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漾奶奶秀英文》喜劇包裝下的劇痛:你有勇氣揭開嗎?

彭紹宇看韓國 彭紹宇 Wenny Peng

1997年出生,政大外交系學生,從娛樂、戲劇、社會與各種觀察視角,與你..

文/彭紹宇

光看片名,你可能以為這只是一部講述老年人學英文趣事的喜劇片,當時我也是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進了電影院,殊不知整部片大反轉,講述的其實是至為沉重的慰安婦議題,也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樣一部好電影。

曾在看完《大佛普拉斯》後寫下「用喜劇包裝的悲哀更痛」,此片更是再次印證了這句話,直到看完電影才懂得為何它的英文片名取為「I can speak」,不只是單單形容敢說英文的勇氣,而是對於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和苦痛,不再迴避地直視早已千瘡百孔的內心,並且勇敢說出真相。

《花漾奶奶秀英文》海報。(圖/鴻聯國際提供)

▲《花漾奶奶秀英文》正式在台上映。(圖/鴻聯國際提供)

《花漾奶奶秀英文》(아이 캔 스피크, I Can Speak)劇情描述一位被稱為「鬼怪奶奶」的社區老太太羅玉芬(羅文姬 飾),因為總看不慣市民違規的壞習慣,無論大事小事都要向區政府申訴,這樣的性格讓她無論在社區居民或公務人員之間都非常不受歡迎。某天區政府轉來一名新職員朴民載(李帝勳 飾),也立刻遇上了她成天舉報的「挑戰」,不過同事間對於這位正義魔人仍舊敷衍應對、敬而遠之。

因為想與住在美國、不會說韓文的弟弟聯絡,奶奶開始學習英文,但身為一位高齡學生,與年輕同學吸收能力快速相比自然不足,甚至還被補習班以「會耽誤其他學生學習」為由辭退。因緣際會之下,她發現朴民載擅長英文,便拜託他作為自己的英文老師,朴民載起初雖頭痛不已,但了解奶奶學英文的初衷後,選擇助她一臂之力。

《花漾奶奶秀英文》劇照。(圖/鴻聯國際提供)

▲「鬼怪奶奶」纏著小公務員學英文。(圖/鴻聯國際提供)

全片前半部輕鬆詼諧,這對年齡相差40多歲的搭檔從不打不相識到後來種種可愛互動,實在讓人看了心情大好。然而正當我以為劇情發展會一路這樣下去時,突如其來的轉折讓我既驚詫又驚艷。

因為玉芬奶奶畢生最好的朋友罹患重病,短時間內迅速惡化的病情,讓她甚至連身旁的熟人都記不清。玉芬奶奶讀了她清醒時寫給自己的信,以及一名記者突然闖入傳達美國將舉辦慰安婦聽證會的消息,希望她能完成好友大半輩子都在努力奔波的心願,這才讓觀眾恍然大悟,電影前段所帶到她「不想再提」的那些事,原來是她的身分──二戰時期被抓到滿州,被迫成為提供日軍性服務的慰安婦。

《花漾奶奶秀英文》劇照。(圖/鴻聯國際提供)

▲「鬼怪奶奶」開朗外表下隱藏悲傷歷史。(圖/鴻聯國際提供)

她與好友便是在那兒相識的,曾共同度過生不如死的歲月,相較好友勇敢站出、呼籲國際正視歷史罪責,羅玉芬奶奶選擇隱瞞,於是種種悲苦都往心裡吞,不過否定自己的過去,就真的能夠全然遺忘嗎?好友重病是她轉變的契機,她接下了成為韓國被害者證人的任務,前往美國眾議院發表演說,此劇情為真人真事改編,羅玉芬奶奶的原型便是不斷在美國進行抗爭活動的李容洙(이용수)。

看完整部電影,深深感受到要說出這個故事需要多大的難度,甚至所有參與的演員可能都冒著未來被日本市場抵制的風險(的確在電影籌拍時期,便因找不到演員而停滯許久),只是若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世人這個真實存在的歷史悲劇,太容易會隨著當事人凋零而逐漸埋沒。

▲韓影《I Can Speak》劇照。(圖/鴻聯國際提供)

▲鬼怪奶奶最終站上國際媒體鎂光燈前。(圖/鴻聯國際提供)

慰安婦問題一直都被炒作成政治性極高的敏感議題,牽涉到中國、日本、台灣與世界上許多受害者的集體傷疤,因為日本政府的不承認,讓愈來愈多受害者在臨終前仍得不到一句道歉,甚至有太多人選擇像玉芬奶奶一樣掩飾自身的過去,由於不知道自己說出來後會發生什麼事,是被異樣眼光看待、遭家人唾棄或被社會貼上標籤?

