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克宇同學急為老師證清 「麥克風遞來⋯什麼都講了」

文/裴璐

近日崔佩儀的兒子貝克宇如願考上公立高中,講感想時輕描淡寫提到自己被老師以負面言語對待,媽媽崔佩儀則又加碼透露,老師帶頭在班上嘲笑。言論一出,馬上引來許多討論,幾位同班同學也跳出來為老師證清。

▲▼崔佩儀獨子貝克宇。(圖/翻攝貝克宇臉書)

崔佩儀為兒子貝克宇付出許多。(圖/翻攝貝克宇臉書)

多位同學試圖還原當時情況,有人說,他總是對老師不禮貌,也有人說,是他每次只要遇到一點小事,就把媽媽搬出來,同學們才會稱他媽寶。

同學們在貝克宇不在時,討論他上節目的表演,「老師沒有帶頭嘲笑,而是剛好考完會考,老師不上課,同學們跟老師聊天,突然就聊到了,但我們都沒有什麼嘲笑,就是說出感想。」至於老師有沒有霸凌,同學們認為沒有,「只是說他唱得不好聽。」

這樣的話,輾轉傳到貝克宇耳裡,直覺認為自己被「霸凌」,他的畢業感想中簡單帶到一句,媽媽崔佩儀則幫他說出過程。就16、7歲,敏感年紀的的孩子而言,不管是老師、家長的表達的態度,還有事後的教育方式、處理方式,都非常重要,發言的不慎重,再加上輾轉耳聞、輾轉傳話,就會很容易激化兩方情緒。

▲▼崔佩儀獨子貝克宇。(圖/翻攝貝克宇臉書)

▲貝克宇上節目的表演被拿出來討論。(圖/翻攝貝克宇臉書)

對一群15、16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青少年們而言,每件事非黑即白,立場非常鮮明,選擇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心情。無論是透過媽媽來傳達自己被霸凌的過程,抑或是用爆料來幫老師解釋的同班同學。他們壞嗎?他們都不壞,只是還不懂得如何站在別人的立場為他人設身處地著想。

我們的成長過程中,多少都遇過類似的狀況,看到一群人圍著討論自己時,直覺認為「就是在罵我」,這樣的心理狀態鐵定不舒服,也因為這樣,開始長出很多刺,只要被觸碰,就會先刺傷別人。

然而,為什麼會被別人討論,或許太招搖、太自我,總會有些原因。這些過程,是每個人類似的成長經驗,當我們過了那年紀,回頭再看看,經歷過這些真的不好嗎?經由一次次檢討,心變堅強了,這就是成熟。

▲▼崔佩儀獨子貝克宇。(圖/翻攝貝克宇臉書)

▲貝克宇。(圖/翻攝自貝克宇臉書)

某綜藝大哥曾失言多次,他在一次公開場合對著麥克風再一次爆料,隨後立刻大笑說:「各位各位,拜託拜託,不要再逗我了,我們藝人就是有個毛病,本來沒有想講的,結果一大堆麥克風襲來,又統統講了,這麥克風很可怕,就是很容易讓人多言、失言,本來不算大的事,又都被擴大。」

大人尚且如此,何況是敏感的青春期孩子?這件事,不管是老師的發言或是家長爆料,都有權宜的空間,如果處理的態度與方式不一樣,結果會大大不同,也不會在孩子心裡留下陰影與不滿。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草原上有對獅子母子。小獅子問母獅子:「媽,幸福在哪裏?」母獅子說:「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於是小獅子不斷追着尾巴跑,但始終咬不到。母獅子笑道:「傻瓜,幸福不是這樣得到的,只要你昂首向前走,幸福就會一直跟隨着你。」

這故事各位可以好好想想。

愛紗28年前「伴舞是安室奈美惠」 影片曝光...身高差超萌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