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On》收視普被批太老套! 細看女主角人設「不只是愛情劇」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文/鍾樂偉

以浪漫愛情為賣點的JTBC水木劇《奔向愛情(Run On)》已播畢,收視成績不算亮麗收場,不少劇評都評論此劇走陳腔濫調的韓劇「白馬王子和獲得救贖的公主」橋段,認為這是其市場效果欠佳的主因。

▲奔向愛情由任時完、申世景主演。(圖/翻攝自JTBC)

▲《奔向愛情》由任時完、申世景主演。(圖/翻攝自JTBC)

若《奔向愛情》真的只是在談這種俗套且離地的愛情故事,固然會是它的敗北之處。但事實上,如果更細心閱讀劇裡多個主演的性格編成,尤以女主角吳薇朱(申世景 飾)有異於一般韓劇中被動女生的特質,透過其引領,其實能發掘《奔向愛情》談論的愛情觀與生活態度,絕對是比現時主流劇評所提及,擁有更多且更具反思性的元素存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奔向愛情,任時完,申世景。(圖/Netflix提供)

▲申世景飾演翻譯員。(圖/Netflix提供)

在壓迫型的社會環境下,為了適應主流群體的生活,我們多是習慣勢利地為了別人而活,漸漸忽略聆聽自己真正所想、所願的重要性。

作為女主角的吳薇朱卻不同,她會自覺地省察「自己」的心,而不是只在意對方的反應,就如她跟舊朋友於別人的婚禮相遇時,遭新娘子不懷好意地中傷問她為何一直單身,她卻強勢不屈地說:「結婚的人們沒有必要解釋理由,不結婚的人們,也沒有必要解釋理由一樣。」指每人都是以各自的方式尊重對方就可以,而不是用自己的觀點來評價或干預對方,展現出她擁有堅持「自我價值」的性格特質。

▲奔向愛情,任時完,申世景。(圖/Netflix提供)

▲任時完則是飾演田徑選手。(圖/Netflix提供)

而當吳薇朱跟男主角奇善謙(任時完 飾)因他的父親怒罵指責她的不是時,她卻把二人關係中依賴對方的一面盡力隱藏,說道:「能讓我心情變好的,只有我自己,那是我的心情,我怎能硬叫你過來,要求你當情感勞動?那樣是在虐待你...」不把自己的心情投射給善謙或讓他負責,也不把自己的心情和生活責任轉嫁給別人,這正是對自己的工作、作用、沒人留意關心的實力卻充滿自豪感的吳薇朱,異於一般主流女性之處。

▲奔向愛情,秀英。(圖/翻攝自JTBC)

▲秀英飾演體育經紀公司代表。(圖/翻攝自JTBC)

而忠於自己也不僅止吳薇朱,高高在上的財閥女繼承人徐丹雅(秀英 飾)也有類似特質,不過那是在她被美術系大學生李映禾(姜泰伍 飾)受感動以後才更明顯化。

就在二人建立感情關係的第一天,徐丹雅來到李映禾就讀的大學校園跟他見面,見面那刻她卻勇敢地說:「真煩人,我不爽自己硬擠出時間來見你,也不爽自己遲了十分鐘...」雖然李映禾覺得沒什麼,她卻說「我就是這樣過的」,她沒有揣測對方的心情,沒有聽對方的話,而是坦率地表達了自己感受到的雙方感情,表達出「遲到了,對不起」的意思,這種說法就是帶有徐丹雅豐富的個人色彩。

▲奔向愛情,姜泰伍。(圖/翻攝自JTBC)

▲姜泰伍飾演美術大學生。(圖/翻攝自JTBC)

善謙的母親兼著名電影演員陸智宇(車和娟 飾)也是不把自己關在「媽媽」和「妻子」框架而失去事業上的角色,當她聽到丈夫的「不想成為第一夫人嗎」的話時,機靈地回一句:「如果連這個都做的話,會遭天譴的...」來劃清界線。她希望自己的生活不是為丈夫而活,也尊重子女擁有各自生活的主體,從不干涉他們。陸智宇的生活,其實就是僅為了自己成為一名深得影迷愛戴的演員而活而已,別無他想。

▲奔向愛情,任時完,申世景。(圖/Netflix提供)

▲申世景在《奔向愛情》是關鍵角色。(圖/Netflix提供)

此外,吳薇朱這個角色的另一特點,就是作為劇中多個人物間的溝通與對話橋樑,建立互信與感情連帶。

身為電影翻譯員的她,其工作就是以準確、自然的表現方式,把電影與導演想交代的訊息,向觀衆細膩地傳達。工作以外,她也充份運用她的性格特質,仔細觀察周遭的人所說的話,留意並理解他們說話時的心情與背後的種種故事,不只是單純地傳達,而是以最正確的表達來重新詮釋,有時還會整理並理解人們不會表達的內容。

她首要且影響至深的,正是一生一直活在父親強權控制下,從跑步到突破個人紀錄目的都是為著父親從政之路著想的奇善謙。

▲奔向愛情,任時完。(圖/翻攝自JTBC)

▲任時完跑步是為了父親,而不是自己。(圖/翻攝自JTBC)

在遇見吳薇朱之前,對於奇善謙而言,作為跑步選手,以什麼成績達至終點一直是他只關心與能想到的事。吳薇朱的出現,帶給他最有力的衝擊,正是眼前他走的不是他夢想的人生。自此以後,奇善謙開始學懂從過程中反思作為田徑選手的意義是什麼,一步步地揭露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內心,並幫助他開啓與以前不同的人生。

例如在起跑線上放棄了起跑,奇善謙向田徑協會告發有選手遭集體霸凌的問題,幫助被害者兼內部告發者金禹植選手康復,後來更成為了金禹植的經紀人,他才學懂了自己的人生,不是只是看著前方奔跑而已,成長與啟蒙別人發展的過程,更是值得他享受的事。

▲奔向愛情,姜泰伍。(圖/翻攝自JTBC)

▲秀英砸大錢想買姜泰伍的畫。(圖/翻攝自JTBC)

這種性格特質,其實在李映禾的身上也能找到。既是大學生又是畫家的映禾,提醒了徐丹雅不是結果,而是過程的重要性。最初丹雅看上映禾的畫,只在乎花錢買下他的作品,後來甚至以銀彈攻勢要求他為自己完成兩幅圖畫。

映禾雖為錢而心動,但他卻對丹雅提出要求,繪畫時要了解她的內心所想,一起交談,了解對方。丹雅本來也是跟奇善謙一樣對什麼是過程沒啥重視,直至映禾的出現,她才一步步地學會了解自己需要的,不是那幅畫,而是享受欣賞映禾的繪畫過程與他這個人背後的特質。就像奇善謙看著吳薇朱,徐丹雅也是看著李映禾而重新發掘出「意義」的意義所在,是比結果更重要的東西。

從這兩個層面觀看《奔向愛情》,便能發覺它所呈現出的深度,不僅只是一部單純的浪漫愛情劇而已。以翻譯探討溝通,並尋找自我來成全出過程比結果更重要,此劇絕對值得劇迷再次深刻地重溫一下。


本文出自外稿作家,由鍾樂偉【韓劇《Run On》 — 為愛情與生活尋找屬於自己的意義】授權提供►看更多鍾樂偉專欄文章

分享給朋友:

阿兵哥私處「吊滿一顆顆肉球」 醫師看傻眼:他用手拔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