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情人》劇評:記得愛護你失智的大孩子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文/雀雀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你的初戀情人什麼都忘記了,只剩下記得你而已,你會不會感到安慰甚至有點暖心?但那個初戀情人,後來其實是和別人結婚了,你們並未修成正果。這樣一來到底又該將這個初戀情人擺放在生命中的哪個位置?!如此虐心的情節,就是台劇《初戀的情人》故事的核心主調。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初戀的情人》是一部描述台灣人三代之間的愛情與親子糾葛故事。23年前,相愛的大華和瀟瀟遭瀟瀟父親阻礙而被斬斷情緣,多年後大華結婚生子,當了爸爸以後也面臨到不滿意自己女兒男友的情境,無法接受年輕人竟然認為「感覺快樂就可以結婚了」而沒有認知到婚姻背後所需承擔的各種重大責任。一日,大華發現瀟瀟父親失智了,這個失智的父親卻也在恍惚之間,終於認可了大華這位「無緣的女婿」。然而世異時移,大家都再也回不去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潘慧如與謝祖武所飾演的這對初戀情人,多年後再度重逢,因為接連遇到瀟瀟父親失智、大華也開始出現失智症狀而重新產生了連結。這份牽繫很難被大華家人所理解,但就跟近期的一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裡是一樣的:若論愛情先後,大華與瀟瀟之間,更是早於大華的婚姻之前。而初戀這回事,有時又像是小雞破蛋而出第一個遇上的、認定的人一樣,具有深刻的生命記憶烙印。是故當大華的記憶開始退化,記不得現在與最近的事,就只能開始追溯起前塵過往、賴以依附。瀟瀟最後成為了大華唯一記得的人。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像是這種上一代的父親阻撓女兒錯失心愛男人的情節、後來也同樣發生在中生代的男人又去阻撓下一代男人的愛情的故事惹人省思,《初戀的情人》除了講盡台灣人世代親子之間以愛為名所產生的似曾相識輪迴景況之外,基本上更透過謝祖武和潘慧如所飾演的瀟瀟和大華兩位要角的再續前緣故事,醍醐出大家一輩子或多或少都曾擁有過的生命遺憾總和韻味。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謝祖武和潘慧如這兩個演員在《初戀的情人》中分別演出23年前與23年後的樣貌,青春的樣子仍具有說服力,凍齡力超強。也就是因為如此,才讓這齣以中生代青壯視角敘事的電視劇其兩位主人翁之間相知相惜的感情戲能夠賞心悅目。其實這部台劇的主角是「失智症」,播出期間,總有網友在觀看時感慨發表「現實就是這樣」的回應,顯然失智症狀的發生,在當代社會已經是普遍常見的事,我們應該學習耕多相關基本知識與常識,才能去面對與幫助在生活中可能會遇到的各種情況。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例如《初戀的情人》劇中謝祖武在從無到有的失智病發過程中,細細地刻畫了這個人如何從幹練菁英模樣漸漸退化到如孩子一般、連生活能力都喪失的無助樣貌。其實失智者就是從大人變回大孩子的人,他們雖然變得不靈光牢靠了,但同時也變得簡單而純粹,那樣貌很可能是生為兒女的我們從未有機會看見過的「爸媽小時候的樣子」。怕自己忘記如何使用手機的方大華,甚至要考慮要回到像小學生一樣,寫功課、寫日記,來提醒自己怎麼過生活。就像當初父母一步一腳印拉拔我們長大一樣,若有一天,他們又退化成了大孩子,那自然也需要已經長大的我們,回頭去愛護他們。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劇中亦有提及,不論是大家庭或小家庭,當家中有失智病患出現時,不論是病人或者是家人,各自都應該要更認真照顧自己,才能達成「你好,家人就會好」的家庭維持目的,這也是非常實在的基本心理衛教。在《初戀的情人》中飾演失智者主人翁的謝祖武,因這齣劇而也擔任起台灣失智症協會的「失智友善大使」,看他演出了這類症狀者從輕微到嚴重的過程,其實並不會讓觀眾感受到面對失智病患的沈重壓力,反而還能引人下定要憐愛失智病患的決心。說《初戀的情人》是謝祖武的戲劇作品代表作之一絕不為過。

《初戀的情人》。(圖/《初戀的情人》劇照)

「他有時記得我,有時不記得我。認得我的時候,我就是他女兒,不認得我的時候,我就把自己當作,是他的朋友」--《初戀的情人》已全數播畢,2019年初,可以在LiTV線上影視與LINE TV網路平台上一口氣追完這齣人生劇,不失為一齣邊看邊檢視自身的家庭與感情關係的對照集。


雀雀
本名簡盈柔,台南人,台灣交通大學建築所畢。影評修行者,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暨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基地為「雀雀看電影」粉專及
網站

夫帶女員工回家嘿咻1個月12次! 妻反擊交4片光碟「主臥室錄影」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