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東宮》作者揭秘! 筆下渣男撩妹「誰年輕時沒愛過幾個人渣」

記者陳芊秀/台北-武漢連線報導

陸劇《東宮》熱播2個多月,掀起難得一見的追劇熱潮,包括網友瘋狂自剪影片、劇評文大洗版,豆瓣評分最高7.6分,台灣Line TV觀看次數突破400萬。電視劇改編自作家「匪我思存」的暢銷小說,影視化受到原著粉絲高度關注,她也接受《ETtoday娛樂星光雲》的專訪,分享創作的心情。

※悲劇深植人心 匪我思存:我是有喜劇天賦的人

▲匪我思存曾受邀當編劇,但是最後拒絕了。(圖/北京記憶坊文化授權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東宮》虐戀悲劇逼哭世人,作者匪我思存:「其實我是有喜劇天賦的人。」(圖/北京記憶坊文化授權提供)

匪我思存打從一開始發表網路小說,便一直使用這個筆名,靈感取自於中國最古老的《詩經》中《鄭風.出其東門》的詩句:「出其東門,有女如雲。 雖則如雲,匪我思存。」意思是走出了東城門,看到美女如雲,但是都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個。她的作品題材廣泛,其中很大部分和悲劇有關,被書粉暱稱「後媽」,還有「悲劇天后」的封號,為什麼會選擇寫悲劇?她說:「我在現實中是一個很活潑的人,見到我真人之後會有點反差,本以為我是悲觀、不開心、多愁善感的,實際上我是無厘頭、有喜劇天賦的人,正因為寫東西要跟現實中的自己有點反差,不然就很無趣啊。」她出道十多年,自認在年輕時下筆會更狠,「(當時)對世界的看法更尖銳鋒利,這種尖銳跟鋒利,更傾向悲劇的結局。」

※《東宮》前半輕鬆活潑 後半極虐痛心

▲《東宮》2010年出版,2019年首度翻拍電視劇。(圖/翻攝自臉書/春天出版)

▲《東宮》前半段宛若輕鬆喜劇,後半急轉直下。(圖/翻攝自臉書/春天出版)

《東宮》自2010年出版,至今9年來,匪我思存沒有再寫過以古代背景的小說,令作品別具特殊性。她投入古代故事的寫作,需要參考大量的資料,是否符合古人的思維邏輯,即便是虛構的小說,能否讓讀者相信這故事是真的,「我很感動大家看到這個故事,都希望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對一個創作者而言,這是很大的鼓勵,希望讓大家得到認同和鼓勵,所以古代文學是很累的,不知不覺就成為最後一個古代背景的長篇小說。」

匪我思存透露,創作時是沒有寫作大綱的,「任何故事的開頭和結局,都是一個偶然」,以《東宮》為例,原本想寫一個讓自己和讀者都覺得輕鬆活潑的故事,但是糟糕的是發現太輕鬆,寫了幾萬字後,反而預感這個故事最後一定是悲劇,「因為開頭太輕盈了,一定會有沈重的東西往下拉,這是文學規律和創作規律。」她認為從頭到尾都輕盈喜劇,就會失去故事的意義。

《東宮》創作中最耗費心力的,是描述大漠草原的故事。匪我思存身為創作者,男女主角在大漠草原發生過的事,需要為讀者解惑,彌補前半段的鋪陳和謎題,因此技術上特別用力寫這段,故事也就成形了。《東宮》從原著小說到電視劇,經歷眾多原作粉絲、追劇迷下筆自己救悲劇結局,然而小說男女主角的恩怨糾葛難以破解,她認為「它(故事)注定就是這樣的結果。」

▲▼《東宮》改編自匪我思存虐戀小說。(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匪我思存透露,小說《東宮》中最花心力投入的,是大漠草原的劇情。(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東宮》出自女主角視角 角色內心交給讀者解讀

▲▼《東宮》。(圖/Line TV提供)

▲《東宮》小說是以女主角第一人稱描述。(圖/Line TV提供)

《東宮》小說以女主角第一人稱描寫,故事中各個角色,都是女主角主觀的描述下,被讀者熟知,電視版則是客觀描述,被網友形容「上帝視角」。故事中最愛哪個角色,是網友熱烈討論的話題,匪我思存則說,最愛的是小楓在大漠時養的兩隻沙鼠,一隻叫阿巴,另一隻叫阿夏,是電視版沒有露面的。

匪我思存認為,創作小說一定是喜歡每個角色,哪怕是反派也是喜歡的。她形容「趙瑟瑟」是「其人可惡,其情可憫」,角色有很多冷血、殘酷的部分(誣陷小楓),但也只是一個少女,從瑟瑟的成長環境來想,也不曾想過這是錯的,結局也是淒慘的。