明明是受害的一方,卻得承受這些可怕的想像,假裝這些日日夜夜的難熬從沒發生過,或許這些情況看來難以理解,但卻都是許多慰安婦真真實實的感受,電影中羅玉芬奶奶在聽證會上掀起自己的衣服,體面衣料底下覆蓋的,是當年才13歲的小女孩如何被日軍暴力虐待而留下的傷疤,也是每個慰安婦心中最深最深那處,不願再碰觸的回憶。

▲韓影《I Can Speak》劇照。(圖/鴻聯國際提供)

▲《花漾奶奶秀英文》前半段輕鬆療癒。(圖/鴻聯國際提供)

慰安婦對日韓兩國而言,都可能是個永遠解不開的結,近年更因此頻繁發生外交關係上的摩擦。2015年底,時任韓國總統朴槿惠與日本政府簽訂了日韓慰安婦協議,協議中日本將撥款10億日圓賠償金給予韓籍慰安婦,並設置基金會「和解與療癒財團」(화해와 치유재단),不料這個保守派亦為親日派的朴槿惠政府任內最滿意的外交成就,卻遭韓國民眾一致不接受,認為政府竟接受日本以花錢取代道歉,日方堅持將這十億日圓認定為「治癒金」並非「賠償金」,顯然推諉法律責任,韓國民眾批評朴槿惠逕行與日訂約,等同國家親手「賣了」韓國慰安婦。

當初朴槿惠此舉曾被解讀為走出其父朴正熙的親日陰影,如今看來根本並非如此,對於日本卸責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位女總統在韓國人心中的罪行又重重加上一筆。一向作風強悍的韓國人民,不僅輿論對此協議的強烈反感,非政府機構甚至向民間募資,直接在釜山日本領事館外立了尊慰安婦少女銅像,同時也是韓國境內的第37座慰安婦銅像,抗議意味極為濃厚。

▲韓影《I Can Speak》劇照。(圖/鴻聯國際提供)

▲李帝勳飾演菜鳥公務員。(圖/鴻聯國際提供)

然而這個解決不了的問題影響至今,文在寅政府認為此協議有嚴重瑕疵,呼籲日本應正視真相並向受害者道歉,但日本政府的立場則認為此協議效力屬官方層級,且相關費用也都付給受害者,無法接受韓國如同詐騙集團般的不守約定,甚至傳出首相安倍晉三可能缺席2月初將在南韓舉行的平昌冬奧開幕式。只能說這個歷史糾紛不但沒有因二國協議而出現轉圜,反而讓韓國慰安婦更難等到日本政府的道歉,朴槿惠過度渴望達成外交成績,卻犯下難以彌補的重大歷史失誤。

片中羅玉芬奶奶在聽證會上動人的那幕戲道盡一切,當主席看見她怯場說不出話而問「Are you ready?」,即便眼前滿是質疑自己的眼神,她仍抬起頭、緩緩說出那句「Yes, I can speak.」(看到此處已淚崩),用帶著濃厚口音的腔調,全英文說出所有身為歷史受害者的訴求與心聲──「I am sorry, is that so hard?」

▲羅文姬、李帝勳演出電影《I Can Speak》感人催淚。(圖/翻攝自Naver Movie)

▲羅文姬、李帝勳演出電影《I Can Speak》感人催淚。(圖/翻攝自Naver Movie)

然而如今看來,慰安婦議題很可能淪為政治操弄下的犧牲品,無論在韓國、中國或台灣都是如此──因為沒有勇氣說出、因為擔心與日關係生變而避諱、或為了達成政績而草率了事的政治人物,讓這些布滿傷疤的靈魂,最終含冤凋零,被世人逐漸淡忘(至今韓國慰安婦僅剩下30餘名,台灣更只剩2位)。

電影末端一幕日本代表對羅玉芬奶奶怒斥「你到底想要多少錢才願意解決這件事?」彷彿看見導演在片中寄予呼應時事的譴責,也是讓我佩服此類韓影創作者之處,不因娛樂而呼攏嚴肅議題,反而懂得如何吸引觀眾走入並了解這段歷史,再加上演員的傑出表現(此片獲韓國青龍獎最佳導演與最佳女主角兩大獎,亦為羅文姬從影56年以來首度封后),使影視脫離只是娛樂的格局,化作足以撼動現實的力量。

然而讓我更好奇的是,這部片會在日本上映嗎?而日本觀眾又將怎樣看待這部電影?

彭紹宇

1997年出生,政大外交系學生,從娛樂、戲劇、社會與各種觀察視角,與你們分享任何不該錯過的韓國大小事,現自學韓文中,致力守護心中的小行星。看更多請至部落格【彭紹宇】

想成為韓星爆爆特約寫手嗎?歡迎投稿報名!►看更多專欄作家請光臨【韓粉圈圈】

正宮埋伏逆襲「雙手爆推」 小三飛噴頭撞車...網:超療癒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