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全盲父刷卡被恥笑 TOP1宜柏手框起來「在這簽名!」

記者關韶文/專訪

男團TOP1以4人形式重新出發,雖然當中有2位團員正在當兵,但宜柏、翔翔也沒閒著,除了上遍各大節目表演外,也接下電影演出,進入籌備期。TOP1日前接受《ETtdoay娛樂星光雲》獨家專訪時,團員宜柏也談到自己全盲的爸爸,「我爸媽也曾經柔性勸說我,要我找一份正當工作,但我想繼續拚看看。」

▲▼Top1男子漢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TOP1以4人形式再出發。(圖/記者黃克翔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Top1男子漢專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宜柏8歲的時候爸爸視力還健全,可以開心下著象棋,不過因為由於爸爸近視1000多度,後期隨著視力退化,爸爸越來越看不到,宜柏談到,「我爸爸以前是個很會讀書的人,他根本沒有辦法接受,一開始是越來越模糊、再來只能看到光線、現在則只有黑色。」

過程中,令宜柏最感心酸的,是有一次帶著爸爸去買鞋,但是爸爸要簽帳刷卡時,根本找不到簽名處,宜柏只能用雙手框成一個形狀,讓爸爸在該處簽名,宜柏形容那樣的感覺好酸,「過程中,有時候受到好多好多異樣感光,但是我從來不覺得怎麼樣,因為這是我們家的事情。」

▲▼宜柏。(圖/宜柏提供)

▲▼宜柏和爸爸感情好。(圖/宜柏提供)

▲▼宜柏。(圖/宜柏提供)

爸爸失明後,宜柏每當聽到蕭煌奇的《你是我的眼》,總會不小心流下眼淚,「我爸開始失明的時候,我就很像是我爸爸的眼睛,到處牽著他的手。」當時的宜柏年紀很小,也不敢讓外人知道自己爸爸看不到,每到了學校家長日,只敢帶自己的阿姨來,每當有人問起,宜柏只能摸摸鼻子,騙大家說自己家裡有事情。

接著,爸爸開始從事按摩工作,一開始全家人反對他出去工作,但幾經家人間的溝通後,決定讓爸爸出去工作,總比悶在家裡好。可是對於一個視障要工作來說,又是另外一段辛苦的過程,宜柏回憶當時情況,「一開始接我爸下班,總看到一些客人講一些沒禮貌的話,客人之間聊天時也會說,他們又看不到,其實好幾次想要生氣,但又怕我沒有控制好情緒,影響到我爸爸的工作。」即便那些酸言酸語聽在宜柏耳裡,再苦都只能自己吞下。

▲▼宜柏。(圖/宜柏提供)

▲▼宜柏想送爸爸去英國做手術。(圖/宜柏提供)

▲▼宜柏。(圖/宜柏提供)

從看得見到全盲,心中一定要經過許多調適,宜柏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這次,「有次我載我爸下班回家,聽到他跟朋友手機傳語音,結果對方傳來一張圖片,我爸默默說,傳這種無聊東西誰想看,但是我知道,他是因為看不到才會這樣講,那時聽得這種話就覺得心裡很酸。」

▲▼Top1男子漢專訪。(圖/記者李毓康攝)

▲▼宜柏講到激動處,忍不住眼泛淚光。(圖/記者李毓康攝)

▲▼Top1男子漢專訪。(圖/記者李毓康攝)

雖然宜柏爸爸樂觀開朗,努力調適自己的心態,但是宜柏最大的夢想,就是把爸爸送去英國做手術,「之前有查過,應該5年內會有視網膜手術,只是應該要200萬。」宜柏曾和爸爸提過手術的事情,卻被爸爸回絕,「我知道爸爸難免他有他愛面子的方式,但我們都知道,可以看得到誰不想?我很期待也很害怕,希望可以讓他再次看到這個世界。」

宜柏對爸爸的孝心盡在不言中,而其實爸爸也是宜柏的頭號粉絲,常常會向按摩的客人「老王賣瓜」,說著自己的兒子有多厲害,以他為榮。TOP1換了新公司後,以全新的4人形式再出發,除了排練表演、籌備電影外,也期望明年有機會可以發行自己的專輯,讓大家看見他們一路以來的努力成果。

分享給朋友:

金正恩被美國媒體爆「遭胞妹政變」舊照被點出驚人差異:不是同一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