▲▼《東宮》角色劇照。(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匪我思存形容《東宮》趙瑟瑟:「其人可惡,其情可憫。」(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對於小楓,匪我思存喜歡女主角的性格,「她是我們心中簡單純粹的自己」,被問起有沒有喜歡李承鄞什麼地方,匪我思存直言:「並不,並不,我覺得他這個人挺可怕的。」

▲▼《東宮》改編自匪我思存虐戀小說。(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匪我思存形容小楓,「她是我們心中最純粹的自己。」(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東宮》角色劇照。(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匪我思存談李承鄞,笑說:「我覺得他這個人挺可怕的。」(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顧小五雖是男主角李承鄞的化名,和女主角小楓經歷初戀的甜美,陽光般的存在,就像是女主角心中完美的戀愛對象。匪我思存覺得,女生在天真的階段,會遇到一個感覺是上天派來契合自己的人,事隔多年再想起,「實際上,誰年輕的時候沒有愛過幾個人渣?」

▲《東宮》描述西州九公主和豊朝五皇子的愛恨糾葛。(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匪我思存談顧小五,「誰年輕時沒愛過幾個人渣。」(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等9年終於盼到了!小說另一個結局

▲匪我思存《東宮》一虐9年,近日公開當年隱藏版結局。(圖/翻攝自微博/匪我思存)

▲匪我思存日前公開小說另一個結局。(圖/翻攝自微博/匪我思存)

電視劇《東宮》熱播期間,匪我思存特別公開小說版「另一個結局」,造成陸網熱烈迴響。事實上,她2010年在小說完結時,就已經寫了雙結局,被問起未來會不會公開正文,並收錄在小說中?對此直言「不太可能。」她當時寫下2版結局,和當時的編輯討論過,公開出版發行的結局是最好的,「結尾一定要有力量,這個結局是最有力量的,最讓人深入感受這個故事的,所以選這個結局(悲劇)。」她坦言7、8年來一直被追問另一個隱藏版結局是什麼,加上電視劇熱播期間,觀眾反應非常熱烈,「在我的心目中,只有這一個結局,但是盡量給大家一點安慰,所以大概告訴大家另外一個結局是怎麼樣的,希望可以安慰到大家。」

※番外為什麼獨缺李承鄞視角?

▲▼《東宮》。(圖/Line TV提供)

▲《東宮》小說番外發表5則,唯獨少了男主角李承鄞的視角。(圖/Line TV提供)

《東宮》小說以女主角第一人稱描寫,隨後還有5個番外篇(註),以另一位角色描述小說中沒有提到的劇情和後續,唯獨少了男主角李承鄞。匪我思存表示,這和文學上的美學有關,她非常喜歡《紅樓夢》,「中國傳統的古典美學也有一定要留白,不能夠太滿,花開到7、8分是最美的,畫畫也是,一定要留白,要給人遐想,我覺得不要直給(直接了當的給),所以沒有李承鄞的番外,我覺得挺好的。」她希望讀者從小說其他角色中認識男主角,「唯獨沒有他內心的獨白,這才是最有震撼力的。」

※當年的豬跑為何作廢?

▲▼《東宮》男女主角親密劇情描述隱晦,粉絲都期待影像化。(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東宮》男女主角親密戲小說描述隱晦,被書迷稱「豬跑」。(圖/翻攝自微博/電視劇東宮)

網友形容《東宮》的親密床戲為「豬跑」,成為追劇的必備關鍵字。其實這源於匪我思存在連載中,有段男女主角賞花燈後,曾經發生一夜的親密,不過後來這篇章節被作廢,正文至今仍在網路上瘋傳。為什麼大受歡迎的情節要作廢呢?

匪我思存考量到《東宮》讀者年齡比較年輕,女主角是天真可愛、燦爛明媚的少女,花燈後的豬跑情節太過直白,和整個小說會不搭,她笑說:「包括正文保留了2段豬跑,但是很難讓大家看出來。」小說用隱晦的文字敘述親密橋段,因此刪掉了花燈豬跑,但是後來換上更激烈的情節代替,事隔多年,她覺得好像太惋惜了,坦言有想要不要寫回來,但是勢必要更動後半段的劇情,才能保證故事不走樣。

註:匪我思存為《東宮》撰寫的番外包括:《太液芙蓉未央柳》、《不信人間有白頭》、《鴛鴦瓦冷霜華重》、《月照離亭花似雪》、《滿架薔薇一院香》。

►下篇:獨家專訪/天后8小說改編電視劇爆紅! 拒當編劇…新身份更狂

林俊傑邀超級好友合唱《我繼續》 彈唱經典情歌《害怕》送給「林距離」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