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號》宣揚南韓特效實力之外 背後誰才是真正贏家?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文/鍾樂偉

受疫情影響,去年南韓電影業遇上數十年來最大的營運挑戰。縱然不至於整年全數院線被迫關閉,但無可否認的是,已影響其收入;去年一整年南韓各大戲院的購票入場觀眾人數,比前年同期銳跌近8成多。

南韓不少製作電影的大企業同樣面對入場人數大跌的嚴峻實況,紛紛冒起營利警告。企業總不能無了期的等待疫情好轉,況且不少以借貸拍片的公司,也需要向投資者與員工交待。所以,把已製作完成的電影轉以網上平台發佈,賺回一定的投資成本,近大半年便成了韓影製作企業開拓的新市場發展方向。

▲▼《勝利號》宋仲基、金泰梨、陳善奎。(圖/Netflix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勝利號》是南韓首部太空題材電影。(圖/Netflix提供)

2月初於Netflix全球上映的《勝利號》(승리호),便是踏入2021年以後,最新一部「棄院線而轉戰網路」上映的韓國電影。

由趙成熙執導,宋仲基、金泰梨、陳善奎和柳海真主演,作為韓影史上首部以太空世界為題材的電影,投入了大卡司的主角人物與投資金額,原本定於去年8月在韓國實體院線上映,可惜受疫情再次肆虐影響,先是延期至9月,及後再推遲到年底,但市場反應效果未見轉好,投資發行商Merry Christmas便調整發行策略,改向Netflix招手,由Netflix作獨家全球放映,並最終於2月5日登陸該申流平台。

* 文章以下內容有電影劇透,敬請留意!

故事講述2092年飽受地球環境污染之苦的人類,毅然前往由「蘇利文」(Sullivan)在宇宙衛星軌道上建造的人類新家園「UTS」。但是,由於能夠定居於UTS的人數有限,不能開放給所有人居住,因而只有能負擔得起高昂定居費的富人,才能成為UTS的法定居民。

▲▼《勝利號》宋仲基、金泰梨、陳善奎。(圖/Netflix提供)

▲《勝利號》由宋仲基、陳善奎、金泰梨、柳海真主演。(圖/Netflix提供)

沒錢的貧者,要嘛就是留在地球等待死亡,要嘛就是在宇宙中艱難生活。而在太空負責清掃垃圾、駕駛著宇宙垃圾清掃船「勝利號」的「泰浩」(宋仲基 飾)、「張艦長」(金泰梨 飾)、「朴虎」(陳善奎 飾)與「機器人巴博斯」(柳海真 飾),他們四人把失去家人和同事的顛沛流離拋到腦後,只要是有錢的事,他們全都選擇睜著眼睛跑過去幹活。

但意想不到的是,某一天,「勝利號」竟然在一次事件中,發現了被認為是巨大殺傷力武器的人型機器人「花兒 / 桃樂斯」(朴藝林 飾),在領悟到與她有關的陰謀之後,開始了他們四人面臨的新冒險計劃。

▲▼《勝利號》宋仲基、陳善圭、金泰梨。(圖/Netflix提供)

▲《勝利號》改於Netflix上映。(圖/Netflix提供)

就在《勝利號》於Netflix平台隆重上映以後,首周它已榮登該串流網站的熱播榜第一名。只是,其佔據首位的成績只能維持一周而已,湯姆漢克主演的電影《讀報人》(News of the World)於翌周登上Netflix平台,迅即取代了《勝利號》,成為全球排行榜的首位。其後,《勝利號》更守不著第二與三名的位置,不敵《愛的針鋒相對》(Squared Love)與《紅點殺機》(Red Dot),跌至第四位。

上映後《勝利號》的網路點擊成績算是不俗,但可惜只能維持了一周熱潮而已。對南韓國內大多數觀眾而言,這部標榜以韓國VFX技術為賣點的新作,佔據全球最大影視串流平台Netflix第一名,本來是叫人興奮的消息,只是,僅此而已,究竟這部電影在市場上算是成功,還是失敗,而當中,誰是佔有最為勝利的位置?

展示韓國VFX的實力所在

以大空新人類生活為故事情節的《勝利號》,能否呈現出天馬行空的宇宙領域與震撼觀眾視覺的電腦特技效果,將會是主宰它是否為一部成功「科幻電影」的一大首要因素。《勝利號》的VFX部份,主要交由南韓國內最頂尖的企業—「Dexter Studios」主理。Dexter Studios是南韓製作電影視覺特效的一家上市公司,自2013年電影《王牌巨猩》以後,成為了南國同行中最享負盛名的VFX代表。

▲《勝利號》金泰梨,宋仲基,柳海真。(圖/Netflix提供)

▲《勝利號》展現南韓特效實力。(圖/Netflix提供)

