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從睡卡車到買1.5億豪宅!Tones And I爆「得獎」秘辛

記者蕭采薇/台北-雪梨連線專訪

2019年洗腦神曲《Dance Monkey》橫空出世,不只席捲全球在30多個國家排行榜奪冠,擋下紅髮艾德(Ed Sheeran)、巨星馬龍(Post Malone),在華語圈更是受到天王蕭敬騰青睞欽點翻唱。然而這首歌,僅僅是原唱Tones And I的第二首單曲,她從一個睡在卡車上的街頭藝人,短時間內成為代表澳洲的當紅女歌手,還買下了一棟上億豪宅。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越洋接受《ETtoday星光雲》專訪,她的歌紅到幾乎人人都聽到,但本尊卻是鮮少現身,這讓她一開始就俏皮地說:「嗨台灣,你好,我是活生生的喔!」Tones And I對許多包括本名和生日、年齡等個人信息保密到家,但她坦言,因為《Dance Monkey》的爆紅,讓她在短短一年半,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轉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我以前住在卡車上,在街頭演出,也透過經營社群想要累積粉絲。」Tones And I也是一次在雪梨旅遊勝地拜倫灣(Byron Bay)的街頭演出上,遇到了現在的經紀人。她說:「一開始我只是喜歡現場演出,包括餐廳和街頭。如果不是碰到我的經紀人,我可能還只是喜歡Live而已。」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在街頭演出時,被經紀人發掘。(圖/翻攝自IG/tonesandi)

這讓Tones And I一開始並不相信自己是個好的歌曲創作者,4年前她寫出第一首歌《Johnny Run Away》,當時就在澳洲當地有不錯成績,之後第二單曲就是《Dance Monkey》,讓她嚐到在全球爆紅的滋味。Tones And I說:「一直到那時候,我才覺得我是會寫歌,我是好的創作者。」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在街頭演出時,被經紀人發掘。(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在2020年發行單曲《Fly Away》,這是一首敘述夢想的歌,雖然她本人的經歷稱得上是「美夢成真」,但Tones And I卻對「夢想」兩字有不同的見解,她說:「對我來說,『夢想』是指讓人快樂、感覺驕傲 ,讓人一天一天變得更好的事情。這不代表是一定要完成什麼事,因為人生不可能完成每一件事,更不可能一帆風順。」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早期雖然吸引很多路人駐足,但真正的「聽眾」並不多。(圖/翻攝自IG/tonesandi)

她解釋:「並不是說『我終於完成這件事,所以我開心了』因為人不可能永遠都會開心。對我而言夢想更像是一件小事,但讓我一直想前進,或是為此感到驕傲。」她也坦言,這樣的目標可能是永無止盡的,例如過去她只是喜歡現場演出,但後來喜歡上創作和做音樂,「當熱愛自己所做的事,就越有越來越多的目標,在這過程中,會一直感到快樂。」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在澳洲音樂大獎(ARIA)拿下「最佳女歌手」時,她顫抖雙手在台上表示:「有時候我並不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女藝人』,我對化妝、洋裝或其他女孩的事都沒興趣。但這些東西,已經不是『女性』的定義了。」最後她說道:「謝謝澳洲,讓我勇敢做自己。」

這番感言令全場歡聲鼓掌,也為無數女性帶來力量。Tones And I再提起那時刻,她自爆:「這段感言是我在更衣室寫下的,因為我很緊張,就問我最好的朋友『我該說些什麼?』,他後來傳給我一段文字⋯⋯」

▲▼Tones And I以一首《Dance Monkey》爆紅,過去她曾是睡在卡車上的街頭歌手。(圖/翻攝自IG/tonesandi)

▲Tones And I坦言,《Dance Monkey》後才知道自己真的會寫歌。(圖/翻攝自IG/tonesandi)

不過這也確實是因為對Tones And I有足夠認識,才能寫下的貼切字句,最後我問她「做自己」的定義,Tones And I說:「我很難說是什麼特定的行為,但就是單純的,發自內心做自己感到舒服的事情。」

分享給朋友:

38秒狂轟26槍!短褲妹嚇到跳起 「以為放鞭炮」淡定撥髮繼續自拍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