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私下排行學妹身材是真的!《江南美人》反思4大性別問題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文/鍾樂偉

改篇自韓國人氣網絡漫畫的JTBC金土劇《我的ID是江南美人》(내 아이디는 강남미인),近來成為韓國社會最廣為熱議的電視劇之一。主要劇情講述不論外貌與身材皆不討喜的女主角姜美來(林秀香 飾),為了擺脫被同學與朋友欺凌與歧視的目光,決定在考進大學前的暑假,到整容醫院為自己改頭換面。

我的ID是江南美人。(圖/翻攝自《我的ID是江南美人》官網)

換了臉,也成為美女的她,只想從此過著平凡的大學生活,只可惜事與願違,她標緻外表卻引來男生帶給自己另一種冒犯與不舒服的注視,而身邊另一位充滿心機的正妹玄秀雅(趙宇麗 飾),因妒忌而私下多次讓她惹上麻煩,幸好美來的中學好友都炅錫(車銀優 飾)多次出手相助,為她解決問題。

《我的ID是江南美人》的主線內容,雖然包含了大學生活的多種面貌,但實際上更希望帶出的,卻是關於韓國社會如何沉溺於「只著重五官外貌與身材」的反思。

父系社會中「物化」女性

姜美來從小時候開始,就因爲身型體胖、外表長得醜而不斷遭同學嘲笑。那時的美來,正如她在第1集獨白中提到,對那些欺負他的男同學從不善罷甘休,每一次被針對攻擊,美來也會主動還擊,只是同時也會招到那些男生更大的報復。對那些頑皮的男學生而言,美來當然不是他們的「慾望投射」對象,而是開玩笑的目標。但無論如何,從那刻開始,美來活在這樣的韓國社會環境下,已無可避免地成為了男性主導價值觀的「物件」而已,徹底地被「物化」(objectified)。

▲《我的ID是江南美人》劇照。(圖/愛奇藝提供)

心理學家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Barbara Fredrickson)與羅伯茲(Tomi-Ann Roberts)針對女性在當下社會中的形象,提出了「性對象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或被稱為「物化」的概念。她們指出,在男性為中心的社會內,因主流價值觀與審美觀都由男性掌控,女性活在這種社會環境下,只會被視為服務男性的「物件」,並且僅只是用作滿足男性「慾望」的消費對象而已,沒有主宰自我身軀的權力。

▲《我的ID是江南美人》劇照。(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就如劇中第6集裡,一群女大學生參加大學慶祝活動,在料理的攤位內,由於有些外表較標緻的女學生離開,只留下了那些臉蛋普通與身材並不出眾的女同學。一位高年級的大學男前輩便感到不滿,指罵那些外表較差的女學生,並對她們的打扮與身材評頭論足。

這種情況,正反映出在男性主導的社會中,女性的唯一功能,就是要滿足他們的性慾望,並按著男性眼中完美女性的期望打扮便已足夠。若自己不能達到男性要求的標準,便會被視為「不正常」,需要透過節食、減肥,甚至整容,來滿足他們的慾望。

對女性猶如「捕食」一樣

另外,劇集中也著墨不少時下女大生在環境中面對的種種「苦況」,第2集裡,一群女大學生參加迎新營活動,身為前輩的男同學一看到那些外貌好看的女新生,不但會公開地以排名來對她們的臉蛋與身材評價,甚至會藉著前輩的身份,要求女新生作出種種尷尬、但能滿足他們一己私慾的過火行為。劇中綽號狗大爺的金燦宇,便經常藉著參加新生活動結識女同學,而且更曾擺架子,要姜美來成為他女朋友,使對方感到極不舒服。

▲《我的ID是江南美人》劇照。(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有曾經參與過各式各樣大學活動的人,也不會對這類行為感到陌生,劇中呈現出的情況,大體上與現實環境相同。但正如戲劇裡所帶出的反思,我們如何讓女生可以擺脫那些男同學種種咄咄逼人的行為,避免再受到欺負,從學生敢於公開投訴,校方也勇於正視這類問題,絕不會繼續縱容事情繼續發生,叫男生明白,不能在不尊重女性身體的前題下,冒犯她們,才能從根源中解決這種問題。

「自我物化」與整容問題

透過《我的ID是江南美人》一劇中姜美來的角色,其實原著作家也有意延伸這種女性被「物化」的爭議,甚至是否有女性「自我物化」的可能存在。

姜美來因為感到自己的外貌與身材的「不正常」開始減肥,甚至曾不惜自殺來尋求解脫。這正是因為她從小便面對著龐大的歧視眼光,久而久之她便慢慢接受了為別人的判斷而活,也把他人對自己的眼光,視為自己對自己的肯定來源,從這層面來看,美來便因創傷而跌進了「自我物化」的不能自拔階段。

▲《我的ID是江南美人》劇照。(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即使她換了一張新臉,也不知不覺地養成了以評分,來看待身邊所有其他女性的習慣。劇中刻意呈現出這種偏差觀念,正是要我們反思活在以男性主導的韓國社會之內,女性因不自覺地陷入了「自我物化」的危機,不斷無止境與不知為何地,追求標準化的身材與臉蛋。

整容也只能是「江南美人」

姜美來為了重建自我,毅然踏上整容的不歸路。手術過去後,美來當然能夠憑新的臉孔重獲自信,只是她所期望得到猶如平凡人的生活,卻沒有隨之而來,反而成為大學男生爭相關注的對象。雖然不再因外表缺憾而擔憂,卻延續了被別人評頭論足的視線。劇中呈現出這種另類爭議,正好叫我們反思「變美了就等於擁有新生活」,這樣的社會主流論述是否正確。

▲《我的ID是江南美人》劇照。(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尤其是,正當美來曾經在臉上動刀的事,被周遭的同學踢爆以後,立心不良的同學便以「江南美人」(意即她只是曾經在盛行整容的江南地區換了臉,才成為的人工美人)貼上負面標籤,對她加以侮辱。所以整容一事,在韓國社會內,只能為女性帶來短暫的平靜生活而已,歧視依舊揮之不去。

要努力擺脫女性自主束縛,近年韓國女權運動波瀾壯闊地冒起,例如「不便的勇氣」(불편한 용기)的社會運動,與先前韓國女歌手Ailee在節目《隱藏歌手》中那一段發人心省的減肥經歷自白,正是反映出韓國男女平等山雨欲來的變革,正蘊藉發生。

只是,要建立更平等的男女身份,韓國女性必須更要擺脫那種「歐巴女性主義」(오빠 페미니즘 - 即是在「歐巴」可容許的範圍下推動的女權運動)的自我約制,才能突破舊有框框,建立韓國一套新性別秩序。

(以上圖片皆由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本文由鍾樂偉【韓劇《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韓國女性形象的爭議】授權提供

想成為韓星爆爆特約寫手嗎?歡迎投稿報名【韓粉圈圈】►看更多鍾樂偉專欄文章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