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正嵐宅家狂操肌 壯成「金剛芭比」...同事嚇傻勸阻!

記者翁子涵/台北報導

嚴正嵐日前她更當起一日保姆,陪哥哥和媽媽去打疫苗,並悉心照顧家人,她說:「我自己有預約,但還沒有排到。」三級警戒期間,她也和葉星辰、林思宇、程予希一起視訊健身,「很久沒有這樣幾乎每天運動半小時以上,肌肉長肉不少。」平時研究的人類圖也上到進階課程,「目前五階,努力朝七階分析師邁進中,邊看電影也會邊想像角色的人類圖。」

▲▼嚴正嵐推出創作單曲《都怪那一眼》、《Hello》。(圖/海蝶音樂提供)

 ▲▼嚴正嵐推出創作單曲《都怪那一眼》、《Hello》。(圖/海蝶音樂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嚴正嵐推出創作單曲《都怪那一眼》、《Hello》。(圖/海蝶音樂提供)

▲▼嚴正嵐推出創作單曲《都怪那一眼》、《Hello》。(圖/海蝶音樂提供)

談到疫情下的感悟,她說:「我很感謝在這樣的非常時期,有那麼多前線的工作人員,讓我們可以安心宅在家,每天吃自己煮的,一到下午3點就運動,有時間好好研究喜歡的事物,想說話就和朋友視訊會議,真的是很美滿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嚴正嵐也沒有想過自己的背肌和上臂原來可以這麼壯,「壯到被經紀人和化妝師勸阻了,肌肉應該是最沒有想到的進步。」

近來她分別為主演的奇幻甜寵迷你劇集《我的老闆是隻貓》,創作歌曲《都怪那一眼》、《Hello》,《Hello》正是她為已逝父親創作的歌,「因為爸爸一直很希望我寫一首台語歌,但他沒有辦法再聽到,讓我有些感傷。」所以在去年某個夏夜,嚴正嵐彈著吉他創作,唱出:「Hello hello 你會聽到嗎?」後,居然意外地流暢,就把整首歌寫完,連她事後都覺得不可思議,覺得父親冥冥中聽到了,來助她一臂之力。

嚴正嵐說:「對我來說這2首歌都是在很赤裸、並且巨大的寂靜之下所寫出的歌曲,寫《花朵》時,我父親才剛過世,所以空洞感比較濃烈,當時製作人陳君豪老師時常要等我平復情緒才能繼續錄音,所以不只是氛圍,連錄出來的歌聲都有濃濃的哭後鼻音。」又說:「這次唱《Hello》我沒有哭了,只是很認真地對待,視角不再是只有自己和父親,更多是希望可以讓和我同樣感到思念的大家有份陪伴及溫暖,我相信巨大的想念也能成為一份祝福,當我們想念時就用歌聲一起祝福,感謝曾經擁有的美好。」

獨/嘻哈歌手曾是準柔道國手! 15年後「狂冒5後遺症」脊椎也斷裂

快訊/福原愛離婚後首現身! 容光煥發「露燦笑」開工甩離婚陰霾

福原愛復出東奧當球評! 明強碰2心頭肉「中日大戰」尷尬了

快訊/江宏傑發聲明:已離婚福原愛! 孩子監護權結果出爐

分享給朋友:

第一次做臉!黑頭粉刺飽滿噴發 壓下去「巨大鐘乳石」瞬間彈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