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站在鐘鉉燦爛笑著的遺照前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文/吳睿慈

「SHINee怎麼辦」、「我好想他」這兩句話是我連續跑兩天峨山醫院葬禮場,最常聽見的兩句話。粉絲窩在寒冷的室外,拿著手機對著話筒另一邊的友人痛喊,聽到這裡,我的眼眶漸漸變濕,除了想嘆氣還是只能嘆氣。18日剛好在南韓出差,手邊正在打稿的我,聽到消息時嚇到冒出冷汗,第一時間以為韓媒搞錯人了,思緒好一陣子無法恢復,直到凌晨4點,電腦開著,我卻一個字都打不出來。

▲鐘鉉在18日離世。(圖/翻攝自SM官網)

▲鐘鉉在18日離世。(圖/翻攝自SM官網)

我不是粉絲,但第一首會唱的韓文歌就是《Ring Ding Dong》,首次追的韓國綜藝《Hello Baby》也剛好是SHINee當保姆的片段,還有,仍是菜鳥記者時,寫過最高分享數的新聞「妳名字很美,是人們太壞!SHINee鐘鉉溫柔舉動讓人淚崩」,他在我眼裡就是一位看起來完美無缺的藝人,不熟悉卻也不陌生。

請繼續往下閱讀...

近幾年來,並沒有發生人氣偶像自殺身亡的事件,頓時讓粉絲情緒潰堤,我當下也是全身冒出雞皮疙瘩,18日晚上剛採訪完《與神同行》首映會紅毯,手上其實還有稿子要處理,卻一個字都打不出來,只是不斷刷著韓媒,確認是不是那個我知道的SHINee鐘鉉,後來SM證實死訊,我依舊在刷著外電,看著他過去寫的歌,不覺得他已經離開了。

▲許多粉絲前來弔念鐘鉉。(圖/記者吳睿慈攝)

▲許多粉絲前來弔念鐘鉉。(圖/記者吳睿慈攝)

隔天抵達峨山醫院葬禮場,還沒走進大廳,就看見數名粉絲紅著眼睛、安靜地站在外面擦眼淚,看著靈堂資訊,大螢幕上寫著「已故金鐘鉉」,才有那麼一點點真實感,他離去了。然而,這面大螢幕,也等於對著歌迷殘忍宣告他的死訊,從靈堂走上大廳的粉絲,看著大螢幕,突然跳出鐘鉉笑得燦爛的遺照,歌迷情緒瞬間潰堤,那種哭聲,我永遠忘不了,就像是心裡碎了好幾塊,很痛很痛的崩潰哭聲。

▲▼ 首爾現場/不收弔問金、花束! 鐘鉉靈堂Day2白、黃花圍繞。(圖/記者吳睿慈攝)

▲▼大螢幕跳出鐘鉉的遺照,粉絲放聲痛哭。(圖/記者吳睿慈攝)

▲▼大螢幕跳出鐘鉉的遺照,粉絲。(圖/記者吳睿慈攝)

因為害怕聽到令人心碎的哭聲,我不忍心走進鐘鉉開放給粉絲哀悼的靈堂,走出室外轉換心情,零下的寒風刺骨、心裡更是冰涼,此時,一個粉絲紅著眼眶,哭倒在友人身上不斷喊著「我好想他」;接近傍晚時,氣溫急速下降,人潮不見減少,甚至排到醫院大門,還是有很多歌迷想來送他最後一程。

▲▼首爾直擊/千名粉絲圍鐘鉉靈堂「全是啜泣聲」 心碎哭倒:我好想他(圖/記者吳睿慈攝、SM官網)

▲▼粉絲在零下的戶外放聲痛哭,哀悼的人排到室外。(圖/記者吳睿慈攝)
▲▼首爾直擊/千名粉絲圍鐘鉉靈堂「全是啜泣聲」 心碎哭倒:我好想他(圖/記者吳睿慈攝、SM官網)

開放粉絲哀悼第二天,在心裡掙扎許久,我決定鼓起勇氣排進了粉絲的隊伍裡,想對他說「辛苦了」再離開,沒想到,就在踏入靈堂房間的那一刻,站在鐘鉉燦爛笑著的遺照前,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也許是因為他自由了,所以現在笑得特別燦爛。

鐘鉉的離去,讓歌迷捨不得放手,但或許他希望我們笑著送他離開。恰好今天,我在同業的臉書上看到一句話,出自《多田便利屋》寫的:「幸福是會再生的。幸福會以各種不同的型態,悄悄回到,希望幸福的人們身邊。」

▲▼ 特稿/站在鐘鉉燦爛笑著的遺照前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圖/達志影像)

▲鐘鉉遺照笑得燦爛。(圖/達志影像)

●作者吳睿慈,《ETtoday東森新聞雲》娛樂中心日韓線記者,喜歡自言自語,更喜歡有人一起分享我的自言自語。以上言論為個人立場,與公司無關。ET論壇歡迎雲友更多參與,也歡迎網友發表高見,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4隻超巨「海參」陪萌娃睡午覺❤ 媽驕傲多年努力:你們都是孩子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