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算命「40歲之後拍電影比較好」 張吉安照做⋯真的提名金馬獎

記者洪文/台北報導

「金馬57電影論壇」昨(20日)下午在臺北文創大樓14樓登場。「電影音樂論壇」由知名樂評人馬世芳主持,邀請今年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入圍者對談;「新導演論壇」則由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主持,集結提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五位創作者,分享首部電影長片的創作故事和甘苦,為金馬獎頒獎典禮預熱。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最佳電影音樂入圍者《同學麥娜絲》柯仁堅與蔡仲軒(右起)、《親愛的房客》法蘭、《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侯志堅與黃雨勳以及《無聲》盧律銘。(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率先登場的電影音樂論壇,邀請《同學麥娜絲》柯仁堅與蔡仲軒、《親愛的房客》法蘭、《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侯志堅及黃雨勳 ,《無聲》盧律銘等四組入圍者共聚一堂,分享自己與導演合作的經驗與幕後祕辛。

盧律銘說,他跟柯貞年導演在《天黑請閉眼》首度合作已建立了默契和信任感,所以《無聲》起初並不透過參考音樂來溝通,而是當他做完樣帶(demo)之後再來討論,盧律銘試圖將聲響融入音樂中,以表達聾人的心境,所以整體運用很多人聲、打擊和摩擦聲,創作過程需要導演、聲音設計與配樂一起工作。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無聲》盧律銘。(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擔任《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配樂的侯志堅,憶及當初接到監製瞿友寧和導演柳廣輝邀請時,瞿友寧臉上寫著「你一定要做好」的神情,讓他格外印象深刻,他們共識是要創作出精準之外更獨特的東西,因此侯志堅花了蠻長的時間構思,揣摩「說不出來的情緒」,創作時亦配合著採取不少即興的方式;流行音樂製作經驗豐富的黃雨勳,這次首度操刀電影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就爆紅,起初他採取偏向商業風格、灑狗血的編曲風格,預想由林俊傑演唱,直到看完電影初剪,他發現這首歌必須更為內斂,適合盧廣仲演唱,同時順應兩位片中主角的管樂社背景,以管樂當作配器來編曲,加上吉他與弦樂,完成了目前大家聽到的版本。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侯志堅與黃雨勳。(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法蘭跟鄭有傑導演從《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開始合作,兩年後再度一起創作《親愛的房客》,首先要面對的就是一首片中角色演奏的鋼琴曲,在電影開拍前就得完成,也就是後來大家聽到的〈Haven〉,整部電影的音樂都是從這首曲子延伸出來。在只有劇本的階段,導演向法蘭一個個詮釋角色的心境,更提出較為抽象的概念比如「懸念的溫柔」,讓她苦思不已。而電影主題曲〈在夢裡〉則像是法蘭對於這整段創作過程的感受,有別於主題音樂的鋼琴,她運用不同的配器──尼龍吉他來表達溫暖。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親愛的房客》法蘭。(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首度跨足電影配樂的「濁水溪公社」主唱柯仁堅,原以為自己只是要客串演員,沒想到導演黃信堯和監製鍾孟宏一起來找他,不但表示要在片中使用「濁水溪公社」的三首歌,還希望他來做配樂。柯仁堅說,電影初剪完成後,鍾孟宏對每一段劇情都提供參考音樂,他挖空心思卻都無法符合需求,最後乾脆不管,按自己的方式做。蔡仲軒補充,頻頻被鍾孟宏打槍之後,才知道他要的是跟音樂人彼此碰撞出來的火花。比如有次一起看畫面,看到一場納豆哭泣的橋段,鍾孟宏說「這段是不是要來一下」,柯仁堅和蔡仲軒就一起進錄音室,即興彈出旋律,整個過程就像大家一起玩音樂似的。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親愛的房客》法蘭、《同學麥娜絲》柯仁堅與蔡仲軒。(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在場除了法蘭都跟鍾孟宏導演合作過,侯志堅笑稱鍾導是「大魔王級」的,盧律銘更分享自己在《陽光普照》的時候,鍾導曾對他說「我不知道我要什麼,但我知道我不要什麼。」所以當初得知小柯接下《同學麥娜絲》的配樂,盧律銘隨即向他獻上祝福。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最佳新導演入圍者《孤味》導演許承傑(左起)、《無聲》導演柯貞年、《手捲煙》導演陳健朗、《南巫》導演張吉安、《怪胎》導演廖明毅。(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接力登場的「新導演論壇」,包括《南巫》張吉安、《怪胎》廖明毅、《孤味》許承傑 、《無聲》柯貞年 、《手捲煙》陳健朗等五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入圍者全員到齊,分享自己拍攝第一部電影長片的心路歷程。

