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直擊/《玉子》奉俊昊回坎城爭議:南韓戲院才是我惹的

記者林映妤/首爾報導

南韓最會說故事的導演奉俊昊帶著新作《玉子》(Okja)攻進坎城70,卻因為該片跟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合作以至於還未上院線就入選,資格受到質疑,引發軒然大波。他13日帶著演員回南韓宣傳,也正面回應此事,笑說:「坎城這件事不是我鬧出來的,根本始料未及,但南韓戲院是我惹出來的!」

▲▼《玉子》首爾紅毯首映會,奉俊昊、安瑞賢、蒂妲史雲頓、史蒂芬連、吉安卡洛伊波托、邊熙鋒、崔宇植、丹尼爾亨歇爾。(圖/Netflix提供)

▲奉俊昊帶著新作席捲坎城卻因發行方式惹爭議。(圖/Netflix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奉俊昊帶著安瑞賢、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史蒂芬連(Steven Yeun)、吉安卡洛伊波托(Giancarlo Esposito)13日在首爾接受亞洲媒體聯訪。他透露坎城爭議事件真的是預料之外,「如果有疑慮,當初為何要邀請我們?邀請後內部又起爭議。當初我們就是很單純的帶一支影片去影展,其實電影播出來後大家就完全覺得沒有問題了。」

奉俊昊選擇Netflix一來是亞洲沒有這麼大,這麼多錢的投資者,二來是自由度很高,他可以全權決定自己要的東西。他甚至加碼爆料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的新作都是跟Netflix合作。

他坦承坎城爭議他無意引起,倒是現在爭取在南韓戲院上映是他自己的要求,「我覺得這麼好的東西希望可以上院線,Okja的特效是做《少年Pi》老虎的團隊做的。」因為電影完全看不出破綻,如此精巧的特效若沒讓更多觀眾看見相當可惜,但目前南韓只在獨立戲院上映,連鎖戲院不在播映名單內。

▲▼《玉子》奉俊昊、安瑞賢、蒂妲史雲頓、史蒂芬連、吉安卡洛伊波托、邊熙鋒、崔宇植、丹尼爾亨歇爾。(圖/Netflix提供)

▲《玉子》描述小女孩美佳跟玉子的深厚情感如何抵抗資本主義的侵襲。(圖/Netflix提供)

談及「玉子」的造型,奉俊昊也說,其實牠是豬、河馬跟中南美洲的一種動物的綜合版,「我想要那種外表長得內向害羞卻很大隻的動物,會讓大家忘記他是怪物,反而像寵物的樣子,這是這部片最大的挑戰。」

《玉子》籌備了4、5年,當時他拍《末日列車》時就跟蒂妲史雲頓討論《玉子》的劇情,把原本的父女情完全180度大轉變。而身為製作人之一的蒂妲也會給奉俊昊畫好的「玉子」造型給意見,一步步成為現在大家看到的樣子。

▲▼《玉子》奉俊昊、安瑞賢、蒂妲史雲頓、史蒂芬連、吉安卡洛伊波托、邊熙鋒、崔宇植、丹尼爾亨歇爾。(圖/Netflix提供)

▲奉俊昊跟蒂妲在拍攝前後都會共同討論創作。(圖/Netflix提供)

安瑞賢則笑說自己一開始知道劇中名叫做「美佳」(Mija,又譯美子)真的嚇到驚呼,因為那真的很俗,就好像台灣年輕人叫做「素珠」一樣復古,「在這個故事裡很合理,如果是別部可能就不行了!」不過她叫Mija,而玉子是Okja,奉俊昊是為了讓她們有姊妹的感覺才特意安排。

▲▼《玉子》奉俊昊、安瑞賢、蒂妲史雲頓、史蒂芬連、吉安卡洛伊波托、邊熙鋒、崔宇植、丹尼爾亨歇爾。(圖/Netflix提供)

▲安瑞賢眼神、動作震懾人心,表現非常成熟。(圖/Netflix提供)

安瑞賢在片中有許多動作戲令人看到目瞪口呆,但其實除了瘋狂奔跑之外,有危險性的例如撞玻璃、爬貨車等則有大陸女孩May做替身。奉俊昊認為結尾雖然是Happy Ending,不過卻帶有淡淡哀愁,美佳原是不經世事的單純女孩,歷經過資本主義的洗禮,她受到改變又要復原,最後其實是一個自我療傷的過程。

至於保羅迪諾(Paul Dano)在電影中主導的ALF動保團體,在字幕跑完後還有出現一小段彩蛋,乍看還真不知道他跟史蒂芬連的對話有何意義?但奉俊昊笑說,還真的是沒有意義,「他們好像做了很多事,但對事件來說一點幫助都沒有。現實生活中就是有很多這種講理念的人,其實事實上什麼事情都沒做。」導演用電影給了一個很真實的Ending。《玉子》6月28日晚上11點在Netflix首播。

▲▼《玉子》奉俊昊、安瑞賢、蒂妲史雲頓、史蒂芬連、吉安卡洛伊波托、邊熙鋒、崔宇植、丹尼爾亨歇爾。(圖/Netflix提供)

▲保羅迪諾(左)、史蒂芬連(右)片中飾演動保團體成員。(圖/Netflix提供)

 ►電影新聞+實用資訊,加入『ETNEWS看電影』就對了!

家教男「詭異洗腦」30天!12歲女聽「把OO皮帶鬆開」 爸看監視畫面狂抖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