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烈愛》劉亞仁超犧牲全裸入鏡 導演卻說:那不是最好表現

記者蕭采薇/台北報導

電影《燃燒烈愛》是南韓名導李滄東睽違8年新作,主要演員包括劉亞仁、《陰屍路》史蒂芬元,以及從千人中海選脫穎而出的新人全鍾淑,在今年坎城影展Screen Daily中創下3.8的高分紀錄,獲得一致好評並抱走「費比西國際影評人首獎」。導演26日跨海接受台灣媒體視訊訪問,也透露電影深層意義。

▲▼李滄東於受訪時表示,《燃燒烈愛》劉亞仁與史蒂芬元於鍾秀老家前的對話為最難拍攝一幕。(圖/華聯國際提供)

▲《燃燒烈愛》是李滄東睽違8年新作,在坎城影展獲得一致好評。(圖/華聯國際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燃燒烈愛》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燒穀倉》,但大幅更動了書中劇情,李滄東甚至將其結合美國小說家福克納的《燒馬棚》。李滄東坦言:「我是以村上春樹原著作為基底,但電影拍了就是我的作品,我有想說的故事。我沒有想過『更動』這件事,而是自然而然就成了這樣的結果。」

李滄東表示,其實《燒穀倉》和《燒馬棚》兩部作品的題目相同,本質卻是相當不一樣。舉例來說,《燒馬棚》講的是美國南部困苦生活的農民,對於不平等環境有理由的憤怒,而《燒穀倉》則是一種「沒有理由」的憤怒。李滄東說:「看到現在社會狀態就是這樣,大家對於社會都很憤怒,卻但沒有明確的憤怒理由。」

▲▼李滄東於受訪時表示,《燃燒烈愛》劉亞仁與史蒂芬元於鍾秀老家前的對話為最難拍攝一幕。(圖/華聯國際提供)

▲《燃燒烈愛》劉亞仁表現亮眼。(圖/華聯國際提供)

比起過去可能明顯是物質的缺乏,如今包括階級、性別等等問題,卻是隱藏在看似「洗刷乾淨」的社會底下。因此看似無感卻充滿憤怒,是李滄東認為《燃燒烈愛》最難挑戰的部分。正因為如此,李滄東選擇了劉亞仁作為男主角,他說:「鍾秀(片中角色)具有一種雙重性,他既無感卻又憤怒。放眼現在韓國,只有劉亞仁可以表達出這種情緒。」

劉亞仁在電影尾聲的裸體演出,李滄東也解密:「這擁有三層意義,第一是劇情中他身上都是血,所以必須脫掉衣服。第二則是,那是下雪的場景,他卻脫光身上唯一保暖的東西,反映出的是心中的怒火和顫抖。至於第三點,則是人類來到這世界時都是裸體,就像新生兒一樣,鍾秀未來會有怎樣的故事也是讓人期待。」

▲▼李滄東於受訪時表示,《燃燒烈愛》劉亞仁與史蒂芬元於鍾秀老家前的對話為最難拍攝一幕。(圖/華聯國際提供)

▲劉亞仁、史蒂芬元和全鍾淑,於鍾秀老家前的對話這幕,是李滄東認為最難拍攝的。(圖/華聯國際提供)

不過這幕令人過目不忘的場景,卻不是李滄東心中劉亞仁的最佳表演。李滄東說:「那一段情緒很飽滿,這是劉亞仁本來就擅長的部分。我反而認為最精彩的表現都在前半段,那些情感的微妙差距,才是他最棒的部分,真的很辛苦。」而李滄東也認為,主角群三人於鍾秀老家,在暮色下一起吸食大麻的場景,平靜對話中卻帶出懸疑感,那一場戲才是全片最重要的名場面。《燃燒烈愛》6月29日正式在台上映。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吸菸有害健康!

義大利整脊火辣的「療癒片」 就算聽不懂還是會靜靜地看完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