次在廢墟拍攝火海的戲,結果不小心釀成大火,所幸附近是大空地,沒有造成任何損傷。

▲廖人帥專訪▼。(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的創意通常來自生活周遭。(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的靈感多數來自周邊,某次看到有人在社群網站上分享名畫,他突然靈機一動、跳出框架,發現以前都是欣賞畫框裡的畫作,那麼畫框外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呢?便讓他發想出「玩畫」的概念,最終與張靚穎合作出《Dust My Shoulders Off》。

誰也沒想到這支MV奪下眾多大獎,包括美國電視節目界奧斯卡之名的「泰利獎」上抱回5項大獎,又獲德國紅點設計獎的殊榮,在世界各國可說是幾乎報名就得獎。厲害的不僅如此,這支MV的媒體曝光率更是驚人,歐美的報導在一個月內超過1千篇,甚至日本、韓國與印度等國家也都有報導。

廖人帥獲紅點設計獎。(圖/翻攝自YouTube)

▲廖人帥與張靚穎合作的MV奪下眾多大獎。(圖/翻攝YouTube)

廖人帥獲紅點設計獎。(圖/翻攝自YouTube)

廖人帥當初當然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成績,他坦言:「我給自己壓力很大,想要超越自己,我非常不開心,要超越那支片基本上不可能,十年可能也不會有。」 他開心的是當下獲得的讚許,但事後得到的是更大的壓力與痛苦。

讓他更失落的是,當國外已經肯定他後,他卻在台灣的金曲獎落榜。他感嘆地說:「什麼我會覺得金曲獎一定要給我?因為這個東西是華人有史以來最離譜、最不尋常的一個高度。」他接著說:「張三李四的MV真的非常好,不過我們的更好,不見得大家那麼認為,但這是我的自信。」

▲廖人帥專訪▼。(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對自己的作品充滿自信。(圖/記者屠惠剛攝)

在金曲獎後,廖人帥透過友人得知,他的MV作品在票選過程時得到「零票」,讓他不敢置信,也因此感到憤怒。他笑說,本來寫了篇文章要來分析,結果又刪除,認為大家不會想看,沒想到卻在洗澡時突然嘻哈魂上身,接著15分鐘寫出一首歌來譏諷金曲獎。

提到MV的拍攝過程,其實也不算順利。當化妝師開始塗張靚穎的臉時,才第一筆下去就發生過敏的狀況,讓廖人帥心想「完蛋了」,反觀張靚穎鎮靜地說:「沒關係,我們就幹到完吧!」廖人帥讚佩對方的敬業,說道:「沒有藝人會這樣給你搞的,沒有人會給你塗全臉,她是唯一一個願意為創意跟藝術犧牲的。」因這個提案有許多大牌歌手都打槍。

▲廖人帥專訪▼。(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往往用超出預算的成果來回饋客戶。(圖/記者屠惠剛攝)

廖人帥擅長用惡搞方式去解讀各種事物,自嘲說:「我一直都不被看好,沒有停止過。」但是也因此讓他更努力去做,拿到多少錢就做出超過那筆錢價值的作品,他堅定地說:「我拿多少錢絕對花光在作品上,要客戶相信你,就要把事情做好。」

他坦言對現階段的他來說遇到瓶頸,因太難再做出超越自己的作品,也因此對接手的案子更有個人想法,創意不被認同就不接。雖然這一路走來被許多人不看好,但是他充滿自信地說:「那我們來看,你的價值值多少錢?導演費直接量化,我們來比,不值錢就閉嘴吧!」

Baby唱周杰倫《雙節棍》 快嘴Rap甩棍踢腿超勵志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