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楊雁雁每天回家爆哭!導演停機開罵「隔天買花道歉」

記者洪文/專訪

「每次挑戰跟自己性格不同的角色都是一趟冒險、未知的旅程,有時候投入之後看不見前方,『未知』讓人畏懼,可是又有吸引力,又愛又恨又怕。」

熟悉導演陳哲藝的人,向來知道他對演員要求很高,連他自己都承認「跟我拍戲是折磨」。楊雁雁跟他合作2次,上次《爸媽不在家》拿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相隔6年再度合作新片《熱帶雨》,而這次直接問鼎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照理來說再次合作應該是駕輕就熟,但是這次對她來說相當煎熬。她接受《ETtoday》專訪坦言,每天收工坐上車之後就爆哭,「真的太折磨了!」

▲▼金馬專訪:《熱帶雨》女主角楊雁雁。(圖/記者周宸亘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雁雁坦言,一接到《熱帶雨》劇本,就知道會是很大的挑戰,因為跟自己個性天差地遠。(圖/記者周宸亘攝)

楊雁雁在《熱帶雨》演出一位年近40歲的不孕妻子,試了多次的人工受孕,跟老公已是貌合神離。她坦言,拍攝期間幾乎每個晚上都會大哭一場,收工之後就在車上不斷地抽泣,或是默默地流淚,原本以為是覺得自己拍攝不順利,後來才發現是為這個角色阿玲發洩,「我將她的苦、痛全部都哭出來,不然在這麼多壓力、痛苦之下,我沒有辦法撐下去。」

對於阿玲這個角色,楊雁雁自認外型、性格跟自己天差地遠,「你怎麼可以隱忍?在這麼痛苦的情況下還想付出?我內心在交戰,如果是我早就翻桌子了!她的臉上有著一絲溫柔、婉約,在我身上從來沒有人用『溫柔』形容我。」她稱這是每個演員都想挑戰的事,「每次都是一趟冒險、未知的旅程,有時候投入之後看不見前方,『未知』讓人畏懼,可是又有吸引力,又愛又恨又怕。」

▲▼金馬專訪:《熱帶雨》女主角楊雁雁。(圖/記者周宸亘攝)

▲楊雁雁承認,被導演陳哲藝折磨很慘,她笑說:「他拍得很痛苦,然後那些苦加注在每一個人身上。」(圖/記者周宸亘攝)

由於導演陳哲藝求好心切,楊雁雁拍攝《熱帶雨》NG多次是家常便飯,尤其一場望向天空微笑的紀鏡頭,足足拍了33次。陳哲藝說:「每場戲的情緒不是單純喜悅,有很多層次的,帶有不捨、要放下的心,也帶著一種包袱,不能太苦澀,又不能太陽光。」剪接師一開始發現33個take也嚇一跳,認真看完之後認同了:「難怪,到了30個take之後,她就活起來了,情感到位了,是飽滿的。」

為了達到這個笑容,陳哲藝笑說:「用哄的、罵的、喊的、吵的都有,我們都像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們可以又疼、又罵。」然而一想到這件事,她忍不住嘆了口氣:「唉,好可怕,就是死牡羊座!他就是不妥協,我也佩服自己,就是回『我再試試看』,跟他認識13年,這是我最大的武器。他考驗了我的當下,我不畏懼、不退縮,回到最初的點再重新去做,對演員來說是個挑戰,我很歡迎。」

▲▼金馬專訪:《熱帶雨》導演陳哲藝。(圖/記者周宸亘攝)

▲導演陳哲藝告訴楊雁雁、許家樂:「6年已經過去了,我也成長了,你們必須跟我一起成長,不可能交出6年前的表演。其實很難,我痛苦,他們也痛苦。」(圖/記者周宸亘攝)

然而33個take還不是最慘的,導演陳哲藝承認另一場戲不小心罵得太過火,徹底傷了楊雁雁,「我隔天還買了一束花給她!」當時楊雁雁回:「我不要你的花,你對我好一點就好了。」不過,她不願透露是哪場戲,「那場戲拍了20多次,在大家都很滿意的時候,我開始懷疑自己了,是我演得不好?還是鏡頭的問題?我那天有點崩潰,隔天他買了一束花給我,我覺得他沒有解決我的問題。」

雖然導演陳哲藝對演員要求嚴格,但他也明白楊雁雁的角色很難,「她要打滾的情緒很多,這不是外顯的,而是很內斂的,不管是一個眼神、一個轉頭、一個呼吸,甚至她的淚水,稍微偏一點就會出戲,真的是很難演的。」她坦言,演完半年仍覺得眼神都不是自己的,還好當時她的老公忙著在國外工作,小孩則是拜託親戚照顧。問她擔心小孩影響演出嗎?她妙回:「是我擔心她成長!」

▲▼金馬專訪:《熱帶雨》女主角楊雁雁。(圖/記者周宸亘攝)

▲楊雁雁笑說,導演陳哲藝跟她的創作熱情都非常高昂,「那個未知的旅程可能在我們心中放得太大了,所以可能那邊有點小衝突。」(圖/記者周宸亘攝)

►看更多【第56屆金馬獎】相關新聞

談到上次以《爸媽不在家》拿了金馬獎,楊雁雁形容像是夢幻,「我想過可能這輩子不會再來(金馬獎)了,這次反而感覺比較踏實一點。」其實她已憑著《熱帶雨》先在平遙影展拿下影后,不過對於在金馬獎得獎保持平常心,反而最期待的是她跟其他影后入圍者對談活動,「演員是蠻孤獨的,我很想聽聽大家的工作歷程,這是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據悉,《熱帶雨》暫定2020年1月在台上映。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