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主持《在台灣的故事》陷憂鬱 姚淳耀「拿獎閃辭」吐關鍵原因

記者洪文/專訪

「丟掉很多東西,收穫反而更多。」

藝人姚淳耀2016年無預警離開三立《在台灣的故事》,這時他才剛拿下金鐘獎行腳節目主持人,留給外界諸多想像。他以台日合作電影《盛情款待》重新出發,向《ETtoday》吐露閃辭心聲,其實拿獎前就提了離職,過去主持每天很憂鬱,像是一直不停吃東西,3年以來吃到快吐了,看到突然生病的爸爸,重新思考起人生,「努力是為了什麼?」

▲▼姚淳耀《盛情款待》劇照。(圖/華映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姚淳耀睽違4年,再度以電影《盛情款待》與觀眾見面。(圖/華映提供)

其實姚淳耀3年來專注主持《在台灣的故事》,很多人忘記他本來是演員出道。他在《一頁台北》演出憨直的男主角受到注目,又在《我的自由年代》爆紅,原本演員之路正要起飛時,接下了行腳節目主持工作,長達3年沒有新的戲劇、電影作品曝光,直到近日才以電影《盛情款待》,再用演員身份回到觀眾面前。

姚淳耀坦言,接下《在台灣的故事》主持是意料之外的事,一開始沒辦法適應,「電視工作步調很快,每次出班前都有種憂鬱、很不開心,壓力很大,又必須一定要做好,放假休息兩天就生病。」他到第三年才開始適應這個節奏,但他始終認為三年來的生活像是一直在吃東西,「那時候是很滿的,很想要吐。」

同時姚淳耀爸爸剛退休突然病倒了,「他一生一直在努力工作,退休後突然心臟發生問題,後來就變了一個人,不太講話了。」這讓他重新思考人生,「30歲了,這麼努力工作到底為了什麼?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心中還是想要當演員,把所有時間拿來演戲,「誰知道辭了之後,拿到了金鐘獎。」又是一次始料未及。

▲▼姚淳耀《盛情款待》劇照。(圖/華映提供)

▲姚淳耀在《盛情款待》與日本女星田中麗奈、余貴美子合作,還有王柏傑及資深演員呂雪鳳、楊烈。(圖/華映提供)

辭掉《在台灣的故事》之後,姚淳耀陷入了半年的空窗期,靠著過去主持的收入生活,過程中頭髮也留長了,就是找自己想要做什麼,「到那一刻沒有工作才真正停下腳步,我開始吐,吐了很多東西,但是這個過程是必要的,好像吐乾淨有點餓了,開始知道原來內心渴望的是什麼、想要的是什麼。」

未料,這段留白時間,反而開啟姚淳耀演員道路新的生機,「我因為頭髮留長,被別人說很適合演反派,後來又在另一部片演傳播妹的「馬伕」,都是跟以前形象不太一樣的角色。」他自從告別了主持之後,現在開始懂得選擇哪些是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懂得不要這麼多,把一件事做好,丟掉很多東西,收穫反而更多。」

▲▼姚淳耀《盛情款待》劇照。(圖/華映提供)

▲姚淳耀認為《盛情款待》最難的是大推頭一起演的戲,一場戲可以兩天才拍完。(圖/華映提供)

《盛情款待》是台日合作電影,姚淳耀當時一聽到要飛到日本京都拍攝,二話不說答應導演好友陳鈺杰邀請。因演出赴日本打工、喜愛動漫的宅男,求好心切的他為此提早一個禮拜先到拍攝地,又找了當地老師苦練發音,尤其是「在地關西腔」,本來還想去當地旅館打工,結果被導演制止,怕他發生事故影響拍攝。

姚淳耀透露,《盛情款待》最難的拍的不是語言,也不是感情戲,而是所有人聚在一起的戲最難拍,尤其是第一場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吃飯的那場戲,拍了一整天還不夠,隔天又再補拍一遍,「那場每個人日語、國語夾雜,一開始常常不知道另一個演員講什麼,或是已經講完了,後來就要聚精會神,才知道現在演到哪裡。」

▲▼姚淳耀《盛情款待》劇照。(圖/華映提供)

▲姚淳耀在《盛情款待》跟田中麗奈感情戲全部都被刪光。(圖/華映提供)

其實姚淳耀在《盛情款待》跟田中麗奈有感情戲,最後被導演剪光光,觀眾幾乎看不太出來。他笑說,本來有兩個人獨自在湖中划船的戲,可以看出這個角色對女方的喜愛,不過最可惜的是剪掉機場送別的戲,「我那時覺得應該要有點感情元素,即興演出要去抱田中麗奈,沒想到余貴美子也即興演出,突然抱住我,把我攔截住了,害我抱不到田中麗奈。」

重回演員身份,《在台灣的故事》3年成為姚淳耀最重要的養分。他沒給自己未來太大的壓力,有好的角色就盡全力演出,「我以前容易緊張,記者會上台很怕被問問題,不知道要回答什麼,節目常常面對幾百、幾千個群眾,開始學會怎麼跟人群講話,也知道大家想要什麼,就是放輕鬆與大家交流,這些都是主持教我的,我也把這些放進演戲當中。」

《盛情款待》預計4月13日在台上映。

分享給朋友:

大量「神奇灰泡泡」冒阿根廷海岸 像咖啡上的奶泡...遊客爽躺瘋玩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