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佼/孔劉歷險記(中)

文/黃子佼

我相信,每場見面會,任一主持人,無論再累,當聽到滿場笑聲,看到台下滿足投入的笑容表情,及發覺後台工作人員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後,都值得了。

▲黃子佼主持孔劉Gong Yoo Live “Make a Wish” in Taipei見面會(圖/記者張一中攝)

心中,總有遺憾,我會一直檢討或推敲,例如,那晚他邀請我一起走台步的時候,我怎不立即說出:是重現隧道經典畫面嗎?這樣說,孔太太會不會更有畫面更有FU?但為什麼沒說?沒必要?當下的判斷,根本不記得,是零點幾秒直接反射出的,誰能記得?況且,是他看到我的驚喜裝扮後的臨時起意,我只能一邊把控流程隨時見招拆招,連思考的時間都要壓縮到極致,判別一瞬間,觀察現場氣氛是否到位,不需多說?或者,如果我說了,翻譯老師再翻,他再做反應,是否有必要?總之,舞台上的事一結束,車上的我,腦子仍再轉動,依然回味無窮持續思考...其實,有些哏,想過推敲過,偏偏當下會忘了用;有些哏,根本當時沒想到該怎麼延伸,回到後台或到家刷牙時,才驚覺剛剛應該和他(或任何藝人)這麼玩...各種可能性皆有,我心中最有數,成功或失敗或遺憾,自己比誰都清楚,但沒關係,把心得重點記下,寄一封信給自己留底,以後有機會再用(這是真的!那兩天沒用到的某個哏,三天後,我再訪問日本藝人時用上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子佼主持孔劉記者會(圖/黃子佼提供)

面對工作困擾,最簡單的一句抒發就是:壓力好大。

到底壓力怎麼來?分幾個面向,其中一個就是對於未知的壓力,因為從來沒有見過他(與團隊),不像許多華人藝人甚至日本藝人,訪了見了許多次,大家都能夠清楚彼此的節奏跟笑點在哪裡,而即使初會新人,也因華人藝人或他們身邊的人,多年來平日對我應該多少有認知,相對也會有基本信任,知道我無論如何,絕不會害他。還有,幕後團隊,雖然台灣主辦方超級圓頂,很熟,也都給彼此很大的空間,但我們共同要面對的,是外賓,在應對的過程裡,到底有多少時間磨合?起碼我的部分,時間非常少!各位在台上看到,所有主持人與韓星互動熱絡,但台下,我相信多半幾乎零互動(比如沒有一起彩排或順稿子)!連韓方工作團隊,和我們,也不太有時間交集。以孔劉的例子來說,行前我一邊做功課,一邊推敲經紀公司的心態,應該有許多許多的堅持,畢竟他是當紅炸子雞,也是大將,絲毫怠慢不得,但是,到底彼此要怎麼開始交流?時間足夠嗎?

▲黃子佼主持孔劉記者會(圖/記者周宸亘攝)

結果,記者會那天,上台前五分鐘,我們三人,才在後台正式會見。透過翻譯李老師介紹,沒多說什麼,只大概跟他說,我會用輕鬆愉快的節奏進行,然後我就轉身準備上台了,開始了...在台上的時間很長,看得出來,前半段,包括拍照,狀態有點拘謹,但幸好言語上很配合!包括孔劉呼應要幫我買單(我刻意在前一天去找與鬼怪劇情連結的大楓葉圖騰T恤),以及要我到房間,會變黃金給我(我當下應該說:好啊!那你房號是...間接幫孔太太們問~哈哈),我一路問,一路觀察他試探他猜測他,進攻退守步步為營,直到他的眼神開始柔和,但多數,他看我的表情偏向茫然,這會讓我比較難大膽造次,畢竟,我是誰?我猜,事前沒人跟他簡報過吧?有看記者會的人就知道,後來他看我童顏,猜我只有35歲左右(足足少十歲),可見他真的不知道,我45啦,出道29年啦,是大前輩喔!到了最後,戰戰兢兢,後段的媒體提問互動也算完美,譬如他提到帶貓躲喪屍,我提醒他父母聽到不知作何感想...等等輕鬆發言與對話,都讓記者會有個挺好的結尾。但是,你可以想像嗎?上台前,我和李老師與韓方會面的時間,就真的那麼短暫,算是信任嗎?還是大家都準備稍後上台見招拆招?我跟李老師在另一個房間哈啦的時間都不只30分鐘了!但面對陌生的他,卻真的無法多作任何暖身,只能硬上!

記者會後,超級圓頂的老闆葛姊、團隊,還有我跟李老師,在後台做了一些討論,交換剛剛對他的感覺以及明日見面會該如何出手,大夥都有心得,而且都有共識,例如對藝人,都相同表示好感,卻跟想像略有出入...咱們至少聊了十分鐘才散會,至於記者會舞台外的一些無奈事,我們一群人,也彼此安慰...(待續)

►黃子佼/孔劉歷險記(上)

►黃子佼/孔劉歷險記(下)

●黃子佼,台灣藝人、知名節目主持人,「灑落工作室」創辦人,綽號「佼佼」。

分享給朋友:

低胸大眼妹「建國高賣玉蘭花」網暴動! 本人是她!背後殘酷事實曝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