近年Dexter Studios參與大量韓國電影視覺幕後製作,在多部標榜優質視覺效果的電影作品中,包括《與神同行》、《白頭山:半島浩劫》、《寄生上流》、《屍速列車》與《屍速列車:感染半島》,屢屢獲得好評,連外國影評圈也紛紛對其幕後製作水平都讚不絕口。

其中,Dexter Studios能以極高「性價比」,也就是只比美國同等規模公司的四分之一製作費下,完成超高水平的VFX效果,更吸引到不少好萊塢電影公司慕名而來洽談合作。如今《勝利號》再一次證明了Dexter Studios能製作出與《星際大戰》和《星際異攻隊》相比,宇宙飛船的追擊戰和動作效果絕不遜色,對它們而言絕對是一大贏家。

呈現出非主流的世界觀

但是,如果暫時放下視覺效果,問《勝利號》作為第一部南韓大型太空科幻電影是否成功,故事的完整度也是不能忽略的另一考核因素。

▲▼《勝利號》宋仲基、金泰梨、陳善奎。(圖/Netflix提供)

▲《勝利號》片中保留各國母語。(圖/Netflix提供)

一直以來,在全球電影市場中,好萊塢都是主宰著太空科幻類電影的市場發展大方向。當然,這次《勝利號》以非英語的同類別電影身份自居,電影內也花了不少筆墨,嘗試展現出其擺脫原有大美國主義的科幻電影特色。從最表面而言,《勝利號》先在畫面上,展示出太極旗或用韓語展示出「勝利號」宇宙飛船的名字,展現出不以美國為基礎的新世界觀。

此外,一群從事收集太空垃圾的主角們,電影內他們維持母語,如韓語、法語、西班牙語與俄語等外國語言溝通,對話時則透過翻譯器交流,也是在形式上有異於主流同類型電影的框框規範。

而且電影也毫不忌諱地,諷刺太空世界也跟地球一樣,把貧富不均的問題延伸至宇宙領域而已,從中也留有對當下社會制度腐化一面的控訴抨擊。而去英雄化的角色設定,《勝利號》也算是突破了一貫太空電影題材的主旋律,為韓版「太空電影」建立其截然不同的品牌定位。

▲▼《勝利號》宋仲基、陳善圭、金泰梨。(圖/Netflix提供)

▲宋仲基飾演男主角泰浩。(圖/Netflix提供)

擺脫不了大片陰影

只是談故事結構,《勝利號》在詮釋太空科幻類別題材時,事實上仍擺脫不少同類好萊塢電影的影子。例如《勝利號》中,大型跨國公司UTS建立了類似地球的太空殖民地,其背後理念卻跟2013年美國電影《極樂世界》中呈現的「Elysium」,以及當中探討的貧富問題異曲同工。

此外,電影上被描繪成惡魔般的人物角色「蘇利文」,他的出身、成魔之路與整體創造UTS背後理念與敘事,也略見交代得不太充足,因而無法向觀眾傳達出,他為何跟守護地球的人類萌生出猶如你死我亡的對立,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因由?欠缺這關鍵的資訊,故事的完整度便大打折扣。

▲▼《勝利號》宋仲基、陳善圭、金泰梨。(圖/Netflix提供)

▲《勝利號》陳善奎、金泰梨。(圖/Netflix提供)

Netflix以310億韓圜(約台幣7億)購買了耗資約250億韓圜(約台幣5.8億)的《勝利號》版權,對製作電影團隊而言,無疑是解決了他們原來迫在眉睫的財務壓力。因為從電影的盈虧平衡點而言,《勝利號》要收支平衡,據原來統計,入場人數要達到600萬人次以上才能達標。

如今既能擺脫了投資壓力,又能在Netflix平台再一次向國際觀眾介紹南韓電影的多樣選擇,且更能獲得「一周首位」的不俗市場成績,幕前幕後可說是《勝利號》中的「勝利者」。

就在《勝利號》以後,電影《與神同行》的導演金容華便乘韓影科幻轉向的潮流,今年將推出講述人類往返月球與地球間的新作《The Moon》,確定由金喜愛、薛耿求與都敬秀等人主演。

▲▼ Netflix砸金145億!下半年片單超猛 全智賢、孔劉、丁海寅加入。(圖/Netflix提供)

▲孔劉、裴斗娜主演的電視劇《寂靜的大海》也以外太空為主題。(圖/Netflix提供)

而Netflix也在去年年底已宣布,將會製作由鄭雨盛製作、孔劉擔正,故事關於地球面對缺水危機下如何與外太空合作的科幻劇《寂靜的大海》。看來雖然《勝利號》在以戲論戲上不算是上乘之作,但它所引領的市場漣漪,卻能媲美早年前的《屍速列車》,向全球影壇介紹了富有韓國特色的「太空科幻」類電影,拓寬了原有領域上的新視野。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由鍾樂偉【影評韓國電影《勝利號》 — 勝利背後誰是真正贏家?】授權提供►看更多鍾樂偉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捷運手扶梯見火辣短裙女大生 工程師「凍未條」...狂攝裙底風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