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阿嬤再見!《花甲》結局淚崩連連 讓人爆哭的還有…

記者林思妤/台北報導

台視、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7日晚間大結局,最終回告別阿嬤,哭點連連。鄭家人先是知道買票錢藏在阿嬤的跨下,花甲(盧廣仲飾)被說和阿嬤感情好,叫他從跨下拿出疊疊鈔票,但後來花甲跟方瑋琪(嚴正嵐飾)笑說,阿嬤好像還在一樣,「我好像有聽到她的打呼聲。」她也回笑,「不要叫告別式,叫一同去旅行好了。」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花甲》今日催淚大結局。(圖/翻攝台視)

大結局最令人期待的,除了鄭花甲在告別式上7分鐘致詞;另外更有自18歲便來台擔任阿嬤的越南籍看護阿春,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跟阿嬤告別,「大家都很愛妳,他們沒有陪你的,(名字)都繡上去了,我的也繡上去了。」這段超真誠演出,讓網友在PTT上一片好評,「阿春好催淚QQ」

請繼續往下閱讀...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阿春爆哭。(圖/翻攝台視)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阿春幫阿嬤蓋上次有大家名字的金布。(圖/翻攝台視)

告別式上,花甲唸祭文一鏡到底,完全沒有NG,「阿嬤妳放心行!我們祖厝後面就是鐵支路,卡過去就是高鐵。坐火車坐高鐵攏真緊。妳操煩一世人,現在總算可以先回去休睏。最後,阿嬤,謝謝妳,妳ㄟ永永遠遠活在每一個人的心肝內。」講完在場的親友全都哭了,PTT上更是感動一片。結束後,大夥手持孝子幡、懷捧斗、遮黑傘,一路送行,在最後一哩路跟阿嬤訣別。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花甲念祭文。(圖/翻攝台視)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花甲祭文中虧爸爸。(圖/翻攝台視)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致詞完大家全哭了。(圖/翻攝台視)

正當鄭光煌(龍劭華飾)說,「今天很圓滿,大家不要再悲傷了。」花甲在遠方看到媽媽回來了,花甲媽(王彩樺飾)因為阿嬤過去對她很好,所以放下對花甲爸的仇恨,也要回來見她最後一面,這是第三度淚崩高點。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花甲和姐姐看到媽媽回來了。(圖/翻攝台視)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花甲男孩轉大人》完結。(圖/翻攝台視)
▲媽媽回來了,來送阿嬤最後一面。(圖/翻攝台視)

另外,花明曾對爸爸說,「爸,不能多關心我們嗎,錢真的對你來說那麼重要嗎?」而好面子的鄭光煌(龍劭華飾)也在餐會上,語出驚人地說,要退出鄉長的參選。告別式後,鄭光仁(康康飾),也想起媽媽跟他說,「帥不能吃一輩子,要人好才能吃一輩子,再有錢有天也會花光,只要有才就不會餓肚子!」最後也對著妻子說,浪漫地說:「至少我們全家不要分開,至少我們都在一起。」

▲《花甲》結局。(圖/翻攝台視)
▲花甲收到兵單。(圖/翻攝台視)

花甲在告別式上念祭文說:「妳在世的時袸常常講,家和萬事興,毋通吵吵鬧鬧。今嘛歸庄頭攏安靜落來。阮也攏安靜,妳也安靜落來啊。」最後畫面大家繞著年夜飯桌,歡笑著聊天,花甲也看到阿公和阿嬤彷彿回來,和光頭一起打麻將。最後,收到兵役單的花甲去當兵,阿瑋(嚴正嵐飾)也留了長髮,在四叔的咖啡店打工,她說:「後來,我沒當兵、反而你去當兵了。我留下來了,在有你的地方,替你在你的家人身邊過著你不在的生活。」

▲《花甲》結局。(圖/翻攝台視)
▲花甲看到阿公阿嬤和光頭在打麻將。(圖/翻攝台視)

▲《花甲》結局。(圖/翻攝台視)
▲花甲:阿公不是要來帶走阿嬤的,而是捨不得她孤單一個人。(圖/翻攝台視)

▲《花甲》結局。(圖/翻攝台視)
▲阿嬤都在大家心中,沒有離開。(圖/翻攝台視)

