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腺癌剛好…陳文茜驚爆「左臉右手如癱瘓中風」! 看淡:我早接受一切

記者田暐瑋/綜合報導

陳文茜3月確診罹患肺腺癌初期,開刀切除左肺大小約1公分的腫瘤,事後又發現右肺長出0.6公分的小腫瘤,後續必須繼續追蹤。現在又有新狀況,她透露免疫系統開始攻擊自身的神經系統,左邊的臉和右手像是癱瘓中風一樣,看淡說道:「人生隨緣,我早已接受一切。」

陳文茜27日在臉書發文,透露自己的免疫系統竟然開始攻擊神經系統,導致左臉和右手像是中風,一開始她只打算吃止痛藥,但聽到醫生警告如果太常發作,就會造成永久性傷害,不得已只好回到服用類固醇的治療生活,更以「淝水之戰」來比喻自己對抗病魔的心路歷程。

▲陳文茜。(圖/翻攝自臉書/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陳文茜。(圖/翻攝自臉書/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吃類固醇會導致身材臃腫,讓陳文茜因此又愛又恨,不過這次服藥卻有意外變化,「我的瓜子臉回來了,不再是近年的鵝蛋臉:身體明顯小了一號:大腿關節變小,小腿變細。而那厚實的大嬸背,突然平了,變成細嫰少女背:向來圓滾滾的娃娃手,變扁了,平常看不見的血管一一浮起。」一夜之間像是瘦了5公斤一般。

因為狀況和緩,加上該藥不能長期服用,吃了2天後就停藥,沒想到一切又回到原樣,陳文茜無奈說:「結果我的烏龜背,慢慢地回來,我的鵝蛋臉悄悄地重現,目前只剩我的細小腿,尚留姿態。」

▲陳文茜。(圖/翻攝自臉書/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陳文茜。(圖/翻攝自臉書/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陳文茜臉書全文:

《我的淝水之戰》

淝水之戰是中國歷史上著名以少勝多的戰爭例子。

故事是:擁有絕對優勢的前秦敗給了東晉,國家也因此衰敗滅亡。北方各民族紛紛脫離前秦統治,分裂為後秦和後燕等政權。

屈指一算,淝水之戰發生於公元383年11月,距今1636年前。

但這場歷史性戰役,儘管以少勝多:仍有勝負、分出高下之時。

而我的淝水之戰,卻沒有結束的時間表,可能直到我壽終正寢,戰事才能結束。

自2013年之後,我的免疫系統疾病癒來愈頻繁,四面埋伏,拂曉攻擊、深夜突襲、最慘的是工作時迎面撞上!

其中一個我的身體變化是俗稱的Turtle Back:烏龜背。

我的背愈來愈厚,分不清是胖了,老了,還是服用類固醇的後遺症。

由於女人過了五十,通稱大嬸,特徵之一就是上身變厚。除非練習重訓,跑馬拉松,⋯⋯這對我而言,等於酷刑。戒嚴都解除了,我可不會接受「自我刑求」。

反正不論是服藥後遺症、或是大嬸症,我已經告別當年的「魔鬼身材」,活生生變成「見鬼」身材。

然而人生隨緣,星雲大師教導的,我早已接受一切,也臣服於上帝的旨意。

胖子,茜婆婆,登場了。我,笑笑地接受現在的我。

但是近來卻發生一件奇人奇事。

我的免疫系統居然改攻擊我的神經系統,這比世界的政治還要混亂,搞得我左臉、右手如癱瘓中風。

本來只打算服用止痛藥,但是北榮總大名醫陳威明副院長警告我,如果經常性發作,有可能造成永久性傷害。

於是在他的告誡下,我又回到一生又恨又愛的類固醇治療生涯。

然後,我發生了屬於我的淝水之戰。

那一夜,我再次服下了類固醇之後,第二天照鏡子,大吃一驚,我的瓜子臉回來了,不再是近年的鵝蛋臉:身體明顯小了一號:大腿關節變小,小腿變細。而那厚實的大嬸背,突然平了,變成細嫰少女背:向來圓滾滾的娃娃手,變扁了,平常看不見的血管一一浮起⋯⋯

一夜之間,我好像「詐」瘦了五公斤。

連續服用兩天,享受了幾天老來俏,我停止服藥。

一是颱風走了,天氣好了,攻擊少了,神經不再跳動或是痳痺:二是美國仙丹,只能偶爾用,本來不可以長期服用。

結果我的烏龜背,慢慢地回來,我的鵝蛋臉悄悄地重現⋯⋯目前只剩我的細小腿,尚留姿態。

可愛又可誤的茜婆婆又回來了。

從此以後我告訴別人,我不是胖子,我只是一個不斷地進行淝水之戰的肉身:勞其筋骨,肥其全身。我是一名不得已的戰士,戰場兩方都在我身上,只有美軍(美國仙丹類固醇),可以讓我止戰。

但可惡的美國仙丹,打了就溜,正如他們在阿富汗、利比亞⋯⋯

我沒有秦朝可以滅亡,也沒有燕國可以建立:我只能不斷地看著自己內戰,直到雙方老兵俱死也!

分享給朋友:

浪橘媽進家作客!場勘完叼出5寶 全家「強勢入住」網笑:貓選之人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