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夜總會》很怕被忘記的我們 哭著走出電影院

2017年12月03日 09:31

《可可夜總會》。(圖/《可可夜總會》劇照)

▲《可可夜總會》。(圖/《可可夜總會》劇照,以下皆同)

文/許瑞麟

皮克斯一直以來對「家庭」和「記憶」這類題材都很拿手,像是《玩具總動員》、《海底總動員》、《腦筋急轉彎》等,這次推出的《可可夜總會》我想就是集大成吧,從籌備到完成花了整整6年,他們再度用故事讓觀眾紅著眼眶走出電影院。

以下有雷

《可可夜總會》。(圖/《可可夜總會》劇照)

這次皮克斯延伸到了死亡世界,用幽默的角度看待「天堂」,已逝的人在亡靈節當天探望家人就像海關的出境入境;人類用照片通關,他們用擺在家人供桌上的照片當作通行許可;死亡好像不再那麼可怕,但人類和亡靈都有個共同點,就是怕被遺忘,如果活著的人沒有一個人記得他,亡靈就會死透,而亡靈失去肉體,唯一保有的就只有記憶。整部片看下來你不會因為某個角色死掉而落淚(就像最後可可曾祖母過世),而是會擔心海特真的被遺忘,而現實中的你是不是忘記了哪些人。

《可可夜總會》。(圖/《可可夜總會》劇照)

這次的主題更圍繞在墨西哥、亡靈節,原本可怕的骷髏頭每個都有自己的特色,竟然有些可愛,聽著角色說著西班牙文夾雜英文,濃厚的腔調加上熱情的音樂、互動、色彩,呈現出該國的文化特色,特別以亡靈節為主題,在世的人要在當天把亡者的照片擺在供桌上,並沿路散上菊花瓣,讓亡者知道方向,用很簡單的概念帶出一連串的故事,用很輕鬆的手法帶出沈重的議題,這就是皮克斯一直很拿手的。

《可可夜總會》。(圖/《可可夜總會》劇照)

值得一提的便是本片的音樂,有著熱情如火歡樂氛圍,就算帶點悲傷的歌曲,也是直接表達思念,毫無隱藏,比起過去,可以感覺得出來皮克斯這次在音樂方面的用心投入,不只是在畫面、角色上,更用這拉丁民族風格讓你更直接墜入其中。在動畫部分,骷髏頭相信也是一大考驗,光是走路的模樣、每根骨頭不時連結不時分開,彈奏吉他的部分,導演更錄下許多音樂家彈奏的方式,移動、撥弦都相當講究。

米高追逐夢想,也忘記最愛自己的家人,重現海特當時的掙扎,最後就像《天外奇蹟》般,他追求的偶像、夢想並非完美,甚至成了惡夢,這無關對錯,在追逐的過程中,總會發現對你更重要的事物,和家人發生爭執,沒錯,因為你會知道自己愛著他們;堅持自己的理想,沒錯,因為你會知道緊抓著一個夢有多難。

《可可夜總會》。(圖/《可可夜總會》劇照)

每個人的哭點不盡相同,對我來說伊美爾達曾曾祖母在追逐米高時,竟然開口唱歌,透露自己當時在理想和現實中選擇了後者;還有知道可可即將忘記爸爸海特時,讓人內心真的很著急,尤其是最後米高彈唱著《勿忘我》,我不得不承認的確有在戲院潰堤。

「如果可可死掉了,就沒有人記得我了」、「可以不原諒他,但不能忘記他」,句句再次提起整部片的核心—我們有多怕被人遺忘,緬懷逝者的同時,我們是否也想記得什麼?自己存在的價值或意義又是什麼?死亡或許只是另個形式的生存和追憶,提這些或許太過沈重,但《可可夜總會》會讓身為大人的你我,看完後又會忍不住思考以上,如果不想搞得那麼嚴肅,這部片依舊充滿娛樂性,讓你又哭又笑地離開戲院。

●作者許瑞麟,沒有電影和音樂會死掉,為《ETtoday東森新聞雲》娛樂中心新聞編輯。以上言論為個人立場,與公司無關。ET論壇歡迎雲友更多參與,也歡迎網友發表高見,投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以前面對狗寶寶只會呆坐 新手柴爸升級成女兒傻瓜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