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字全文/劉真靈堂「無限重播1首歌」藏深意 吳宗憲、余天還原辛龍憔悴現況

記者劉宜庭/綜合報導

「國標舞女王」劉真的靈堂設置在龍巖會館,今(25日)14時22分開放弔唁,治喪委員余天、吳宗憲與邱瓈寬等人,都陪著辛龍來到現場,並對外說明治喪事宜,以下為記者會逐字全文。

▲▼余天現身劉真追思靈堂出面說明。(圖/記者屠惠剛攝)

▲余天現身劉真靈堂。(圖/記者屠惠剛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余天受訪】

余:該要處理的現在都已經有個結論,那等一下叫吳宗憲下來會跟各位說地很清楚,我也跟吳宗憲交代了,以後演藝圈的很多事情,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希望有個人來接替我以前的位置,因為我現在年紀也大了,然後又不在演藝圈,吳宗憲也欣然答應,因為要做這種事情就是一定要有熱心,才可以出來做這些事情,我們現在、剛才也決定了,所有的發言都是由吳宗憲來講詳細的情形,大概該討論的都已經討論了。

記者:辛龍大哥現在心情?狀況?
余:我跟你講,他一直想不開,他那個心情還是在跌到谷底,我覺得他有時候⋯他一直不知道要做什麼。

記者:所以他(辛龍)無法參與討論?
余:他還是有坐在那裡啊,可是他⋯⋯他就是一下會問那個、一下問這個、一下要那個,是有點心神不寧的樣子。

記者:那女兒現在是?
余:目前我還沒看到,他也不太希望說女兒出來面對或是怎樣,跟他女兒講說媽媽去旅遊了,去很遠的地方旅遊了,所以,他心情喔,我跟你講,他隨時眼眶都是紅的,一講到、一想到劉真他就很激動,那種心情我們都可以體會到,好不好,等一下讓吳宗憲來跟各位說明更清楚一點好不好,謝謝謝謝。

▲▼吳宗憲現身劉真追思靈堂出面說明。(圖/記者屠惠剛攝)

▲吳宗憲現身劉真靈堂出面說明。(圖/記者屠惠剛攝)

【吳宗憲受訪】

吳:等一下會發一個影片,那個影片就是辛龍哥對劉真的一個思念,然後公司幫他剪輯了一個影片,我等一下會發給大家。然後另外一個就是給大家一個⋯⋯因為她的靈堂,現在在上面這個靈堂就是說有粉紅色的一個概念,因為劉真喜歡粉紅色的嘛,然後有豹紋,還有一點珍珠,這些東西這樣,我也會把這個照片等一下也發給你們,大概希望在三月底以前,可以把這些事情全部做一個最圓滿的結束,然後所有的好朋友跟藝能界的好朋友,4月22號他們會做一個⋯⋯等於是一個追思會,然後可能在裡面可以唱唱歌,聊一聊大家心裡面認識的一個劉真,然後同時呢,也是我個人心裡比較大的意願,就是說可以讓他⋯讓辛龍可以慢慢走出來,對,因為他現在來講,我們比較擔憂的就是辛龍跟霓霓,那個小朋友,如果說他可以很順暢地,一個月的時間又過去了,然後慢慢可以把內心世界最甜美的部分留下來,然後也慢慢讓他去接受劉真已經羽化成仙的這個事實,否則接著還要考慮到孩子的問題,我們就會比較擔憂。

記者:辛龍哥有沒有什麼遺憾?
吳:當然很遺憾,因為他們覺得他們很相愛,然後,他第一首會唱的西洋歌曲,就是因為劉真要他去學的那一首《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靈堂上面不斷在播送的就是這一首歌,也是他為她唱出來的第一首西洋歌曲,所以,劉真老師只有44歲,真的很年輕,孩子只有4歲,所以這是最大遺憾的地方,沒有辦法多陪伴彼此多一些時間。

記者:會不會後悔讓她去開刀?
吳:開刀肯定都是有風險的,我們也相信醫護人員他們都是盡到最大最大的一個努力來幫忙,那現在手術失敗,這肯定是每一個人都不願意的事情。

吳突打斷記者提問:我是不是要戴口罩啊?不過你們都戴了我反而不用戴對不對?好OK。

記者:辛龍哥的經濟狀況?
吳:他的一個經濟狀況,其實,辛龍像個藝術家,他在表演的時候,他也不覺得我一定要賺多少錢,不開心他就不去表演,這是他的性格,所以他並沒有存什麼錢,然後這一次的手術難免開銷地很大,多的一個(開銷),其實他們夫妻倆的生活算是平淡,大家可能會誤解說『哎呀他們是不是花費不貲』這一些,事實上是不會,你要看他們夫妻的一個小生活就知道,難得買一個名牌包就可以上一個大新聞,大概是這樣的一個狀態,金錢的問題大家也不用太多的一個猜測,我相信有我們這些大朋友在,也就夠了。