後來,節奏迅速轉向粉紅泡泡。花甲當兵休假回來,笑著跟阿瑋說,因為打籃球手骨折,沒辦法回信。之後兩人在花草田中擁抱又接吻,畫面甜蜜蜜。不過,浪漫畫面卻引來正反評論,有網友笑說,「瞿導太會了吧...後半段根本超聖光超甜」、「覺得前面可以多一點就好了XD」,但也有人虧:「本節目由盧廣仲 贊助播出」、「感覺好像再看我可能不會愛妳最後一集XD」、「太偶像劇了 比較想看家人的戲。」

▲《花甲》結局。(圖/翻攝台視)
▲阿瑋頭髮變長了。(圖/翻攝台視)

▲花甲休假回來看阿瑋。(圖/翻攝台視)
▲花甲休假回來看阿瑋。(圖/翻攝台視)

▲花甲休假回來看阿瑋。(圖/翻攝台視)
▲花甲和阿瑋KISS了。(圖/翻攝台視)

▲花明在墓仔鋪跟雅婷道歉跟告白。(圖/翻攝台視)

▲花明在墓仔鋪跟雅婷道歉跟告白。(圖/翻攝台視)

▲花明在墓仔鋪跟雅婷道歉跟告白。(圖/翻攝台視)
▲花明在墓仔鋪跟雅婷道歉跟告白,最後也親了。(圖/翻攝台視)

給阿嬤祭文全文:
【給我們最敬愛的一姊 鄭劉春一女士】
親愛的阿嬤,今仔日是咱全家大大小小,要來跟妳惜別的日子。
妳在世的時袸常常講,家和萬事興,毋通吵吵鬧鬧。今嘛歸庄頭攏安靜落來。阮也攏安靜,妳也安靜落來啊。
有真濟話想欲對你講,就親像我和阿姐細漢放學的時袸,坐在妳的歐托麥,欲晚仔个風真透,通向故鄉祖厝个彼條路,並無放光的路燈。路面暗濛濛,路面有窟仔,為了安全,所以妳真認真在騎車,也無知妳是有聽到沒?阮姐弟仔,就是一直講一直講,妳就是一直頕頭一直頕頭。
阿嬤,但是為何妳這陣,不再頕頭?。
妳美丁美當,只是文文仔笑。
看到阮全家大大小小,妳是在笑都一个?
妳是不是偷偷在笑阮阿爸?雖然無啥出息,但是很善良,肚子裡是一個溫柔的人。
妳是不是偷偷在笑阮二叔,雖然講話很膨風,但是為了某子,伊真正有責任感。
還是妳在笑阮三叔,自卡早就愛趴趴走,越走越遠,害你常常半暝爬起來接長途電話。
妳是不是在笑阮四叔,鎮日鬱頭結面,忘記自己是多緣頭多將才。
妳一定是在笑阮阿姑齁!你講生五個子,生到一個查某子。很滿足,賀啊!不要擱生啊。你堅持號名叫做阿好。做人查某子、做人小妹,做人阿姑。伊是真正好。
啊!妳是在笑阮這幾個孫仔:看到阮,開嘴闔嘴就是:阿甲阿你是當時昧畢業?阿慧伊是走去叨?阿明是少年老爸!阿亮蓋巧!
是不是妳也感覺真好笑。
醫生講妳兩三日仔就會花去啊。想不到,一擋就是好幾個禮拜──
阿嬤,妳的一口氣,甲阮吹得東倒西歪,也甲阮吹轉來這大片祖厝。
阿嬤,今仔日是阮大大小小跟妳惜別的日子──
日後轉來咱這間祖厝。阮就沒阿母通乎叫、就沒阿嬤通乎找。
阿嬤妳放心行!咱个祖厝後面就是鐵支路,卡過去就是高鐵。坐火車坐高鐵攏真緊。妳操煩一世人,現在總算可以先回去休睏──
厝內的代誌妳攏免煩惱,跟著菩薩去西方極樂世界──
去那個有光有花、有花有光个所在──
最後,阿嬤,謝謝妳,妳ㄟ永永遠遠活在每一個人的心肝內!
孫 鄭花甲 叩首

汪蘇瀧自創曲《種子》才唱第一句... 王源就讚:好聽!開口跪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