《孤味》的原型是許承傑2017年畢業製作的同名短片,當時外婆的過世成為電影的雛型。許承傑坦言,作為導演一定會遇到時間、金錢和創意的拉鋸,此外他面臨最大的考驗就是要讓觀眾相信片中的演員是一家人,為此,他堅持這一家人要一起學習台南腔的台語,更打電話向編劇、導演前輩蔡宗翰求教,沒想到蔡宗翰跟他說:「如果我知道我就是侯孝賢了。」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孤味》導演許承傑。(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無聲》是柯貞年兩年前應公視邀約而開始發展的作品,自己秉持好好說故事的初衷籌拍,沒想到在一次補助審查時,評審們勸她發展成院線長片,所以規模愈做愈大。而創作這部電影的困難之處主要是觀點的選擇,和涉及比較敏感的性侵或校園霸凌情節要如何拿捏分寸。雖然劇情很沉重,但這也是柯貞年待過最有愛的劇組,「記得補拍時,半年前的劇組夥伴全都回來了。」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無聲》導演柯貞年。(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披著類型外衣的《手捲煙》透過前華籍英軍和南亞裔新住民在重慶大廈的故事,來傳達香港的族群、世代身分認同。導演陳健朗透露工作過程中讓他記憶猶新的,是前期籌備的經費用罄時,正好遇到肺炎疫情爆發,只能選擇拍或不拍,過程一度相當緊張,幸好最後順利完成。他認為當前香港電影面對的問題是自我審查,在劇本階段,編劇就在考慮這樣的故事未來能不能放映,創作的自由也因此限縮,而這正是他想突破的。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手捲煙》導演陳健朗。(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在這五位新導演中年紀最大的張吉安來自馬來西亞,經歷剪接師、電台主持人、藝術創作者等不同工作,彷彿逐步累積自己的導演功課。2017年他拍攝第一部短片《義山》便入圍釜山影展,當時他已將近40歲,想起小時候爸爸去算命曾告訴他「40歲之後拍電影會比較好」,於是帶著《南巫》參與2018金馬創投,進而完成這部電影。張吉安說,「當你的導演功課裝備好,這個故事來到你面前時,你會掌握它,甚至你會駕馭它。」彷彿命中注定。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南巫》導演張吉安。(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擔任許多電影的執行導演也拍攝許多廣告的廖明毅,起初對「導演」這個職稱沒有太大的野心,直到2017年,他希望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念拍片,於是決定做一個電影導演。《怪胎》的故事大綱起初只有三頁半,全片以IPhone拍攝,他明白預算必須得小到一個程度,他才能得到更多創作的自由。他透露自己是希區考克派的導演,劇本寫完就會畫分鏡,所以當工作人員進劇組時,大家都會拿到分鏡,接著他會進行大量勘景,如果遇到不能執行分鏡的場景就會捨棄,正式拍攝階段,就是去落實他的分鏡。

▲▼金馬57電影論壇。(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怪胎》導演廖明毅。(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趙小僑PK劉子銓「一起寫學測題」比分數 以身作則「感受考生辛苦」網狂讚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