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道歉成龍! 「我不會侮辱前輩」怒轟遭扭曲事實

記者李玟儀/綜合報導

港星黃秋生近日受邀出席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他以頒獎人身分上台時,因為一句「每年都有我們香港電影啊,很合理啊」,被外界聯想為打臉成龍先前「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的言論,不過其實他的講稿中從未提及對方姓名,事後特別發文向成龍道歉。

▲▼黃秋生向成龍道歉。(圖/翻攝自黃秋生臉書)

▲黃秋生向成龍道歉。(圖/翻攝自黃秋生臉書)

黃秋生16日深夜在臉書PO文,不滿講稿遭竄改,強調根本沒講過「早前有個政協,大聲在北京說,再沒有香港電影,只有中國電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金像獎,不知他代表中國電影,還是香港電影」,他解釋今年頒獎典禮因為增加手語,頒獎人的演講詞必須先交給大會過目,想不到大會方面沒有提出任何問題,卻在播出後遭到外界扭曲。

▲黃秋生不滿在香港金像獎上的引言遭扭曲。(圖/翻攝自Youtube)

對於遭曲解一事,黃秋生澄清:「我雖不才,亦不會在一個高興而又嚴肅的場合對前輩作出如斯侮辱。」特別是撰寫、交付講稿的時候是一個星期前,根本不知道會有誰出席典禮,何來專門撰稿點名「某政協」批評的可能,對於這一切紛紛擾擾,他說:「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這裡須向成龍大哥道歉,禮也。」

▲黃秋生表示,不會在一個高興而又嚴肅的場合對前輩作出侮辱。(圖/CFP)

黃秋生臉書全文: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最近發現有種現象非常有趣,稱作曼得拉效應,講的是事實發生的,跟大衆所記憶不一樣,好像有人刻意改變了現實似的,很吊詭。想不到昨天竟然發生在我身上,而且效應立竿見影,不需等十年八年。

香港金像獎那個熱鬧的晚上,我被邀請上台頒發最佳編劇獎項,當然,講稿是自己寫的,花了一星期,雖不可說搜索枯腸,但亦自問盡心盡力,為求達到亦莊亦諧,最後一段修改又修改,最後決定給香港電影打打氣,結語是,我們每年都有香港電影。

今年跟往年有所不同,自創的演詞都要先交大會過目,因為今年多了手語,需先作準備,大會更沒有對我的講詞有任何意見。意想不到的是,播出後市民的反應及各方的報導,竟將原意完全扭曲,這是我始料不及的。 當我講完後現埸一片靜默,我相信是我的演說技巧不足,或講稿架構出現問題,並非現場觀眾不敢有所反應,及後經傳媒廣泛誤傳,强加諸我口中的講詞如下 (早前有個政協,大聲在北京說,再沒有香港電影,只有中國電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電影金像獎,不知他代表中國電影,還是香港電影?) 以上段落從未在我講詞中出現,亦從未出於我口中,講詞已先發給大會準備,大家可以查証,至於現場亦有錄像,大家也可翻看。及至有人說錄像已被删改,這是沒有的事,現埸幾千人亦可作証。 可嘆的是,不足幾小時内,網上傳媒竟然以訛傳訛,自由解讀,甚而加添,互傳一段從不存在的片段,演變成一段活生生的曼德拉效應。 我雖不才,亦不會在一個高興而又嚴肅的埸合對前輩作出如斯侮辱,每人的觀点各有不同,香港電影已死多年來亦並非出自一人之口,我在十多年前也預言過香港電影的沒落,雖然如此,亦希望借金像獎這機會,講幾句鼓勵說話,而且講稿一星期前已定,我根本不知何人出席,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這里需向成龍大哥道歉,禮也。 還有一两段需向大衆交代的是,有一两訊息特别過份,其一是某網媒,其二是某網咖,第一個相信是始作俑者,用第一身表述,說得好像在現場親眼目睹似的。第二個更惡毒,把整段講詞引領到政治層面,拉扯到港獨上去,又說我在現場(質問:政协委員,成龍) 為什麼他不說,演員成龍呢?他還未退休,也並非全職政治人物,此網咖其居心惡毒可知。 最後,雖然和此次事件無直接關係,但也可在此借題發揮一下,我的政治觀点其實多年來已經講過多次,我並不支持或相信港獨,由是推論,從任何角度可知,香港是中國的國土,保衛釣魚台我也去過,這点是不用置疑的。 多謝各位支持!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小S要留衣服給女兒..  蔡康永下豪語:會穿送妳100萬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