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黑澀會可比中度憂鬱症 拿美工刀自殘100多刀

記者林奕如/專訪

允嵐《我愛黑澀會》可比出身,現轉往戲劇發展,在TVBS《翻牆的記憶》飾演輔導老師,劇中真實呈現校園問題一面,她心有戚戚焉,透露求學時面臨「成績代表一切」框架,學校老師還會公然霸凌她,加上父母的期許壓力,她說:「我那時有中度憂鬱症,會用美工刀自殘雙手,看到血就會開心笑了。」

▲允嵐《我愛黑澀會》可比出身,《翻牆的記憶》飾演輔導老師 。(圖/翻攝允嵐臉書)

▲允嵐《我愛黑澀會》可比出身。(圖/翻攝允嵐臉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允嵐表示,自己求學時期,老師會用成績來判定「你是不是好學生」,就連座位也是用排名高低來決定座位順序,「我們的班導教數學,每次上課一定會點名成績不好學生,不管你念對還是念錯公式,都會被丟粉筆、板擦。」她也說,從來沒有好好地從老師手上拿到學生手冊,因為老師每次都往外丟,成績越不好的學生,老師對待的態度更差。

▲允嵐《我愛黑澀會》可比出身,《翻牆的記憶》飾演輔導老師 。(圖/翻攝翻牆的記憶微博)

▲《翻牆的記憶》劇中飾演輔導老師 。(圖/翻攝允嵐臉書)

在學校要面臨老師壓力,允嵐回到家也要面對父母親的期許,雖然想跟父母親講述心事,但有次站在門口聽父母親訓話後,她累積長久以來的情緒,再也承受不住,她說:「我那時候真的爆掉了,大喊『你到底了不了解我』,轉身就進去我自己房間,第一次這樣反抗父母。」

▲允嵐《我愛黑澀會》可比出身,《翻牆的記憶》飾演輔導老師 。(圖/翻攝允嵐臉書)

▲允嵐回憶當時低潮時期。(圖/翻攝允嵐臉書)

加上當時感情面臨挫折,允嵐情緒低潮到谷底,她回憶當時:「情緒來的時候,會拿美工刀劃手,看到血就覺得心情好多了,前前後後雙口加起來自殘100多刀。」父母驚覺不對勁,去看精神科醫生,被診斷中度憂鬱症。她接受訪談時,舉起手給記者看當時割較深、遺留至今的傷口,現在雲淡風輕的看這段過往。

「那段時間心裡真的有惡魔跟天使在拔河,想要做傻事時,就會有天使聲音勸告。」允嵐說,她最後轉學,離開原有環境,下課時就去火鍋店打工,每天從早忙到晚,把時間塞滿,逼自己不要想太多,花了2年時間走出來。

▲允嵐《我愛黑澀會》可比出身,《翻牆的記憶》飾演輔導老師 。(圖/翻攝允嵐臉書)

▲允嵐鼓起勇氣說出過往,希望鼓勵更多人。(圖/翻攝允嵐臉書)

允嵐鼓起勇氣說出這段過往,她說,最主要是想分享自己經驗,「得憂鬱症不是自卑的事情,每個人都有,只是時機發作點,面臨課業壓力、出社會打拼的年輕人會有、失業的中年人也可能會有,像有粉絲來我臉書私訊分享故事,我都會告訴他們如何面對。」

長期在模特兒圈工作,允嵐前陣子轉型戲劇,本來一個月30天工作,瞬間降到一個月只工作1天,29天都是休息狀態,工作狂的她,瞬間恐慌起來,面對家人及工作人員易暴怒,加上有時面對事情悲觀,她察覺是憂鬱症復發前奏,於是改變心態,用自己可以接受方式再去放慢腳步,去調整生活。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鄭元暢還原《惡作劇之吻》經典橋段 霸氣捧小S臉...直接親下去!!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