記者:未來霓霓的學費是真的要用奠儀存起來?奠儀要怎麼去(使用)?
吳:奠儀跟霓霓的學費無關吧!孩子如果他喜歡讀書,他想到美國去念大學,還有阿伯在啊,對不對,全部我來出也OK,都一個鳥事而已。我們用奠儀,以中國人的角度來講,禮金、奠儀這是「禮」字,古字是這樣寫,一個人跪在那邊、穿著衣服,這個是一個「礼」字,約略是這樣,所以在這一次的手術裡,花掉了幾乎是辛龍全部的積蓄,所以奠儀拿來做什麼我自己不太清楚,那小朋友,我們這幾個熱心的阿伯都會幫忙照顧,沒有問題。

記者:奠儀是這裡才收,還是追思會也會收?
吳:這邊應該都會有,他們好像就是⋯⋯我等一下發給你們那個上面就有寫著不接受花那些,可以把它變成奠儀、禮金或什麼,你就匯到一個戶頭,可以去給他們,對他們有一些幫助。

記者:現在外傳醫藥費好像有4、5百萬?有這麼多嗎?
吳:帳單還沒有出來,可以有勞保給付的就給勞保去給付,不能有勞保給付的,他們家屬自己會要去想這些辦法。

記者:什麼時候會火化?
吳:3月底之前會羽化成仙,辛龍哥特別不要那2個字,我說要面對,但是就是不要那2個字,我說『羽化成仙』,所以等一下你們會看見,給你們那個照片,那個照片靈堂上就是漂亮的劉真老師在跳舞。

▲▼吳宗憲現身劉真追思靈堂出面說明。(圖/記者屠惠剛攝)

▲吳宗憲公開劉真遺照。(圖/記者屠惠剛攝)

記者:憲哥見到霓霓了嗎?
吳:有有有,前天因為我講不太出來,因為那個時候心情上比較激動,我跟她講阿伯會帶你去吃飯好不好?霓霓說「好好好,但是要爸爸還有媽媽都要一起」,哇,我就受不了,所以我在三立的時候是剛好想到這一句,電話裡面跟我講的,我太難過了,我好難過,我說好好好,那我等於在騙她,因為媽媽再也不能跟她一起了,對啊,所以我現在就是也要保護這個小朋友,不要讓她看到不好的一個畫面,劉真從頭到尾都很漂漂亮亮地跟大家Say goodbye,所以她靈堂上面就是美麗說再見,永遠留下最美好的一個畫面。

記者:塔位會選擇在哪邊?
吳:已經去選了,現在讓辛龍哥去挑,他看完之後,他說再怎麼樣下輩子還要做夫妻,所以這輩子一定要放在一起。

記者:那飯店(追思會)選好了嗎?
吳:因為配合疫情的需要,所以我們會選則在一個比較合宜的地方,能讓大家來聽聽音樂,來懷念一下劉真老師,然後來喝喝下午茶。

記者:戶外?
吳:盡量是戶外,因為配合整個疫情的考量,好不好,那我等一下就到裡面,那沒有你們就互傳一下,我給你們1個影片,還有靈堂的影像還有照片,還有一張她那個靈堂裡面跳舞的那個最大張的那個照片。

記者:挑遺照的過程有什麼討論?或是辛龍哥有堅持?
吳:沒有啦,大概就是很一致的⋯對啊(拿出照片),你看,有沒有跳舞,我等一下就發給你們,通通有通通有,大家可以看一下,好像飛起來的感覺,而且這一套剛好是穿黑色的,淡淡的憂愁。

記者:所以剛剛的意思是說,辛龍哥也挑好自己的塔位。
吳:一般的塔位都會有所謂的家族啊、夫妻啊,他們這個恩愛之情溢於言表,他說我也要把我未來的(塔位)我要放在這一邊。

記者:劉真父母有跟辛龍哥講些什麼嗎?
吳:有,因為他們家祭啊或什麼,這幾天會過來,辛龍沒有讓他們先過來這,因為今天人比較多,他們兩老還有家人也會怕人太多或者觸動了心裡面的難過的角度。

記者:奠儀的匯款號碼?
吳:(拿出手機)等一下在上面都有,這一些主要也就是給⋯⋯因為辛龍哥像一個出家人一樣,這一些呢主要就是要把孩子帶大、養大,奠儀是一個心意而已,就跟我們啊、很多好朋友大家都是一樣。

記者:從劉真住院到現在,是不是有很多事情都是您幫辛龍來處理?
吳:圈內很多好朋友大家互相幫忙,剛剛余天余大哥、寬姐也幫忙,提供了非常多很好的意見,也希望他們家屬趕快走出這個傷痛。

記者:所以余大哥希望你接棒?
吳:我沒有接棒,我只是有誰需要幫忙,我就多幫忙而已,謝謝謝謝。

正妹「把車窗當鏡子」忘情喬奶 駕駛坐車內錄全程:茂係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

訂閱《影劇新聞》電子報:

讀者迴響

熱門快報