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精神病》童話繪者是活屍迷!曝劇組「超嚴密」防劇透手法

阿妮的韓國不歸路 吳孟庭

ETtoday星光雲韓國娛樂主編,偏冷靜追星型,2013年辭掉工作赴韓..

記者吳孟庭/台北-首爾連線獨家專訪

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去年熱播後,帶動劇中童話繪本出版,其中5部更在台灣發行了繁體中文版。編寫故事的作家趙龍雖是核心,但繪者「蠶山(Jam San)」畫龍點睛營造的詭譎畫風,為童話屬性大大加分。他透露其實自己是活屍迷,而創作過程不易,尤其保安嚴密,「繪製時間比想像中還短,幾乎是播之前才全部製作好。」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徐睿知。(圖/Netflix提供)

▲徐睿知在《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飾演童話作家,也以童話故事闡述內心。(圖/Netflix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編劇趙龍為戲劇撰寫的5部童話繪本《啖食惡夢長大的少年》、《喪屍小孩》、《春日之犬》、《手,琵琶魚》與《找尋最真實的臉孔》,可說是「成人童話」,蠶山稱之為「殘酷童話」,他日前接受《ETtoday星光雲》越洋獨家專訪表示,「在南韓這種題材、又用這種方式來製作電視劇或商業內容的,幾乎可以說是沒有,算是韓國首次。」

因為是第一次的嘗試,他坦言,「我認為要用商業化模式引入這種以活屍為特點的殘酷童話,不管對電視劇製作方還是我來說,都是相當巨大的冒險。所以我每次都在跟我的苦惱在對抗,什麼才是對的?因為沒有前例,在選擇畫作到全部完成之前,自身經歷很多的犯錯,但也能說是蘊含我許多愛與煩惱的作品。」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喪屍小孩。(圖/尖端出版提供)

▲《喪屍小孩》是蠶山最喜愛的作品。(圖/尖端出版提供)

這並不是蠶山第一次與電視劇合作,談到這次的合作契機,「在製作電視劇《男朋友》之後,接到了導演的聯繫,第一次聽到有電視劇的主元素是童話書,還說目標是真的出版。因為我平常都有在畫殘酷童話,聽了這個提案後感到相當有興趣。」

不過合作過程比想像中複雜,蠶山說,「因為是電視劇,底稿並不是一次全部公開,為了防止洩密,電視劇每一集全製作好時,我才會收到符合該劇的底稿內容,之後才開始進行繪製作業。繪畫的時間其實比想像中還短,幾乎是抓好該集播出前的時間才完成製作。」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手琵琶魚。(圖/尖端出版提供)

▲蠶山讚許導演給他創作自由度很高。(圖/尖端出版提供)

雖然時間壓力很大,但讓蠶山最興奮的是,「除了基本的底稿,其他是依據導演對我的信任,全權交給我來畫!因為創作可以給予我一定的自由度,我就依據我自己對故事的理解與情緒來完成了畫作,真的是投入很多愛,努力地完成了。」

所謂「很多愛」,原來蠶山根本是活屍迷,因此5部作品中他也最愛《喪屍小孩》這個故事,「我後來有機會簽名的時候,還會把喪屍小孩的簽名一起簽上去,就是這麼的愛!」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找尋最真實的臉孔。(圖/尖端出版提供)

▲《》是電視劇最後一部童話。(圖/尖端出版提供)

雖然前面的童話故事偏晦暗與悲傷,但文英(徐睿知飾演)和尚泰(吳政世飾演)一起創作的作品《找尋最真實的臉孔》,則要在最後給電視劇一個光明的結局,他坦言創作過程相當苦惱,「因為是電視劇,畫作沒有辦法長時間的顯示在畫面上,所以就算是視線瞥過去的一瞬間,也希望這個主題是能夠留在記憶中的,因此比起整體的背景,我更集中在人物與角色上面(創作)。」

結論來看,觀眾也像蠶山當時考慮的那樣,印象最深刻的也是人物-一開始出現在其他童話的大眼女孩、畫中戴著面具的男孩以及方紙盒頭套的男孩。「人物與角色即便沒有發出聲音,我特別費心在動作跟表情上的描繪,還好最後觀眾都有看出來,覺得很欣慰。」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找尋最真實的臉孔。(圖/尖端出版提供)

▲蠶山相當集中在人物與角色的創作。(圖/尖端出版提供)

「人們比起看華麗的畫作,更集中於人物與角色的表情與行為,也最容易記住,我為了找到讓大家長久記住的東西,大膽地呈現在畫作上,這似乎也很好地傳達了出去。」蠶山並自信表示,「最終乍看似乎是很簡單的繪畫風格,但我希望是一個能夠深植人心的人物和畫作。」

【獨家專訪1】金秀賢、吳政世含淚爆衝突「編劇沒法呼吸」:我一輩子忘不了

【獨家專訪2】《精神病》劇本花10年才誕生!編劇讚爆:「他」就是筆下角色

分享給朋友:

背心男捷運上「挺一根」…她PO影片怒轟噁心 網酸:女生激凸也算變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