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吳宗憲一句話她記到現在 溫嵐卻罕吐內心話:我還是會恐懼

記者蔡琛儀/專訪

出道22年的溫嵐,舞台上的她自信勁歌熱舞,展現活力美和爆發力十足的鐵肺,但台下的她卻恰恰相反,放下麥克風和精油瓶接受專訪,她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緊握著的雙手看得出緊張,她坦言:「我會慌,面對鏡頭還會有些恐懼,講話有時也會跳到別的地方,我只有在有音樂唱歌表演時,才會是最放鬆的狀態,其實我現在受訪還在冒手汗!」

▲▼溫嵐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出道多年的溫嵐看來自信又堅強,但她坦言至今面對鏡頭仍會感到恐懼。(圖/記者張一中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年她被吳宗憲簽進「憲憲家族」,不僅全家人為了她從新竹搬到基隆路的公司隔壁,她在家族內是么妹,不論在公司、家裡都受盡各種保護與疼愛,「我發第一張專輯,要上節目去宣傳的時候,我根本不用開口自我介紹,全部師兄、師姐搶著幫我說,前輩像是郁芳姐、憲哥人脈也都很廣,在他身邊學到很多,我真的很幸運。」當這個老么決定單獨離開憲憲家族的保護傘,雖然成長許多,但也讓她直到現在,面對一對一的訪問仍會慌張。

這幾年來,溫嵐演藝事業雖然仍積極發展中,但外界總將焦點放在她的臉蛋上,她樂觀笑說:「藝人不就是要把表面功夫做好最重要嗎?可能我真的不常露臉,每次出來都是要發片的時候,大家討論我也只能談表面的地方,我應該要讓大家多多了解我,大家常常看我就不覺得我哪裡奇怪了。」

▲▼溫嵐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溫嵐的外型總被外界討論關注,她本人對此相當豁達。(圖/記者張一中攝)

有些藝人會直接在社群網站和網友對罵、開嗆,但看起來強悍的她,反而完全不想跟酸民一般計較:「說不完,太多了,就讓他們去發酵,我自己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就好,不然人生太累了。」也表示這一切要歸功於早期吳宗憲的教誨,「而且以前憲哥說過:『不管好新聞壞新聞,只要有新聞就是好新聞!』」令人對她內心的強大程度感到相當佩服

確實,溫嵐本人並沒有像某些照片上看起來那麼誇張,你還是能一眼認出這是那個愛笑的溫嵐,只是當年專輯封面常見的健康小麥膚色都已經白回來,她自曝當年都是配合形象宣傳故意曬黑,足足曬了快10年才終於能解放原來的膚色,但也因為這樣,常曬到臉上出斑,坦承現在不定時會去做脈衝光、雷射等基礎保養,「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嘛!」

▲▼溫嵐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溫嵐外型冷豔,但專訪時會發現她個性可愛又好親近。(圖/記者張一中攝)

▲▼溫嵐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多才多藝的她,鑽研芳療4年多,2019年考上芳療師執照,對於各式精油療效如數家珍,她當時一腳踏入芳療界,全是為了癌末的舅舅,「那時我舅舅在安寧病房,化療會讓皮膚很乾燥,我就調和精油,讓皮膚保濕,氣味聞起來也比較開心,下班後我都去安寧病房幫他推,讓他心情變開朗,從那時候我就覺得可以幫助別人的話我就很有興趣。」

不過學芳療不僅要懂精油,甚至還要會心理學、人體解剖學、為了背學名還要練拉丁文,讓她去年考照前吃足苦頭。她創辦自有品牌,研發了「香薰蒸氣眼罩」,目前也在籌備香氛團隊中,盼能將精油與香氛更加推廣給民眾。

▲▼溫嵐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溫嵐除了歌手身份,也是擁有芳療證照的專業芳療師,圖為她正在製作抗菌精油洗手液。(圖/記者張一中攝)

▲▼溫嵐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距離她上次發行專輯已經是快4年前的事情,本來今年預計要推出新專輯,卻也因新冠肺炎疫情進度受延宕,專輯還剩下三首要到大陸錄音的歌還沒錄,因此仍在研擬是否先釋出數位單曲,她也相當期望能夠再次開唱,心中總掛記著粉絲的她,也難忘收到歌迷送給她一大本收集她發行第一張專輯、第一次上節目的照片直到現在的相冊,讓她感動不已,或許能夠讓溫嵐內心如此強大,就是這些不離不棄22年的歌迷所給予的能量來源。

溫嵐示範除菌精油洗手液

1.加100ml的皂液

2.加入鹽,讓皂液黏稠,邊攪拌邊慢慢一點一點倒進去,想要更稠就多加一點鹽

3.加入茶樹精油,100mI大概40多滴,這次示範的精油基調是綠花白千層

4.開始乳化後再加水,以3:1的比例調製,放進會起泡泡的泡泡瓶中,攪一攪就完成了

皂紙

1.用剩下的皂液拿來塗在廚房紙巾或厚的衛生紙

2.放在陰涼的通風處,約風乾一天即完成

3.可切割成方便攜帶的大小,把手沾溼後搓揉皂紙,就可以洗手消毒

萬里半裸女逛街進超商 她說:游泳起來衣服就不見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